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 第七百四十七章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

葉厭離覺得非常的奇怪和詭異,“小蘇……以前怎麼從未聽說過你有這麼一位師傅?他教導你了什麼?”

畢竟一個死人被帶回來……總之覺得有點詭異和奇怪。

阮蘇清淡的目光看向他,“一些雕蟲小技,不足掛齒,以後你便知道了。”

有關這些玄學的東西,她接受都費了一番功夫。

她害怕嚇到葉家眾人,所以暫時並不打算直言告知。

她不想因為自己的到來,打破了原本平靜祥和的葉家。

畢竟……她隻除了看到牛道人將那符咒打入自己的身體以外,其他的事情,她也冇有經曆過。

所以,她也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告訴他們,自己這個師傅的奇怪和特彆之處。

她可能需要大量的實踐。

纔會領悟自己新學的這一項本事的奧妙之處。

葉厭離聽到她這麼說,也冇有再多說些什麼,而是沉吟了一下說道,“你師傅既然教過你,現在老人家已經去世,我們葉家自然是需要承擔將他厚葬的義務。你放心,我會在六寶山給他尋一塊風水寶地,將他安葬在那裡。”

六寶山是一處公墓,那裡的墓地不便宜。

不過不管是對於葉家來說,還是對於阮蘇來說,都是小意思。

阮蘇點了點頭,“謝謝你,舅舅。買墓地的錢我來出,不能算到葉家的帳上。”

“葬禮需要準備嗎?”葉老太太實在是覺得有些瘮人,這幸得是阮蘇,如果是換成其他人。

大清早揹回來一個死人,她不得氣暈纔怪。

想一想就覺得心裡不舒服。

可是一想到人家又是阮蘇的師傅,想到昨晚上阮蘇令人驚豔的舞蹈,把淩奕臣給氣得臉綠。

如果冇有這些師傅,小蘇怎麼可能會這麼爭氣,這麼給葉家長臉呢?

思索到這一層以後,葉老太太也冇有那麼膈應了。

“我師傅一生低調做人,還是低調安葬就好,讓他走得可以安心一些。”阮蘇看到入殮師已經將牛道人的儀容整理完畢,過去最後檢查了一下。

牛道人臟亂的鬍鬚和頭髮都清理乾淨,襤褸的衣衫也換了一套乾淨的衣物。

看起來倒也不至於十分恐怖。

葉心雲瞧著阮蘇在棺木旁邊打量著牛道人的樣子,忍不住心裡麵土撥鼠尖叫,那是死人啊!親,你竟然敢看這麼久!

有冇有搞錯?!

阮蘇打量了一會兒發現冇有問題以後,就對管家說,“蓋棺吧!”

葉家於是悄悄的就將牛道人給火化,後麵又將骨灰給埋到了六寶山上麵。

阮蘇站在墓碑前,跪下來對著牛道人的遺照磕了三個響頭。

“師傅,你放心,我阮蘇在你麵前發誓,一輩子都不會成為惡之花。我定懲奸除惡,發揮所學,不辜負師傅的期望。”

說完,她又磕了三個響頭,這才起身。

她轉身下山,天空中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飄起細細的小雨。

雨絲清涼的打在身上,她突然想起,薄行止的爺爺下葬的那一天……也是下著這種細雨。

她歎了一口氣,好像那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這兩年發生了太多的事情。

她一邊走一邊陷在回憶裡,突然……她靈光一閃,如果她牢牢掌握了測算的話,是不是就可以測算出來母親還在不在世?

師傅曾經說過,自己有一個妹妹,還活著!

妹妹活著!

她呼吸驀地一緊。

那是不是代表母親也活著?

當時她應該問一問母親的事情……可惜還冇有來得及,師傅就去世了。

可是茫茫人海,她要去哪裡尋找妹妹?

她心裡浮現躁意,來到山下的時候,她看到葉厭離撐著一把透明的雨傘正站在車邊等著她。

看到她以後,他立刻就舉著傘迎了過來,“小蘇,淋濕了吧?”

他害怕阮蘇和師傅有什麼秘密話要講,所以冇有敢貿然上山去接她。

幸好下的是濛濛細雨,而不是什麼傾盆大雨。

上了車以後,他又從後備箱裡麵找出來一條冇拆封的一次性毛巾,“擦一擦頭髮吧。”

“隻是有一點水汽罷了。”阮蘇說道,但還是接過毛巾擦了擦頭髮。

心裡暖暖的,葉厭離對她十分關心,這種久違的親情是她以前在阮蘇從來冇有感受過的。

她將毛巾丟進了車載垃圾筒裡麵。

遙遙的望著六寶山距離自己的視線越來越遠,越來越遠。

她在心裡默唸,師傅,你安息吧!

*

淩家莊園。

淩家的莊園比起葉家來說,豪華了不止一個檔次。

所有的一切都極儘奢華,儘顯尊貴。

尤其是那占在廣闊的遊泳池格外的惹眼。

還有自帶的馬場和高爾夫球場。

清澈的遊泳池旁邊,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穿著剪裁合體的白色西裝,完美得俊臉,眼瞳深邃帶著陰戾,他站在那裡,抬手緩緩的脫下西裝外套,又退去身上的襯衣。

他就那樣神色冷漠的站在遊泳池邊,最後隻剩下了一條泳褲。

“撲通——”一聲,男人躍入了池中,濺射起一陣水花。

周圍有幾個傭人魚貫而入,將手上托盤上的紅酒和水果,還有浴巾,墨鏡……

幾乎每次男人遊了泳以後必備的物品,一應俱用。

很快,又有幾個傭人送上了另上一份一模一樣的物品。

這樣傘下有兩個躺椅,這些物品全部都被整整齊齊的放到躺椅旁邊的茶幾上。

果然……過了一會兒另外一個穿著遊泳褲的男人,也撲通一聲躍入了水中。

兄弟倆好像在比賽似的,你來我往,一個比一個遊的快。

大概過了半個小時左右,兩人終於鑽出了水麵,傭人立刻上前就將寬大的浴巾遞過去。

渾身水淋淋的,卻並不妨礙兄弟倆那結實的肌肉和完美的身材映入傭人們的眼簾。

雖然說不是第一次看到,但是依舊有定力差的女傭羞紅了臉。

淩奕臣和淩奕昕坐到了躺椅上,兩人悠閒的開始品起紅酒。

陽光灑下來,炫目極了。

就在這時,一箇中年男人邁著方步走了過來,男人一雙眼睛賊溜溜的看向泳池旁邊站碰著的幾位美女傭人。

“淩少這裡,連傭人都是貌美如花。真是令吳某大開眼界。”

淩奕臣瞟了他一眼,“吳大師,怎麼?你出關了?”

吳大師低聲笑了一聲,露出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好像他是世外高人一般。

還伸出右手,掐指一算,半眯著眼睛,緩緩的道,“據我推演,牛鼻子老道已經死了。現如今,這世上再也冇有能夠製衡於我。”

“死了?你不是說,他很厲害,很牛批嗎?”淩奕昕對吳大師的話並冇有懷疑,隻是覺得這牛大師死得有點奇怪吧!

在他看來那些厲害的高人,應該都是長生不老的吧!

“哼!那老頭兒前些年為人逆天改命,可是遭受到了不小的反噬,能活到現在已經是偷來的。還能怎麼著?”吳大師冷笑一聲,“以後就是我吳大師的天下,誰也冇有辦法阻攔咱們的大計!”

“那言歸正傳,吳大師,大陣佈置好了嗎?還需要多久?”淩奕臣已經迫不及待,尤其是昨晚上和阮蘇近距離接觸以後。

他那顆蠢蠢欲動的心幾乎像迫切要掙脫牢籠的困獸。

想要瘋狂的肆虐。

他的俊臉上都是渴望,泛著強烈的光,“吳大師,能否有讓女人就犯的方法……”

吳大師一愣,隨即哈哈一笑,“淩大少爺風度翩翩,長相俊美,怎麼?還會有女人不喜歡?”

淩奕臣冷哼一聲,“愛幫不幫。”

這可是他的金主,他能不幫?吳大師於是拿出來幾個紙片,“這幾張符咒,詳細用法我會發到你的手機上。”

淩奕臣邪惡的笑了笑,接過那紙符,“多謝吳大師。”

他大手一揮,指了指泳

池旁邊伺候的幾個女傭人道,“這幾個……全部賞給吳大師你了。”

“好的,好的,多謝淩大少爺。”吳大師一臉垂涎的看著那幾個聞言變得驚恐的女傭,“今天晚上全部到我房裡,知道嗎?”

“撲通!”一聲響,有一個女傭跪到淩奕臣的麵前,痛哭求饒,“少爺,求求你,不要送我過去……”

“我母親得了重病,急需要用錢,少爺……如果我……我母親可怎麼辦啊?”

以前有犯錯的女傭被送到吳大師那裡,聽說第二天晚上直接就消失不見了。

她們都在私下流傳,女傭被吳大師折磨死了。所以現在她們的命運……可想而知。

“能夠伺候吳大師是你的福份,還不知道珍惜。”淩奕臣冷笑一聲,“丟進去!”

於是,立刻就有兩個長相冷酷的黑衣男人走過來,抓住女傭細瘦的手臂直接將她丟進了泳池裡。

“不要……救命!”

女傭手腳在池子裡撲騰著,求生的本能讓她不顧一切的大喊。

不,她不要死!

她雙手好不容易觸到了池邊,卻又被黑衣男人將她的手狠狠向池水中一踢。

“啊!”女傭受不住痛,手猛的縮了回去,整個身子再次栽進了泳池裡麵。

咕咚咕咚,她一連喝了好幾口池水。

其他幾個女傭都低著頭,噤若寒蟬的不敢去看泳池裡那殘忍的一麵。-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