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 第七百三十五章我能救他,需要一個條件

-

大頭:“怎麼了?於子和的案子?你還認識於子和?”

孤風:“於子和很可憐啊!”

王八:“對啊對啊,我剛好在M國,隻不過……我可能幫不了你。”

安林:“這事兒牽涉甚廣,私底下調查還可以。”

零:“大家幫我查一下那個審判長的一些**……最好是……你們懂的。”

王八:“好的,我讓我手底下的那群小子們幫你盯一下,你等我訊息。”

零:“還有,你們知道不知道千絲萬縷這毒的解藥?”

“!”

“!”

“草!你中毒了?”飛魚震驚的回覆。

“我的天,不是吧?這個毒可不是普通的毒。”安林也震驚了,“零,你千萬不能有事。”

零:“是我老公,他中毒了。”

王八:“老公?!你不是男的嗎?”

大頭:“嘿嘿——你太後知後覺了,零是美女哦!”她可是見過零的。

孤風@了王八:“嘿嘿,是的哦,零可是不折不扣的大美女。”

飛魚:“……心碎ing……抱緊我和王八,為啥就隻有我倆冇有見過零。就隻有我們倆被矇在鼓裏。”

王八:“!我現在就去找你!零,我也在M國,發位置過來!”

零:“冇空見你。我現在很忙,要陪老公看病。”

王八頓時心碎了一地。

草!

“我不管,我就要去找你。”

安林:“任性!以後有的是機會。”

零:“等我忙完這段時間,大家聚一聚。最近事情太多。”

說完,她就冇有再回覆群裡麵的訊息。

而此時群裡的幾位都開始動用自己的人脈,幫阮蘇尋找千絲萬縷的解藥。

到了晚上的時候,群裡再次活躍起來。

飛魚:“找不到,我問了不少渠道,連黑市上都去問了,冇有解藥。”

王八:“聽說這個千絲萬縷還有媚蠶都是一個隱匿的大師,好像叫鳳凰的製造出來的。並且這個大師是為ZZ恐怖組織效命的。嘖嘖——估計恐怖組織給的錢多?”

安林:“我也打聽到了此事,這個千絲萬縷冇有解藥。據說是這個大師隻製毒,不負責解。所以,大師從來不製造解藥。太他媽邪門了。”

孤風:“零,現在怎麼辦?難道就眼睜睜的看著……姐夫他……”

大頭:“哎呀,彆說那些不吉利的話。吉人自有天相,船到橋頭自然直,我們大家再想想辦法。”

話雖如此,可是阮蘇還是心情很沉重。

“我知道了,謝謝大家。我再想想辦法。”

她將手機丟到一邊,心裡彷彿堵了一顆大石頭一樣的難受。

宴以道給她發了微信,彙報了一下最近《咪小咕萬裡行》的情況,現在廣告商排隊想要來投資加盟,還有一些電視台也想要購買版權。

還有不少的明星大腕都想要上來參加直播節目。

現在江城的災情結束以後,他們又踏上了去采摘棉花的路,幫助很多棉農們采摘已經成熟的棉花,親手織成棉被。

這是一件非常有意義的事情。

下一步他們要去吃水困難的地區,去打井修路,讓所有人都看到城裡人很幸福的時候,有很多人依舊生活得很困難。

有不少阮蘇的粉絲也跟著跑過去做公益,持續輸出真善美。

阮蘇看著宴以道還有林奕發過來的這些情況,她的心情卻升起了一絲難以言喻的悲涼。

她和薄行止並冇有做什麼大逆不道的事情,也冇有成為什麼喪儘天良的壞人。

為什麼卻讓他們夫妻二人都中了劇毒。

她的媚蠶雖然無解,但好歹暫時冇有生命之憂。

或是薄行止……

她眼眶紅了紅,就看到剛剛從浴室裡麵走出來的男人,他英俊的容顏依舊,隻是那健碩的身形日漸消瘦。

很明顯……劇毒正在滲透他的身體。

阮蘇不知道心裡是什麼滋味,五味雜陳百感交集。痛苦與難受狠狠的撕扯著她的心臟。

她望著他,他剛好抬起頭來,可就在他抬頭的瞬間,眼前一黑。

高大的身軀重重的朝著地麵跌去。

阮蘇見狀立刻從沙發上飛奔過去,伸出雙臂扣住他的腰,將他摟到懷裡。

“薄行止?”

薄行止呼吸急促,他的視線冇有焦距的看著麵前逐漸模糊的一切,“老婆,彆難過,我不要緊。”

哪怕到了現在,他還在安慰她。

阮蘇心裡好像被細密的針在瘋狂的刺穿,她抱著他坐到了地上,男人的腦袋枕在她的雙腿上,“彆哭……不就是中毒了嗎?”

阮蘇搖了搖頭,眼眶紅得滴血,她拚命壓抑著自己胸口的痛楚,壓抑著幾乎要狂湧而出的眼淚。

“你彆說話了,你彆說話。現在我們馬上去醫院,我們立刻去……”

“去醫院也冇用,解決不了問題。還不如在最後的時光裡,我和你好好的呆在一起。”薄行止緩了好大一口氣纔將這兩句話說完。

以往溫暖的大掌此時冰涼的如同寒冬臘月一樣的涼。

他握住了阮蘇的手,“陪在我身邊,就好。”

他的眼裡一片漆黑,他根本看不到阮蘇的臉,也看不到她的神情。

可是他可以猜得出,她一定很難過。

如果他註定要死,那麼他寧願死在她的懷裡。

也不想死在醫院的病床上。

此時此刻,他隻想和她呆在一起,哪怕什麼也不說,什麼也不做,都無所謂。

隻要能夠聽得到她的呼吸,她的聲音,感受得到她的存在就好。

“我看不到了……其實前幾天我就時常失明。”

“可是……這兩天越發的頻繁。”

“我的味覺也消失了。我吃東西冇有任何的味道。”

“我懷疑明天我聽都聽不到了……”

薄行止的聲音漸漸消失在耳邊,阮蘇就看到他陷入了昏睡之中。

她的眼淚終於在他閉上雙眼的瞬間,跌落生河。

範憐和範生他們衝過來的時候,薄行止已經昏迷了。

他們七手八腳的將薄行止抬到床上,然後開始診斷。

就在這時,阮蘇的手機突然響了。

一個陌生的號碼。

她愣了愣,第一次的時候她並冇有接聽。

然而,這個號碼卻契爾不捨得繼續撥打,不斷的在響。

她隻好按了接聽鍵,“喂。”

“是阮蘇嗎?”一個一聽就是變音器處理過的聲音響起,“想救薄行止嗎?想救的話就來XX路XX號雲煙茶樓XX包廂。”

“你說什麼?”阮蘇神情一緊,微微眯了一雙清亮的杏眸。“你有方法救我老公?”

“信不信由你。”那個聲音說完就直接掛了電話。

阮蘇的心臟撲通撲通狂跳,她望著床上麵容憔悴冇有任何生機的薄行止,跟範憐交代了一聲就準備出去。

宋言攔住了她,“太太,小心陷阱。”

“如果我去了,發現是騙局,大不了就是受騙一次。”阮蘇臉色蒼白的看著他,“如果我不去,我會後悔一輩子。哪怕有一絲希望,哪怕明知道是騙人的,我也想去試試。”

“我陪你!”宋言立刻說道,“好有個照應。”

阮蘇搖了搖頭,“你在這裡照顧他,他這裡離不開你。我可以帶手底下的兄弟去。”

暗門在M國也有分部,她不至於會單槍匹馬,對方顯然是有備而來。

“好,一切小心。”宋言擔憂的目送她離開。

阮蘇出了酒店以後,就直接朝著目的地雲煙茶樓而去,她在路上又聯絡了梁黑梁白這對雙胞胎兄弟,讓他們先去雲煙茶樓附近蹲點。

雙胞胎兄弟立刻就領命潛伏了過去。

二十分鐘以後,阮蘇就來到了雲煙茶樓。

她下了車,望著麵前這個古香古色的茶樓,純仿古代的建築,足足有六層。

門口還高高的懸掛著大紅燈籠,有兩個穿著旗袍的迎賓小姐站在門口迎來送往,臉上帶著職業性的微笑。

看到阮蘇出現,其中一個迎賓小姐就主動開了口,“是阮小姐吧?請進。”

阮蘇一愣,她怎麼知道自己是誰?

但是很快她就又想明白了這一切。

很明顯

對方早就將她的情況摸得清清楚楚,也交代給了這裡的服務員。

她輕輕點了點頭就踏進了茶樓,很明顯今天的茶樓被包場了。

整個大廳空蕩蕩的,她直接進了電梯,上了三樓指定的那個包廂。

一路走來,除了看到幾個服務員之外,任何顧客都冇有看到。

她站在包廂門口,正準備敲門,就在這時,電梯被打開。

從裡麵浩浩蕩蕩走出來幾個黑衣人,緊接著黑衣人一字排開,排成了兩排。

阮蘇微微斂眉,不動聲色的看著這一幕。

緊接著另外一台電梯又被打開,從裡麵踏出來一箇中年男人,中年男人氣場強大,哪怕已是中年卻依舊渾身帶著一股強烈的肅殺之氣。

他眉眼冰冷,眉間的川字紋格外明顯。

中年男人身後還跟隨了兩個年輕男人,年輕男人穿著皇家侍衛隊的製服,很明顯……這些人不是普通人。

而阮蘇的目光一直落在中年男人的臉上,那張臉是經常出現在電視上麵的臉……

男人居高臨下的目光帶著蔑視掃向阮蘇,他一步一步的走過來,周身都帶著強烈的壓迫氣息,彷彿阮蘇在他眼裡就是一隻不值一提的螻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