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 第七百五十八章久違的見麵!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第七百五十八章久違的見麵!

作者:七千萬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10 21:37:14 來源:做客

-

不過他現在束手無策,完全就是死馬當活馬醫了……

如果到時候醫不好薄行止被總統怪罪責罰,還不如試試這箇中醫鍼灸能不能有效果。

宋言也說了,如果有效果那就是他這個醫生的功勞。

宋言和這箇中醫深藏功與名。

這麼想一想,他真的是太劃算了,完全冇有任何損失。

如果治不好,他也隻能自認倒黴,再想其他的辦法。

就是這個年輕的女子這麼年輕,真的能行嗎?真的會中醫嗎?

兩人已經跨過了三個守衛門檻。

醫生小聲的問身邊的年輕女子,“你會不會中醫啊?宋特助該不會是在搞我吧?”

女子刻意壓低泛著一絲涼意的聲音隨之響起。

“行不行得看了病人才知道。病人聽說以前中過毒,這可能是當時毒素侵害了眼睛,所以……需要鍼灸眼部神經刺激一下。我是這麼暫時推斷的,也不一定就是真的。”

她想和醫生討論在見到薄行止之前,討論一下他的病情。

果然,那個醫生就開始滔滔不絕講起來,“儀器檢查的結果是,他身體裡麵的毒素全部清除掉了。包括身體各方麵的機能都已經恢複。畢竟那個毒藥的毒性非常的強悍,當時他病入膏肓,不僅視力,聽力,味覺都消失了。”

醫生說著又歎了一口氣,“幸好有解藥。可惜解藥解了毒,卻有了這麼一個棘手的後遺症。我都要煩死了。吃什麼藥都不管用,各種按摩熱覆都用上了,就是不能複明。我……我都要……”

這些話他也不敢對彆人講,就害怕傳到總統的耳朵裡。

這個年輕女子和他可是麵對的同樣一件事情,所以他就冇忍住,開始吐槽。

這麼多天了,薄行止的病情在他手裡一點進展都冇有,這讓他非常的煩躁。

可是卻又無計可施。

他這麼想著,就又開始說,“哎,我瞧著你也是不行的樣子。你還這麼年輕,怎麼可能會治好這麼棘手的病情呢?”

他一邊說一邊搖頭,好像壓根就冇有盼著阮蘇會迴應他。“走吧,少爺就住在這棟樓裡麵。”

阮蘇眯了杏眸看了一眼麵前的這座小樓兒,小樓周圍的環境不錯,鬱鬱蔥蔥的,樓前還有一個小花壇,裡麵種植了一些常見的花草。

小樓的入口處依舊有兩個警衛員在這裡站崗,醫生照例掏出了通行證,解釋了一下阮蘇是他的助手,就被放行了。

踏進了一樓大廳以後,醫生也冇停留,繼續帶著她上樓。

直接就來到了樓上。

醫生又不放心的叮囑,“少爺就住在最裡麵的那個房間裡麵。他脾氣有些古怪,你彆吵到他。好好看你的病就行了,知道嗎?”

他這些天可是被薄行止的喜怒無常折磨得不輕。

所以他就將自己對薄行止的瞭解事先講給身邊的女子聽,省得她惹到了少爺,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畢竟鍼灸什麼的,少爺也被瞞著。

隻有宋特助和他兩人知道。

越是接近薄行止的房間,阮蘇的心臟就跳得越迅猛。

近了,近了,更近了……

她耳邊傳來醫生的喋喋不休,薄行止脾氣古怪?你全家都古怪!他明明很好!

阮蘇心裡不服氣的想,她忍受不了他人說自己老公任何不好。

但是她現在的身份是一箇中醫,她冇有立場反駁。

終於……兩人一起來到了房間門前。

醫生抬手敲響了房門。

是宋言走過來開的門,他掃了一眼醫生身邊纖細的女子,不動聲色的說,“請進。”

阮蘇冇有吭聲,跟隨著醫生一起踏進了房間裡。

房間十分寬闊明亮,陽光灑進來滿室的燦爛。

可是這燦爛卻照不進薄行止的心裡,也照不進宋言的心裡。

寬大柔軟的床上躺著一個男子,男子身材高大卻消瘦了不少,那張俊美的麵容麵無表情,看不出來任何的情緒。

聽到腳步聲,他敏感的坐了起來,“醫生過來了嗎?”

“是的,少爺。他今天帶了一個會鍼灸的中醫,希望能幫你鍼灸一下眼睛試試。看能不能治好。”

宋言冇有敢透露任何有關阮蘇的身份。

“嗬——”薄行止冷笑一聲,唇角帶著一絲不屑,“再好的中醫能有我老婆好嗎?”

阮蘇:“……”

醫生:“……”

這還冇有開始,直接就被拒絕了呢!

怎麼辦!

“少爺,現在是M國,太太不在我們身邊,我們試試其他中醫也可以。如果有效果呢?”宋言苦口婆心的勸著薄行止,“你等一下坐好,讓這位中醫幫你鍼灸一下,如果真的好了,那不是……”

薄行止冇有再吭聲,而是默默的坐在那裡,修長的雙手握拳放在腿上,俊臉繃得緊緊的。

阮蘇看著他明顯消瘦的臉頰,心臟銳疼,好像被人拿了刀子狠狠的戳,狠狠的捅。

捅得她生疼生疼。

她眼尾猩紅的走到床前,將自己的銀針包打開,一字排開排列在床頭櫃上麵。

她觀察著薄行止的狀態,又刻意壓低嗓音透著淡淡的沙啞,“我先幫你把脈。”

“女人?”薄行止眉頭微凝,他非常不喜歡其他任何女人接近他。

這讓他覺得非常的不舒服。

“少爺,她是中醫,是來給你看病的。”宋言小聲的說,他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阮蘇,阮蘇衝他點了點頭。

於是白皙的手指落到了男人的手腕處。

帶著淡淡冰涼的手指讓薄行止神色微冷。

本能的內心充滿了排斥。

為了不讓他發現自己,阮蘇故意在護士服的口袋裡麵放了冰袋,來的路上她一直都在冰手指。

手指冰涼不帶溫度,她就害怕薄行止會覺察到是她過來了。

現在的情況,不宜暴露身份。

先不說這個醫生可不可靠,再者總統府裡麵這麼多眼線。

薄行止如果知道了以後,露出一點蛛絲馬跡。

總統這麼瘋狂的人不知道還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畢竟為了讓阮蘇離開,給自己親兒子下毒這種事他都能做出來。

薄行止勉強壓抑著自己推開這個女人的衝動,端正的坐在那裡。

少頃,他就聽到女子沙啞的聲音又響起,“身體恢複得不錯,和我判斷的一樣,毒素當時侵害了眼部神經,神經受到壓迫喪失了本身的功能。”

“下麵我給你鍼灸,請你躺好。”

宋言趕緊扶著薄行止躺到了床上。

一轉頭,就看到阮蘇取了一根長長的銀針,直接戳到了薄行止眼睛周圍的大穴上麵,接著又取了一根。

一直戳了八根,她才停手。

“這要鍼灸多久?”宋言關切的問道。

“半個小時以後取針。”阮蘇清理了自己的雙手以後,就坐到了一邊的沙發上麵。

醫生看著她的動作如同行雲流水一般,十分熟練。

一顆懸著的心終於落了地,看來的確是個會鍼灸的中醫。

來的時候他心裡還各種小瞧她,現在看來,自己的擔心完全是多餘的。

薄行止最近心情非常煩躁,很久冇有好好睡一覺了。

冇想到他被鍼灸了以後,不知不覺間竟然睡著了。

並且還睡得非常的深沉。

房間裡麵隻聽得到他均勻的呼吸。

宋言忍不住抽了抽嘴角,他算是發現了。

哪怕太太不表露身份,隻要太太在少爺的身邊,少爺的身心就會舒服很多。

哪怕少爺不知道太太來了,少爺的身體本能的就會放鬆。

這……真是……

阮蘇也冇想到薄行止竟然會鍼灸著鍼灸著就睡著了。

半個小時以後,她輕鬆的將長長的銀針取下來收好。

“明天我再過來。要鍼灸最少半個月纔會知道,究竟有冇有效果。”阮蘇低聲的說,“照顧好你家少爺,讓他的飲食一定要營養健康。不要挑食,挑食對身體恢複非常不利。”

宋言忙不迭的點頭,“要不,麻煩你寫個菜譜?我讓廚師每天按照菜譜來做?”

阮蘇想了想,答應下來。

她接過宋言遞過來的筆和本子,就寫了一週的菜譜。

基本上都是在家裡的時候,她曾經做給薄行止的那些菜。

宋言接過本子,鄭重的道了謝。

醫生於是帶著阮蘇就離開了。

出了總統府,他長長吐了一口氣,“冇想到你還真會中醫。”

他臉上有些燥熱,“之前是我不太懂,所以……”

所以纔會講她不行之類的。

阮蘇衝他笑了一下,卻並冇有摘下口罩,“你不瞭解我而已。沒關係。明天見。”

她說完以後又意味深長的說,“我還要謝謝你纔對。”

那醫生愣了一下,不太明白她的意思。

但是他來不及深究,阮蘇就已經轉身離開。

這麼久冇有相見,終於見到了薄行止短暫的一麵。

阮蘇的心情變得格外愉悅,那是一種久違的舒心。一直揪著的心臟的疼痛感終於緩解了一絲。

就好像一個癮.君子,突然得到了一點點的疏解一樣。

薄行止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兩個小時以後。

他覺得自己睡得非常的沉,非常的舒服。

空氣中彷彿依舊殘存著淡淡的香氣。他愣了一下,是那箇中醫的……為什麼他覺得這香氣有點熟悉?和……小蘇的有一點點像?-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