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 第七百四十六章小蘇戰鬥力升級!嘿嘿~~~

-

天色微亮的時候,阮蘇就已經醒了。

她坐在床上發了一會兒呆,這纔開始洗漱。

看了看時間才早上五點半,她換上了一套運動服,準備去晨跑。

在葉家日子過得雖然安逸,可是她心裡總是覺得空落落的,尤其是身邊少了薄行止的存在,覺得好像心裡缺了一個大洞一般,呼啦啦的往裡麵灌風。

灌得她心裡非常非常難受,難受得幾乎想要將心臟挖出來試試。

是否冇有了心,就不會那麼痛。

阮蘇出了莊園,莊園後麵有一座山,莊園就坐落在半山腰上,風景優美。

她就在下山的路上奔跑,聽著鞋子摩擦地麵的沙沙聲,感覺細細密密的汗珠一點點沁滿她的額頭。

然後放任這些汗水在背上靜靜的流淌。

有時她會抬頭看看天幕上漸漸隱去的最後星子,有時候會看著山下的城市最後黃暈的燈光。

耳邊撫過涼涼的晨風,太陽緩緩爬上地平麵。

在萬丈金光照光整個世界的瞬間,阮蘇停下了腳步望著天空初升的旭日。

太陽每天都會照常升起,日子也會一天天的過去。

就在這時,她突然聽到不遠處的路邊傳來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

她愣了一下,以為是山林裡麵的小動物在裡麵,結果就在她抬腿準備繼續往前奔跑的時候,耳邊傳來了微弱的呼吸聲。

她再次身形一頓,仔細聆聽,真的是呼吸聲。

“咳,咳——”

一陣劇烈的咳嗽聲從路邊的溝溝裡麵傳來。

阮蘇這次是真的確定,那裡麵有人!

大清早的,莊園的路上空蕩蕩的,隻有她自己。怎麼現在還有人和她一樣起的這麼早。

她正準備離開,卻聽到那人開口,“孩子,過來,你我相遇即是上天註定的緣份。我在這條路上已經等了半個月……終於遇到了你。”

阮蘇一愣,這人是在和她說話?

還是……在和其他XX說話?

她又不認識對方。她這麼遲疑了一下,就又聽到那人說,“彆發呆了,快點過來。這裡隻有你和我,我大限已至,這輩子可能咱倆的第一麵就是最後一麵。”

阮蘇現在幾乎已經可以確定,對方就是在和她說話。

她微微眯了眸子,朝著路邊的溝溝走過去,溝溝裡麵遍佈半人高的野草,現在正是野草生長的旺季,她一邊走一邊道,“你是在對我說話嗎?你我根本素不相識……”

“沒關係,人與人之間的緣份與感情,不是時間長短來決定的。有些人哪怕隻是見了一麵,也會讓你終生難忘。”那人說完,就又劇烈的開始咳嗽。

此時阮蘇已經翻進了溝溝裡麵,扒拉開野草朝著他的方向走過去。

映入眼簾的是一位頭髮花白的長髮老人,老人衣衫襤褸,依舊可以辨彆出那是一件道袍?

尤其是他那雪白的鬍鬚,長長的飄在胸口,十分吸引眼球。

現代這社會,鮮少有老人會留這麼長的鬍鬚。

老人癱坐在一塊石頭後麵,脊背有氣無力的依靠著石頭。

阮蘇毫不懷疑,如果失去這塊石頭,他鐵定倒地不起。

他雖然一副病入膏肓的樣子,可是那雙飽經風霜佈滿皺紋的眼睛卻炯炯有神的盯著阮蘇,“你來了?孩子。”

阮蘇疑惑的走到這個奇奇怪怪的老者麵前,她端詳著老人那蒼白的臉色,“老人家,你為什麼一個人在這裡?你病了嗎?需要我送你去醫院嗎?”

老人搖了搖頭,唇角扯出一絲笑意,“孩子啊,當我的徒弟吧!我畢生所學交給你,也算是了卻我的心願。”

“徒弟?”阮蘇總覺得這個老人講話神神叨叨的。“請問我能向你學習什麼呢?”

“我姓牛,是麻衣派的掌門人,而我們這一派,永遠都隻有一個傳人。我……我快要死了。”老人一把握住了阮蘇的手,幾乎是用儘了全身的力氣,“我……我這裡有秘籍,送給你。還有我畢生所學的咒術,陣法,現在全部傳授給你。”

他說完就從自己襤褸的衣衫懷裡麵掏出來一本泛黃的舊書,送到阮蘇手裡。“孩子,這是咱們麻衣派的衣缽,全部交給你了。”

阮蘇心裡覺得奇怪的很,“天下之大,無奇不有。可是為什麼要交給我?”

“我在這裡……守了半個月了,我測算出來,我的傳人會最近出現在這裡。所以我就守在這。”老人笑了,滿是皺紋的臉頓時舒展開來,“就是你了!你福澤深厚,天資聰穎,是不可多得的天才。不管你做什麼事情,都會事半功倍。”

“老天爺有眼啊!給了我這麼一個徒弟。”

他一邊觀察著阮蘇的麵相,一邊說道,“可惜了,你父母緣薄,姐妹緣薄,你還有一個妹妹……咳……咳!感情線極其曲折離奇。婚姻也多波折……”

他又是一陣咳嗽,好一會兒才抬起頭繼續看著阮蘇。“你是不是還是不相信我。”

“我不太懂看相,我也不懂什麼測算。”阮蘇覺得自己受了二十多年的唯物主義教育,怎麼可能會相信這些東西?

尤其是風水啊,佈陣之類的東西……聽起來很奇怪很玄妙。

她甚至覺得老人是人之將死,所在瞎忽悠她一通。

可是看老人的神情,好像不是在說謊。

她一時之間竟然有些弄不準,究竟是信還是不信。

老人看著她這模樣,忍不住又笑了,“我現在畫一個符咒,將我畢生所學所全過度到你的身上。當你全部接受以後,你就繼承了我的能力。”

符咒……

像那種熱血動漫一般?

來個符咒,來個陣法?

阮蘇正奇怪的時候,突然就看到老人在自己和阮蘇之間的虛空之中,開始抬起手指細細描繪。

一個閃爍著金色光茫的圖案赫然飄浮在半空中,映入阮蘇的眼簾。

她震驚了!

不敢置信的看著這一幕。

“這是真的。”

“是啊!”

老人微笑著對著那個圖案說了一聲,“破!”

她就看到那圖案飄浮到了自己的頭頂,開始劇烈旋轉,很快就冇入了她的身體裡……

這……

一陣灼熱的感覺襲來。

幾分鐘以後,她緩緩睜開了雙眼。

老人笑嗬嗬的看著她,此時他的雙眼已經黯淡下去。

“我此生唯一的願望就是有一個理想的傳人,害我之人太多,我身受重傷,師傅也不求你能幫我報仇,隻求你平平安安,不做惡事……不要成為惡之花……就好。”

“師傅?”阮蘇握住了老人的手,“我送你去醫院,我是醫生,我可以救你。”

“不必了,老天爺讓我三更死,我便活不過五更……今天,今天……就是我的……咳——咳——”老人又是一陣劇烈的咳嗽,“撲——”

突然,他吐出來一口鮮血,雙眼一閉,腦袋沉重的一歪。

阮蘇見狀,立刻去探他的鼻息,發現老人已經失去了呼吸。

她又急忙去探老人的脈博。

好一會兒以後,她才歎了一口氣,“師傅,既然你我之間是緣份,那我定會厚葬於你,不會讓你死不瞑目。”

阮蘇將瘦弱的老人背到身上,一步一步的往回走。

她一邊走一邊給葉家的管家聯絡,“管家,能幫我買一具上好的棺木嗎?一定要是最好的。”

“棺木?”一大清早的,管家嚇了一大跳,“小姐,你在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明白?”

“我師傅去世了,我需要準備他的後事。”阮蘇說完就掛了電話。

她冇有找人幫忙,而是親自揹著老人,回到了葉家。

她背了個死人回來,葉家立刻就炸鍋了。

傳得各房各院皆知。

“真是晦氣!”葉君眉聽到以後,撇了撇嘴,“她剛來咱們M國,哪會認識什麼人?還師傅,誰信啊?”

她一邊說,一邊去了葉心雲的院子裡。“聽說了嗎?那個阮蘇背了個死人回來,你說噁心不噁心?”

“啥?”葉心雲剛起來冇多久,正在往臉上拍BB霜,“死人?”

她們幾個千金小姐,這輩子還冇見過死人呢!

阮蘇竟然還能揹著回來?

葉心雲既好奇又佩服,“要不,咱們去大廳看看?”

“我纔不去!”葉君眉覺得晦氣,“要去你自己去,我還是回我的院裡吧。”

葉心雲放下BB霜,直接走了。

她來到大廳的時候,發現阮蘇請了專業的入殮師在那裡整理。

葉老太太和葉厭離他們一群人都在,大家的臉色都不是很好看。

“這是我師傅,他被歹人所害,受了重傷,來不及救治。所以就……”阮蘇望著棺木中的老人,她已經看了那本秘籍,也知道了麻衣派的由來,也知道了這位老人的名字。

牛道人。

他是一個很厲害的天師。

原來這世上真的有天師,隻是以前她不知道冇有接觸過罷了。

現在她已經擁有了牛天師的本事,會佈陣畫符,還會觀測風水,隻可惜……她不會測算未來,這個太高深,她需要慢慢學。

秘籍在最後講道,所有的測算天機的都會得到反噬。

牛道人明明不過五六十歲,卻如同古稀老人一般,怕是……就是反噬?-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