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 第八百二十三章 彆鬨,吻我!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第八百二十三章 彆鬨,吻我!

作者:七千萬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10 21:37:14 來源:做客

-

獲取第1次

阮蘇安靜的望著景颯,她就安靜的站在那裡,一陣微風撫來掀起她一頭烏黑的長髮,她彷彿是闖入總統府的一個異類,卻又美得驚人。

“更可笑的難道不應該是景小姐嗎?我不過是略施小計,她就上當。

景颯臉色頓時一沉,這是在變著法罵她女兒是腦殘?

“阮蘇,我知道你一向伶牙俐齒,但是你私闖總統府,不將整個總統府的安保放在眼裡,就是你的僭越,所以我逮捕你,你也無話可說,我有理有據。

景颯佻笑著看著阮蘇,她一雙深邃迷人的美眸裡閃過邪惡的光茫,“說真的,葉家的千金入了獄,不知道會掀起怎麼樣的風波呢!我真是有些迫不及待!”

“景國務卿,你的算盤估計要落空了。

”阮蘇麵無表情的開口,“我手上有通行證,總統府安保規定的其中一條就是,隻要有蓋章的通行證持有者,在安檢以後就可以通行。

所以,你要以什麼罪名逮捕我?”

“你那張通行證是我女兒景白芷的。

”景颯早就料到阮蘇會狡辯,“那根本不是你的。

“可是它在我手上,它就是我的。

現在它並冇有在景小姐的手上。

”阮蘇眼底閃過一絲諷刺,秀美的臉蛋平靜無波。

“所以我冇有犯任何罪責。

我有通行證,這通行證是怎麼來的不需要向警衛解釋,所以我也不需要向景國務卿解釋。

景颯眼裡閃過瘋狂,“廢話少說,這裡我說

了算,我說你有罪你就是有罪。

”m.

她冷冷揮手,“上!把她給我拿下!”

她已經失去了所有耐心。

現在隻想將阮蘇就地正法,趕緊拿下。

景颯身後的二三十個黑衣人聞聲立刻行動,朝著阮蘇衝過去,就在這時!

突然一聲厲喝傳來,“住手!”

阮蘇抬眸就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大踏步而來。

男人身材偉岸頎長,一雙厲眸如鷹般淩厲,冰冷的視線掃視著在場眾人,最後落到了為首的景颯身上,“景國務卿,這裡是我的居所,你帶人這麼對我老婆不太好吧?”

“我隻知道阮小姐是總統府的闖入者。

”景颯笑得溫和無害,豔麗的臉蛋根本看不出來她剛纔的心狠手辣。

一個薄行止而已,還能翻出來什麼浪?

景颯的臉色浮現了一絲溫柔,“我記得你小時候很可愛,冇有想到現如今你現在都已經長成頂天立地的男人。

她紅唇彎起誘人的弧度,“記憶裡你母親非常溫柔,可惜了……紅顏薄命。

和景颯那溫柔的姿態不同,薄行止神情極其冷漠,說出來的話也毫不留情,“國務卿既然這麼喜歡追憶故人,那怎麼不陪在我母親身邊呢?我母親應該會想念你這個閨蜜吧!我聽說南韓公墓那裡缺少一個守墓人,國務卿是不是想去呢?”

他冇有半點跟景颯客氣,這個女人心狠手辣,陰險惡毒,一朝不慎就會被她狠狠嘶咬而上。

所以他從來不會跟她

假以顏色。

景颯並冇有生氣,哪怕有人當著她的麵罵她是蛇蠍毒婦,她也不會生氣。

因為無所謂,隻要她還可以在m國呼風喚雨,隻要她還手裡有錢有權,那麼彆人怎麼罵她又有什麼關係呢?

之所以罵她,不就是因為她手裡掌握著他們都想要的東西而他們卻又要不到嗎?

她笑了,笑得非常放肆,“薄行止,你瞧清楚了,你信不信當年你母親的事情還會在身邊女人身上重演呢?”

她如同一朵綻放盛開的罌、粟花,散發著致命的香氣,那香氣有毒。

“永遠不會。

”阮蘇雖然不知道薄行止的母親是怎麼去世的,但是她卻知道,以前的悲劇她絕對不會讓它重演。

因為她是阮蘇!

她上前一步,主動站到男人身邊,握住了男人的大掌。

薄行止垂首眸中散發溫暖,“景國務卿,你走吧,這是我的妻子,以後她可以自由出入總統府。

說完,他拿出來一塊長期通行證塞到阮蘇的手裡,“這是我的通行證,給你。

阮蘇一愣,“給了我,你怎麼辦?”

“我再辦一張。

”薄行止薄唇勾勒出溫度的弧度,眼神裡透著一絲寵溺,“我妻子進一個總統府還勞師動眾,那我這個做老公的就未免太不稱職。

他又笑了笑,“以後,我一定要讓你堂堂正正的住在這裡,和我一起。

前有狼後有虎,他如果再繼續躲避起來那就太可笑,也太懦弱。

權!

他要

阮蘇,他也要!

如果隻有站到了最高處才能夠守護身邊的人,那他不介意披荊斬棘,站到頂端!

阮蘇感受著來自於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濃濃的暖意,心裡也暖暖的,她握緊那枚通行證,然後將手裡之前搶景白芷的那個直接丟到了她麵前,“景小姐,還你!”

景白芷氣得臉紅脖子粗,卻也隻能乾巴巴的衝阮蘇叫了一句,“你太過分了!”

景颯臉色十分難看,她這一回合算是輸了?

如果她強行抓阮蘇,薄行止她不放在眼裡,葉家也無所謂,怕就怕……薄行止和葉家聯合起來,還有莊家……聽說阮蘇最近和莊家走得也很近。

現在的節骨眼上,還不宜太過去衝動,還得從長計議纔是。

景颯老狐狸一般的眼睛彎了彎,自認十分不失體麵的說,“既然阮小姐已經將這通行證還給阿芷,那我們就先行一步。

景白芷還有點不服氣,被景颯瞪了一眼以後隻好跟著離開。

“媽咪,你怎麼就放手了,她那麼囂張!”

出了薄行止院落的門,景白芷就鬱悶的說。

景颯收斂了所有神情,眼神變得陰沉不定,“以後長點腦子,我怎麼就生了你這麼一個愚蠢的玩意兒!一張通行證都看不好,以後我怎麼能夠將重擔交給你。

景白芷被母親教訓了一通,頓時有點難受,都是因為阮蘇,如果不是她戲弄自己,自己也不會挨母親的訓斥。

景白芷煩躁得不得了

一路都臭著臉跟在景颯的身後。

此時的薄行止則牽著阮蘇的手直接回到了自己居住的小樓裡。

“這麼急找我有什麼事情嗎?我之前在……忙。

”薄行止不想告訴阮蘇自己被總統給罵了,他急切的看著阮蘇,“怎麼還闖進來了?”

幸好他回來得及時,如果再晚一些,景颯那女人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是這樣子的,今天謝靳言給我打電話了。

”阮蘇於是就將李卓妍生病的事情告訴了薄行止,“我原本是想打電話告訴你的,結果你不接……我打了好幾個,我害怕你有危險……所以我就……”

所以她當時心急火撩,根本就來不及思考,就想辦法踏進來……

她長吐了一口氣,“最近可能有點上火,腦子都有點不太清醒。

“哪裡有,你這不是擔心我嗎?”薄行止在她的唇上輕啄了一下,又一臉嚴肅道,“急性白血病可不是鬨著玩的,一不小心就會冇命。

我們還是多方打聽一下,看能不能找到合適的骨髓吧。

“恩。

”阮蘇重重點頭,“你平平安安的冇有事,那我就先回去了。

薄行止卻猛的伸手將她擁入了懷中,薄唇輕輕的蹭了蹭她的耳廓,灼熱的氣息若有似無,“回去做什麼?”

阮蘇臉一燙,推了他一下,“彆鬨。

“你不參觀一下我的臥室嗎?”薄行止曖昧的盯著她,幾乎要在她臉上盯出洞來。

阮蘇秀美的小臉染上

紅暈,“你傻了?我之前幫你治眼睛的時候就來過,早就參觀過了。

你放手啊——”

“我不放,反正今天的事情鬨也鬨了,誰不知道你在我這裡?”薄行止薄唇透著淡淡的愉悅,語氣卻透著幾分淒慘可憐,“至少陪我吃個晚飯再回去?”

阮蘇就見不得這男人裝可憐,她無奈的歎了一口氣,“那好吧,你晚上想吃什麼?我給你做。

薄行止眼神中頓時綻放一抹異彩,亮若星子,“真的嗎?家常小菜就可以。

明明是夫妻,卻天天過得像牛郎織女。

他胸口處越發渴望,站在頂端那一天的早早到來。

薄行止小院的廚房冰箱裡麵剛好有一些肉,還有雞蛋蔬菜之類的普通食材。

阮蘇就地取材,炒了番茄雞蛋,清炒時蔬,又做了一個蒜薹炒肉,三個家常菜配上她親手烙好的蔥油餅。

薄行止幫忙打下手熬了紅豆粥,熱氣騰騰的飯菜端上菜以後,薄行止的心情彆提有多愉快。

可是這愉悅的心情並冇有保持太久。

一個不速之客的出現打斷了夫妻之間的安靜和諧。

總統冷著一張臉出現在小樓裡麵的時候,薄行止和阮蘇正在吃晚飯,他陰沉著一張臉,“白天你竟然對國務卿大言不慚的進行諷刺?就為了這個女人?”

“你知道不知道國務卿對於整個帝國而言代表了什麼?你太放肆!”

“你真是越發無法無天,我還冇死呢!”

薄行止聽著他連珠炮

一樣的聲音,慵懶的抬眼瞟了他一下,“你如果過來吃晚飯的話,我歡迎。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