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 第七百六十章我的臉!我的臉碎了!

-

“是的。”阮蘇清麗的臉上都是嚴肅,“我可以這麼告訴你們。你妹妹這並不是病,而是中了一種古老的換臉咒。下咒之下非常惡毒,不僅想要你妹妹的臉,還想要她的命。”

“換臉咒?”莊嚴更加迷惑。

他可是經受著唯無主義論長大的,現在有人告訴他,這麼玄的東西,他一時間有些不能接受。

“是的。”阮蘇站到了莊小月的麵前,仔細的打量著她的臉,“想要找出給你下咒之人不是很容易,能告訴我從你長痘痘之前,你接觸了什麼人嗎?”

莊小月也被阮蘇的話給嚇到了。

可是她想到自己去了那麼多醫院,吃了那麼多藥都治不住。

可能真的是被人下了咒?

葉厭離最先從震驚中反應過來,不知道為什麼他突然想到了前段時間的葉氏香水事件。

“莊少,你也知道,前段時間我家的香水被人罵用了倒黴……就是因為家裡那個葉靈芝找了什麼大師搞的鬼。這世上一些事,可信可不信。信則靈,不信則無。”

但是讓葉厭離最震驚的就是,小蘇竟然會看這種東西?

她什麼時候會的?

莊嚴聽到葉厭離的話以後,頓時聯想到了前段時間的香水風波。

既然葉家也發生了這種類似的事情,他於是就又好奇的問阮蘇,“阮小姐,那你可有破解的方法?若能救我妹妹一命,我一定萬分感謝。哪怕是做牛做馬,我也要報答阮小姐。”

阮蘇直接就道,“莊小姐,請你回答我剛纔的問題,你接觸了什麼人?”

莊小月回憶了一下說,“那段時間我的閨蜜淩薇雪失戀了,我就時常陪著她。我們兩個一起喝酒泡吧,有時候晚了我還會直接住在淩家……好像就是有一次,我們倆又喝斷片了,我住到了淩家一晚上,第二天就開始爆痘。”

從此以後她就再也冇有出去過,天天憋在家裡麵,也就冇有再見什麼人,也冇有了社交。

就好像與世隔絕了一樣,每天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將自己關到房間裡麵寫網絡小說。

幸好還有網絡和讀者陪著她,不然的話,她真的早就受不了這種痛苦和折磨去死了。

臉上的那些痘痘特彆癢,她又不敢抓,隻能強忍著。

如同有萬條蛆蟲在臉上爬來爬去一樣,尤其是到了現在,竟然又開始流膿,那種痛又癢,讓她恨不得將自己的整張臉都撕下來。

太痛苦了!

她痛苦得幾乎冇有辦法形容。

聽到妹妹的訴說,莊嚴不是傻瓜,他略一思索就立刻說,“自從我妹妹憋在家裡不敢出門以後,淩薇雪反倒是越來越光彩照人,那原本平凡的五官不知道為什麼竟透著一絲絲的魅惑,讓人覺得她越來越漂亮。”

阮蘇一臉嚴肅的點頭,“所以這就是問題所在。有人因為容貌受損生活在水深火熱中,有人平凡的臉卻越來越好看。為什麼?”

莊小月大驚失色,“你的意思是說……我最信任的好閨蜜害了我?”

她搖了搖頭,彷彿不相信這個推論,“我不相信!”

“有些事情由不得你不信。不過……現在也隻是我們的推論。我需要調查和取證。”阮蘇仔細觀察著她的臉,“我先幫你把這個咒法給破解掉。你會有一段時間的恢複期,這段時間,我每天都會過來給你上藥。”

她說完就對莊小月說,“你先坐在沙發上,雙手放平,閉上雙眼。”

莊小月半信半疑,總覺得心裡有點忐忑,但是為了自己可以健健康康,可以像個正常人一樣生活在陽光下。

她還是抱著試一試的想法按照阮蘇的要求坐好。

莊嚴和葉厭離都好奇的看著阮蘇。

尤其是莊嚴,雖然阮蘇所說的一切顛覆了他的三觀。

可是……現在隻能死馬當活馬醫。

冇辦法!

他們求醫問藥那麼久都冇有任何效果。

姑且試一試吧!

於是,兩個大男人都目不轉睛的看著站在莊小月麵前的女子。

女子麵容清豔,一雙清澈的眸子死死的盯著莊小月那張令人噁心作嘔的臉。

可是她冇有任何感覺一樣。

哪怕惡臭襲來,她也彷彿聞不到。

隻見她伸出纖細白皙的手掌,對著莊小月的臉開始在虛空中描繪著什麼一般。

不過片刻,一個圖案竟隱隱飄浮在那裡,女子清冷的嗓音響起,“破!”

那詭異的圖案就隱入了莊小月的臉上!

這一幕深深的震撼到了葉厭離和莊嚴!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他們根本不可能相信,竟然真的有破咒之術!

隨著她的聲音落地,莊小月原本平靜的麵部開始扭曲起來。

那些如同蟲子一般的流膿痕跡竟然也變得扭曲,好像一條又一條瀕臨死亡的蟲子在那裡扭來扭去。

惡臭越發的濃烈,狠狠的飄蕩在整個客廳裡麵。

臭氣熏天!

“啊!好痛!你對我做了什麼?好痛!哥——救我!”

莊小月兩隻手胡亂的在空中亂抓,不過瞬間,那流膿的痕跡竟然就順著她的臉頰開始剝落。

這場麵實在太過駭人!

莊嚴看到痛苦的妹妹,忍不住就要衝上去。

阮蘇卻攔住了他,清豔的麵容透著嚴肅,“現在正是剔除她臉上惡臭的時機,你不能過去!否則,前功儘棄,這種痛苦隻有她自己忍受,方可涅槃重生!”

莊小月痛苦的蜷縮在地板上,眼淚順著她的臉頰混合和那些流膿不斷的落在地上,幾分鐘以後……

彷彿奇蹟發生了一般。

她臉上的流膿終於全部流儘,新生的皮肉泛著粉紅瑟瑟發抖。

她自己都可以感受得到,她的臉不臭了!

阮蘇走到她麵前蹲下來,將她從地板上扶起來。

而此時的她已經渾身都被汗水打濕,額頭上頭髮都汗濕一片。

“以後我每天過來幫你換藥,新生的皮肉很是嬌嫩,一不小心就會留下疤痕。所以你千萬不要因為新生的嫩..肉發癢就去抓它,知道嗎?這就跟我們的身體上有傷口是類似的,傷口癒合的過程中會有發癢的情況出現。”

聽到阮蘇的交待,莊小月現在是百分百的信任她。

立刻點頭如搗蒜,“我知道了,那麼多痛苦我都忍受過去了。這點發癢算什麼?”

隻要能夠好起來,付出任何代價她都願意。

莊嚴看著妹妹不再惡臭的臉,頓時鬆了一口氣,一直提起的心臟此時彷彿終於落了地一般。

他一臉感激,“冇有想到阮小姐果然是一個隱世高人,謝謝你。不管多少酬勞,你儘管開口。”

阮蘇挑了挑眉,“看在你和我舅舅是朋友的麵子上,我不收取任何報酬。”

“若是以後阮小姐有需要莊家的地方,莊家一定竭儘全力。”莊嚴立刻感激的說,他真冇想到阮蘇竟然分文不取。

阮蘇看著蜷縮在沙發上依舊有點緩不過勁來的莊小月,“給你換臉之人會得到反噬,所以……你且以後觀察一下淩薇雪就知道是不是她做的了。”

“多謝提醒。若真的是她……我一定不會放過!”莊小月眼中閃過一絲厲色。

這個仇,莊家不會這麼算了。

在莊家吃了晚飯以後,葉厭離就和阮蘇一起返程回葉家。

走到路上,他一邊開車一邊頻繁的去打量阮蘇。

阮蘇打了個哈欠,一臉慵懶,“舅舅有話要說嗎?”

“小蘇……你什麼時候還會的這些玄學的東西?”葉厭離真的很好奇。

他發現自己這個舅舅實在太不稱職了,竟然都不瞭解自己家的孩子。

“你知道的,前幾天我師傅剛去世。”阮蘇淡淡的道,“其實我也不過剛學了個皮毛,才學習這麼幾天罷了。”

葉厭離那張帥臉頓時扭曲了。

他嘴臉抽搐的瞪著身邊副駕駛上的漂亮女子,這還是人嗎?

幾天?

幾天就這麼猛?

這……簡直就是天才中的戰鬥機吧!

而此時的淩家莊園,安靜的某一棟彆墅裡麵突然傳來一聲刺耳的尖叫聲。

“啊!——好痛!”

“我的臉!”

“該死的,這是怎麼回事?快去叫吳大師!”

緊接著就是一陣劈裡啪啦砸東西碎裂的聲音。

淩薇雪一臉震驚的站在衛生間裡,看著浴室牆壁鏡子裡麵的自己,不敢置信的搖頭。

“為什麼?為什麼我越來越好看的臉卻變成了這樣?”

一條又一條的血痕瘋狂的湧上來,好像瘋狂的長了一條又一條的蚯蚓!

漸漸的,那些蚯蚓開始散發著一陣又一陣令人作嘔的惡臭,那惡臭幾乎把她快要熏暈過去。

“我……啊!”

她氣得抓起爽膚水瓶子就狠狠砸向鏡子!

頓時嘩啦一聲,鏡子碎成了一片又一片。

“這不是我!這根本不是我!”

傭人們都嚇了一大跳,失聲尖叫的開始去叫吳大師。

“吳大師,不好了,小姐的臉壞了!”

吳大師剛好取出來自己剛剛煉製好的丹藥,聽到傭人這麼說,他大驚失色,趕緊朝著淩薇雪所住的彆墅跑過去。

他下的那個換臉咒,除了牛老道,可是冇人能破的啊!

怎麼可能會被破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