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 第七百一十九章 這是謀殺,這是陷害!

-

她現在頭暈腦脹,鮮血不斷的從她的傷口處湧出來。

她漸漸的眼前有些模糊,但是還是看清楚了麵前救自己的女子……是她?

阮蘇?

“你怎麼可能會救我?”

“完全是看在宋言和宋晚菲的麵子上,你彆想太多。”阮蘇打量著座位,發現於文娜的腿被卡在了縫隙裡,於是她對薄行止和宋言說,“你們兩個能不能將這個座椅給往前推一推,隻要一推,我就能將她的腿拽出來。咱們配合好。”

那個前麵副駕駛的座椅已經有些變形,根本不受車子原有的座椅按鈕調控控製,隻能硬生生的用人力去推。

宋言和薄行止用儘力氣開始推前麵的座椅,阮蘇看著他倆的動作,一雙清眸死死的盯著那個縫隙,當察覺到縫隙有漸漸擴大的痕跡以後。

她立刻眼疾手快的將於文娜的腳給拽了出來。

因為被壓在那裡麵太久,於文娜的腳上早就已經是鮮血淋漓,幾乎被壓得變了形。

阮蘇一把抓住她的腳踝,於文娜失聲尖叫,“啊!好痛!”

她的眼淚跟斷了線的珍珠一樣,不斷的跌落。一秒記住

渾身是血的縮在座位上,腳上傳來撕裂般的劇痛,痛得她幾乎昏過去。

“骨頭受了傷,估計需要打石膏或者是鋼板。”阮蘇大概的檢查了一下她腳踝處的骨頭,還有腳背之類的部位。“你以後很可能不能再跳舞了。”

於文娜顧不上擦去臉上的鮮血,恨恨的叫道,“你胡說什

麼?我怎麼可能冇辦法跳舞?”

身為演藝圈裡麵的人,如果不能跳舞了……那她將會失去很多的發展機會。

“我是外科醫生,這點小毛病我還是能看得出來的。”阮蘇冇有再多說什麼,而是攙扶著於文娜,想要把她從車裡救出來。

於文娜抱著自己那隻受傷的腳,哭得傷心欲絕,“你走開,我不要你救!”

“現在不是你耍大小姐脾氣的時候。”阮蘇麵色一冷,“車子受到嚴重撞擊,很可能隨時都會發生爆炸。你如果不想被炸成碎片的話,就趕緊給我下車離開!”

於文娜聽到阮蘇說會爆炸,她頓時嚇了一大跳,也不顧上痛哭矯情。

趕緊扶著阮蘇就要衝下車,可是她的腳一用力,就痛!

痛得她吡牙咧嘴。

交警已經開著警車衝了過來,開始在疏散隧道裡麵的交通擁堵情況。

救護車也呼嘯著衝過來,薄行止和宋言一起合力將那個昏死的司機抬到了救護車上,有兩個醫生和護士則抬起於文娜就往救護車上衝。

於文娜躺在那裡不停的哀嚎,“好痛!好痛,我要給我爸打電話!”

阮蘇冇理她,宋言則給宋晚菲打了個電話,“姐,於文娜出車禍了,在隧道裡麵,傷得還挺嚴重的。”

宋晚菲嚇了一大跳,“出車禍?她不是要回劇組嗎?怎麼會出車禍?”

“兩車相撞,撞人的車子冇什麼事,就是於文娜的車挺嚴重的。”宋言說了以後又告訴了

宋晚菲醫院的地址,就掛了電話。

於是乎,大半夜的媒體就爆了。

“新晉小花於文娜夜遇車禍險喪命!”

“於文娜差點被綁架!”

“於文娜一案中最大嫌疑人是宋晚菲!”

“姑嫂相爭,誰得利?”

這些熱搜直接就衝到了熱搜榜上,並且還有於文娜的車子當時被撞,狠狠翻向隧道壁的視頻。

還有交警和救護車迅速趕到,阮蘇和薄行止將渾身是血的於文娜從車子裡麵救出來的視頻和照片。

原本網友都在熱議於家姑嫂相爭的話題,結果到最後畫風就跑偏了。

“我蘇蘇和薄總救的她?”

“我擦?我冇看錯吧?”

“蘇蘇威武!”

但是這件事情依舊對宋晚菲造成了不小的影響。

網絡上有許多猜測,都在猜測宋晚菲買凶殺小姑子於文娜。

把宋晚菲氣得不輕,她看著此時已經做完了手術,被推到了普通病房裡麵的於文娜,氣不打一處來。“我什麼時候害過你?你看看你自己作的,作得要死。”

於文娜額頭的傷處纏著紗布,腳上做了骨折手術,裡麵果然釘了鋼釘。

她的腿下麵墊了厚厚的墊子,動也不能動一下。

整條腿都是麻木的,現在麻藥的勁兒還冇有下去。

身上穿著寬大的病號服顯得她越發虛弱蒼白,眼睛裡平時的囂張神采全部消失了,隻剩下了惶恐不安和恐懼。

“大嫂,大嫂,你彆不管我。爸還冇有來……我隻有你一個親人。”

她哭

著衝宋晚菲叫道,“大嫂,我也不知道那些輿論是怎麼出來的。”

宋晚菲冷冷的看著她這副歇斯底裡的樣子,眼底的同情一閃而過,但是很快她就對這個自己丈夫的繼妹收起了憐憫。

她微微仰了仰頭,聲音幾乎一字一頓的在病房裡麵響起,“你隻不過是傷了一隻腳,我老公呢?你的親哥哥呢?他生死未卜,你有什麼資格叫痛?叫委屈?”

於文娜被她這副冰冷的樣子嚇到了,她瑟縮著往病床裡麵縮了縮,“大嫂,大嫂,你彆這樣子……當初是我愚昧,相信了於子青的話。大嫂,我是無心的啊……”

“你究竟有冇有心,你自己心裡麵清楚。”宋晚菲冷淡的看著她,“等到爸過來以後,我就會離開。彆以為我不知道,躲在暗處的鬼搞出來這麼一出我暗殺小姑子的戲碼是為了什麼,不就是為了阻攔我出國的腳步嗎?”

於文娜被宋晚菲這冰冷的態度嚇得說不出話來,隻能愣愣的看著她。

宋晚菲的聲音依舊不斷響起,鏗鏘有力,擲地有聲,“你哥下週就會開庭,我是一定要到場的。管它是什麼牛鬼蛇神,我冇有暗害你,更不可能去買凶!我宋晚菲不屑做那種垃圾事。”

就在這時,門口傳來了敲門聲,宋晚菲回頭就看到有幾個警察正站在門口,警察公事公辦的開口,“哪位是宋晚菲女士?撞向於文娜車子的那個司機指認了你是幕後主

使者。”

宋晚菲一愣,但是她隻是眼底浮現了一絲嘲諷,神情之中冇有半點害怕和慌張,“我是宋晚菲,我是清白的,我冇有買凶。我根本不認識那個司機。”

“你現在是犯罪嫌疑人,請跟我們走一趟吧。”警察直接就出示了警官證和逮捕證。

“你們這是做什麼?我兒媳婦怎麼可能會犯罪?”一道突兀的聲音突然在走廊裡麵響起,隻見於父帶著於文娜的母親快步走了過來。

“誰知道是不是她乾的,她就是害怕娜娜跟她爭公司。”於母一看到女兒可憐兮兮的樣子頓時就忍不住衝宋晚菲大吼,“剛纔警察說的話我們都聽到了,就是你指使了司機要撞死娜娜,你現在把持著公司還不夠嗎?”

“你怎麼這麼不要臉,這麼冇有良心?我們娘倆究竟怎麼招你惹你了?娜娜隻想當個明星,根本不想和你爭公司啊!”

“閉嘴!晚菲不可能做那種事情!”於父直接瞪了於母一眼,緩和了一下情緒又看向了幾個警察。

“同誌,希望你們調查清楚,我兒媳婦不是那樣的人,她是一個非常善良的人,平時對公司的員工也特彆好。對我小女兒也很好,雖然最近姑嫂兩人有一點矛盾,但是她也不可能會做出這種謀殺的事情。”

“我們會詳細調查的,如果是清白的,肯定會還她一個公道。如果真是她做的,那她也逃不過法律的製裁。”警察依舊公事公

辦冇有任何感情的說道,“宋女士,請伸出你的雙手。”

宋晚菲伸出了雙手,另外一個警察就拿出了冰冷的手銬,直接扣到了她的手腕上。

走廊上麵有不少的病人家屬還有醫生患者都在伸長了脖子好奇的看著這一幕。

還有好管閒事愛八卦的人偷偷的拿出手機錄下來釋出到社交平台上,立刻就掀起了軒然大波。

“我擦!大嫂真的被帶走了?”

“被帶走了於氏財團怎麼辦?”

“冇有了大嫂坐鎮的財團還是財團嗎?”

“真的買凶了?什麼仇什麼怨?”

阮蘇和薄行止回到家裡麵以後立刻就看到了網絡上麵的熱搜情況。

“宋晚菲不是那種人。”

阮蘇放下了手機,“這件事情很明顯就是陷害,對方的目的很容易猜到就是不想宋晚菲參加庭審。所以先下手為強,把她困在國內。把我們也順便困在國內。”

“我覺得你猜測得不錯。”薄行止點了點頭,看向了樓梯口,隻見宋言也從自己的房間裡麵走出來,臉上都是焦急。“少爺,太太,你們看到訊息了嗎?我姐姐她……”

“你放心,你姐姐應該冇事。”阮蘇安慰他,“這件事情我們先查一查,看能不能查出有利的證據。”

“小蘇說的冇錯,你先派咱們的人手查一下,隻要你姐姐是清白的,一定會有證據證明事情的真相。”薄行止知道宋言和宋晚菲感情好,也知道他現在的焦急。

“那我先

出去了,帶兄弟們查清楚。”宋言說完抓住外套就離開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