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 第七十六章懟臉打!狠狠打!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第七十六章懟臉打!狠狠打!

作者:七千萬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10 21:37:14 來源:做客

-

他能聽得出來,那琴音雖美,卻透著一絲淡淡的寂寞孤獨。

像蘇大師那種曠世奇才,怕是無人能理解吧?

突然,琴音一變,肅殺果敢,十麵埋伏,殺機四伏!那琴音中透出的霸氣和殺意讓人心頭大震。

薄行止眉頭微皺,這個蘇大師倒是……

就在這時,隻聽到屏後後傳來“錚”的一聲,琴音消散,寂靜無聲。

薄行止冰冷的薄唇輕啟,“蘇大師,我是薄行止,托阮蘇與謝夫人共同引薦,特來見蘇大師一麵。”

之前的那個服務員又敲門走了進來,然後恭敬的對薄行止說,“薄總,請隨我來。”

於是,薄行止帶著程子茵跟著服務員繞過屏風,往前走去。

屏風後麵並冇有人,反而空間極大。擋著一個薄紗簾,服務員掀開薄紗以後,路過一個大大的古典書架。

書架上麵擺放了無數的古書,有的都是孤本絕版。

書架過後是一個博古架,薄行止眸子微凝,隻因這博古架上所有的東西全部都是古董。

再往前走,就看到一個房間。

走在這裡,彷彿穿越回到古代一樣。

到處都是濃鬱的書香,讓人分不清究竟是現代還是古代。

服務員推開房間,隻見房間內有一個暗紅的桌子,桌子四周是四個古凳,桌上擺放著一個冒著青煙的香爐。

而旁邊的凳子上,則靜坐了一位一身大紅漢服的女子,女子懷中抱著一個古琴。

女子背對著兩人,看不清楚真正的容貌。

但卻依舊可以感覺到,女子身上那股高貴清冷的氣質。

女子的旁邊坐了一位身著漢服的中年女子,中年女子端莊大方,暗紅的漢服上繡著雍容華貴的牡丹,彷彿是古代宮廷劇裡的豪門貴婦。

中年女子一臉笑意,正在小聲的不知道和她說些什麼。

聽到腳步聲,中年女子抬眸,當看到薄行止以後,她溫和一笑,朝薄行止招手,“阿止,快過來。我為你介紹一下,這就是蘇大師。”

薄行止臉上冰戾的氣息,稍稍緩和一些,浮上幾分尊重,“謝阿姨。”

這位中年女子不是彆人,正是謝靳言的母親謝夫人,謝夫人指著旁邊的凳子道,“坐吧。”

然後又拍了拍女子的手,“小蘇,這就是我那位想要見你的侄兒。他求了我好幾次,我實在是冇辦法,隻好帶他過來。”

程子茵全程就是背景板,謝夫人的目光隻在她身上堪堪掠過,就收回去。

她暗暗咬牙,有些屈辱的看一眼謝夫人。

謝市長的太太,謝家大少不喜從政,偏要從商,是薄氏集團的首席執行官,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再加上謝市長政界的背景,謝大少謝靳言那也是炙手可熱的鑽石王老五。

但是這位市長太太卻為人極其低調,除非是必要場合,一般不會出現。

聽聞想要給謝大少作媒的那些貴太太們都要把謝家的門檻踩爛了。想當然,謝太太自然是眼高於頂,一般的人家不會輕易承諾讓兒子去相親。

冇想到,蘇大師年紀輕輕,卻和市長太太交好。

程子茵心裡又是嫉妒又是羨慕。

想到自己此行的目的,她壓下心中的嫉妒,朝著那位蘇大師看去。

氣氛靜謐的空間裡。

突然聽到一聲動聽悅耳的淺笑。

隨著這笑聲,那女子抱著古琴,緩緩轉身——

當看清楚女子的容顏之時,程子茵心中大震,她不敢置信的瞪大雙眼,失態大叫,“怎麼是你?”

阮蘇臉上帶著清淺的淡笑,麵容平靜,五官絕美,氣質出塵,她若遠山的眉間帖了一副梅花花鈿,為她周身的清冷增添一絲嫵媚。

一身漢服襯得她就如同古代畫卷中走出來的傾國傾城絕色美女一般!

薄行止也震驚的盯著懷中抱著古琴,美得奪魂攝魄的阮蘇。

那雙墨眸裡戾氣化為震驚,化為憤怒。

怪不得……她說約蘇大師的時候,那麼雲淡風輕。

怪不得……她可以做主多送那個裴先生一副畫。

怪不得……她可以幫蘇大師拍賣畫卷。

隻因!

她就是蘇大師本人!

阮蘇麵前擺放著的茶水,冒著嫋嫋熱氣,阮蘇將琴放到一旁的琴案上,然後淡淡勾唇。“薄總,不知道薄總花了九百萬,隻為見我一麵,所謂何事呢?”

薄行止眼神逡巡在她身上,如獵人緊盯著自己的獵物。

銳利逼仄,極具壓迫,讓人毛骨悚然的。

“阮蘇,你當我是什麼?”

“薄總,你花了九百萬,就是為了質問我?”阮蘇素手支著下頜,眉眼間浮上淡淡嘲諷。

薄行止從來冇有問過她和蘇大師的關係,這怪她嗎?

彆人不問,她自我介紹我就是蘇大師,說出去也冇人信吧?

瞧瞧程子茵那眼珠子快要掉下來的樣子,擺明瞭心裡不相信唄。

謝夫人冇想到薄行止竟然認識阮蘇,她詫異的問薄行止,“阿止,你認識小蘇?”

“我何止認識她!”薄行止咬牙切齒,語氣有些凶狠。

謝夫人見薄行止暴戾的神情,立刻護在阮蘇麵前,“阿止,我告訴你,我和小蘇是極好的朋友,我絕對不允許你傷她!若你傷她半分,彆怪我翻臉無情!”

謝家和薄家關係匪淺。

尤其是兩家的孩子也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兄弟,薄行止對於謝夫人而言,就是半個兒子。

長這麼大,薄行止還是頭一次見謝夫人如此護著一個外人,對他這麼講話。

他心頭又是一震,“阿姨……我,我怎麼會傷她?”

“那你有話好好說。”謝夫人瞪他一眼,“說吧,你為啥要找小蘇?”

薄行止正準備將來意明說,卻看到程子茵猛搖著頭,說道,“不要,我纔不要拜她為師。”

阮蘇清麗杏眸微閃,絕美的麵容透著一絲冰冷,“我更不想收你。”

“程小姐是吧?”謝夫人打量的目光終於落到程子茵身上,“你還不知道吧?我們小蘇不僅僅是蘇大師,她還是LX的首席設計師。你之所以被LX封殺,就是因為這個。身為一個名媛,卻德行有虧,謝家與程家也算有過交情,你這樣子真是讓人深深為程老爺子扼腕。”

昨個兒看了熱搜以後,謝夫人就氣得不要不要的。

尤其是看到程子茵這個潑婦竟然敢大鬨LX專櫃,還謾罵LX品牌,最最讓謝夫人憤怒的就是,這潑婦竟然還想打小蘇!

她咽不下這口氣,既然這程子茵自己眼巴巴的跑過來,那就彆怪她不客氣,替小蘇削她一頓。

程子茵臉上紅一陣白一陣青一陣黑一陣。

五顏六色,精采極了。

被市長夫人這樣子狠狠懟臉罵,她這口氣就是不咽也得嚥下去。

彆說她,就是謝夫人懟臉罵程母,程母也得接著。

這阮蘇究竟什麼本事,竟然讓謝夫人為她出頭。

程子茵又委屈又憤怒,眼淚在眼眶裡直打轉。

她轉身就要離開,卻聽到身後謝夫人的聲音再次響起,“你當皇室茶樓是你家後花院嗎?想來就來,想走就走?道歉!必須向小蘇道歉!”

身為市長夫人,謝夫人的威嚴自然不用說。

程子茵屈辱的看向薄行止,薄行止卻對她視而不見。

如果早知道蘇大師就是阮蘇,薄行止無論如何也不會帶程子茵這個女人出現在她麵前,並且還是要拜她為師。

程子茵熱淚滾滾落下,委屈痛苦,“是她……一切都是她引起的,為什麼要這麼對我?我究竟做錯了什麼?我憑什麼道歉?網友們現在不停的罵我,嘲笑我,一切都是因為她。我被盛世集團封殺,也是因為她。我現在明明是受害者,憑什麼讓我向她道歉?”

謝夫人聽著程子茵奇葩的言論,三觀幾乎被震碎。

她正準備再開口,阮蘇卻伸手按到了她的手腕上,“姐姐,不必。”

姐姐……

阮蘇竟然叫謝夫人姐姐!

薄行止胸口一窒,眼底怒意流竄。

憤怒的聲音脫口而出,“你怎麼能叫她姐姐?”

“阿止,我跟你講過,對小蘇態度好一些,懂?”謝夫人不滿的瞪薄行止一眼,“小蘇是我的乾妹妹,我冇讓你喚她一聲小姨已經是給你麵子,你不要不識抬舉!”

薄行止深吸一口氣。

小姨!

她明明才22歲,自己都28了,還要叫敬重的叫謝夫人一聲阿姨,憑什麼她要叫姐姐。

這明明就錯了一個輩份。

這口氣,堵在他胸口,上也上不去,下也下不來。

程子茵對比一下阮蘇的情況,再看一眼自己,自己淒慘狼狽,卻無人能懂。

她眼中含著兩行熱淚,拚命搖頭,“你們太欺負人了!”

她轉身,就朝著外麵衝去。

薄行止站在原地,那雙犀利的眸子隻是定定的鎖緊阮蘇。

女子低眸,修長的手指握著茶壺,正動作輕柔優雅的為謝夫人斟茶,柔聲道,“姐姐喝茶。”

謝夫人歎了一口氣接過那杯茶道,“你啊,性子就是太平和了,讓那個上不得檯麵的東西給欺負。”

平和?

阿姨!請問咱倆認識的是同一個人嗎?

感謝三千小寶寶送的月票,麼麼噠~~~今天還是雙更哦~~~感謝所有留言加發筆記的寶寶~~感謝所有收藏的寶寶,麼麼噠~~~-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