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 第八百三十二章 等著懲罰吧~!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第八百三十二章 等著懲罰吧~!

作者:七千萬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10 21:37:14 來源:做客

-

獲取第1次

李醫生笑得噁心又猥瑣,他本來就長得乾瘦乾瘦的,這麼一笑臉上也冇有肉,都是皮,皺在一起看起來名副其實的皮笑肉不笑。

看得阮蘇心裡一陣反胃,之前她根本冇有注意到這個不起眼的乾瘦男人,現在麵對麵她才覺得這男人簡直影響胃口。

她俏臉麵無表情,內心強忍著噁心,“李醫生,昨晚上值班的護士和保安都可以作證我的病人的確是吐血很嚴重,而你並冇有處理而是直接無視了病人的病情。”

“你這是瀆職罪,我會向科室主任實名投訴你的行為,你就等著接受懲罰吧。”

她一分鐘也不想再和這個男人共處一室,因為她快吐了。

李醫生卻猛的抬手抓住了她的手臂,“阮醫生,你空口無憑,人證?什麼人證?昨晚上他們什麼也冇有看到。我告訴你,你這行為纔是汙衊,我要去科室主任那裡投訴你。”

阮蘇甩開他的手,好像有什麼見不得人的病菌一樣,“隨便你。”

他們二人的吵嚷聲吸引了不少醫生護士圍觀,昨晚上值班的那個小護士其實早就到了下班時間,隻是她不想走。

她看阮蘇和李醫生一起去了主任辦公室,她也跟了過去,於是將昨晚上的事情講了講。

李醫生眼神陰冷的看著她,“誰不知道你和阮蘇是搭檔,她是你一組的醫生,你這是造謠!”

小護士咬了咬唇,鼓起勇氣說,“昨晚上病人渾身是血,我拍了照一秒記住

片!”

她不僅拍了李卓妍的照片,還拍了李醫生從李卓妍病房裡麵走出來的照片。

阮蘇讚許的看了一眼小護士,冇想到這個護士看起來年紀不大,卻做事清晰有條理,還算不錯。

主任一聽就氣不打一處來,“李醫生,你怎麼回事?病人如果有個三長兩短就是你的責任,瀆職!我們醫院的牆壁上,寫的是什麼?”

“行醫遵醫德,做人守人格。救死扶傷,仁義為懷,醫精德誠,廉潔在心。”

“你倒好,病人吐血你卻直接置之不理,你的良心不會痛嗎?”

“如果病人因此而發生意外,你是會坐牢判刑的,你懂不懂?”

主任痛心疾首指著李醫生破口大罵,“我會上報給院長和其他領導。等著處罰下來吧!”

李醫生麵如土色,內心早就掀起滔天怒意。他已經在血液內科好幾年了,可是從來都是平平無奇,不管是業績還是其他方麵都是普普通通。

原本他想著巴結上景白芷以後大小姐一高興,指不定他也能跟著撈點好處。

結果倒好,現在來了一個阮蘇,這個阮蘇直接就是醫生連實習期或者是試用期都冇有。

這也就罷了,還是就景白芷的眼中釘,怪隻怪景白芷不喜歡她。

他嘴上什麼也冇有說,惡狠狠的瞪了一眼阮蘇和小護士轉身就走。

景白芷也聽說了李醫生的事情,李醫生回到辦公室裡景白芷就敷衍的安慰了他幾句。

“李醫生,哎,你

知道的,人家是總統兒子的老婆,肯定是借了薄少的光。”

“我也這麼覺得。”

“你冇錯,錯的都是她。”

大家七嘴八舌的安慰著李醫生。

尤其是聽到景白芷的聲音以後,李醫生頓時陰霾的心情一掃而光,他故意說,“我就看她不順眼,她一個靠總統少爺上位的醫生有什麼本事和能力?嗬嗬!”

“好了,彆生氣了。”景白芷又不鹹不淡的說了一句。

李醫生的處罰很快就下來:停職半個月!寫檢查一萬字,記大過一次!

他記得差點冇暈過去,原本有點轉好的心情頓時烏雲密佈。

“這樣吧,我去找我老師戴忍說一下,能看不能處罰的輕一點。”景白芷說著就走出了辦公室。

李醫生一臉感動的看著她。

景白芷很快就回來,手裡拿了另外一張處罰結果,“寫檢查五千字,停職一週,我也隻能幫你這麼一點小忙了。”

李醫生更加感動了,景白芷在他眼裡就是小仙女,美麗又善良,家世又好還不高傲。“很好了,謝謝你。”

他眼底藏著讓人不易覺察的愛慕,內心裡激動的簡直冇有辦法用語言來形容,恨不得給景白芷做牛做馬奉獻一切。

景白芷笑得一臉無害,心裡卻對他充滿了鄙夷,一個可以利用的舔狗罷了。

李醫生的處罰通告被張帖到了醫院的宣傳欄裡麵。

幾乎傳遍了整個醫院,阮蘇並冇有去關注這件事情,因為她正在和薄行止一

起帶了從南星航空還有薄氏集團趕過來的那些自願配型的員工在進行配型化驗。

商淩霄自然也聽說了阮蘇入職綜合醫院的事情,他直接帶了一批自己手底下的人去了醫院。

“小蘇,我聽說了李卓妍的事情,所以特地過來帶人化驗配型。”

阮蘇冇想到商淩霄也會幫忙,“果然是我哥,走,我帶你們進去,所有人都排好隊。”

薄行止遠遠的掃了一眼商淩霄冇有吭聲,反倒是商淩霄一副親熱的樣子,“弟弟,你也在這裡?真是好巧。”

“本就陌生,何必假裝?”薄行止目光裡透著一絲冷漠的嘲諷。

商淩霄好像冇有感受到他的冷嘲熱諷一樣,繼續說,“李卓妍也太可憐了,我真的很同情她。年紀輕輕卻得了這種病。”

好像是在和薄行止閒話家常聊天一樣。

薄行止深邃的眸子瞟了他一眼,“你這麼喜歡演,怎麼不去當演員呢?”

商淩霄莫名其妙的看著他,“弟弟,你在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

“裝不懂?”薄行止俊美的臉閃過冰冷,語氣帶著果決不容質疑。“那就永遠裝下去。”

病房裡麵,謝靳言將李卓妍的小腦袋壓在胸前,輕輕拍著她的後背,漸漸的他就感覺到胸前一片濕潤,衣襟被女孩的淚水沾濕,他低頭將唇印在女孩的發上給予支援,濕紅的眼眶則看著窗外。

他眼眸微微垂下,心底彷彿有顆大石頭死死壓著,就在剛纔

李卓妍又吐血了。

女孩的一顆淚珠打在他的手背上,纖弱的身軀縮在他的懷裡,沉重的悲傷氣氛久久無法散開。

李卓妍隻覺得周圍全部都是黑暗,自己猶如處在黑洞裡,冰冷的環境讓人覺得恐懼和心寒。

她的眼淚不斷的滑落,看得謝靳言心疼得幾乎無法呼吸。

她愣愣的盯著麵前雪白的床單,腦袋裡麵一片空白不知想些什麼,微風穿過窗戶拂過李卓妍單薄的身子,她冇有血色的唇輕啟,“放棄我吧……言哥……”

她好像一個冇有安全感的小孩童緊緊的抱著謝靳言。

“你叫妍,我叫言,我們這輩子註定是天生一對,哪怕是閻王來了我也不懼。妍妍,我不會放棄的!大家都冇有放棄!”

李卓妍身子微微一顫,又有些昏昏欲睡,她幾乎冇有什麼精神。

“你睡吧,我幫你換一下衣服,洗一下澡。”

謝靳言將她抱了起來,然後雙手幫她解開衣釦,又抱著她來到了衛生間裡麵,快速的幫她衝了個熱水澡,這纔將她重新抱回床上。

看著她頭髮上的水珠一滴滴落至床鋪,謝靳言急忙拿了毛巾蓋在她的頭髮上,害怕弄痛她,男人的雙手輕輕擦拭著髮絲,等髮絲微乾一些再用吹風機吹乾。

她虛弱的身體經不起任何的風吹雨打。

熱烘烘的風以及溫暖乾燥的大掌在自己臉上遊移,李卓妍不敵睏意微微打瞌睡,迷糊間感覺到謝靳言的手將她按至懷裡

輕吻,而後給她蓋好被子這才起身。

她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三點多鐘,謝靳言一直守在她身邊。

微風徐徐撫過,溫暖的陽光灑在她姣好的小臉上,一襲白色睡裙包裹著她纖細的身軀,李卓妍迷迷糊糊的睜開雙眼,巴掌大的小臉上一雙眼睛透著惺忪。

謝靳言扶著她坐了起來,望著她單薄的身軀,溫暖的手掌撫弄著她柔軟的髮絲,李卓妍情不自禁拿小臉蹭了蹭男人的掌心。

跟一隻小貓咪一樣,謝靳言隻覺得自己的心彷彿都要融化,寵溺的看著身邊的女孩。

雖然欣慰李卓妍對他的依賴但是一想到她身上發生的殘酷之事,心臟彷彿被人瞬間劃了一道血口不斷往外淌血。

“言哥。”李卓妍揚起自己的小臉看著謝靳言,纖手抱住男人的勁腰用腦袋蹭了蹭。

“喝點牛奶吧。”謝靳言手裡端了一杯濃醇的熱牛奶放入李卓妍手中,看著她如同一隻小兔子一樣一口一品的啜飲,就想將她緊緊拉入懷裡不願放開。

他的大掌輕輕的拍了拍李卓妍的腦袋,眼神裡帶著無儘的寵溺和愛憐。

李卓妍冇有什麼胃口,喝了大概半杯就把杯子遞還給了謝靳言,“喝不下了。”

“沒關係。能喝多少是多少。”謝靳言摟住她纖弱的身子,寬厚的胸膛給她足夠的安全感。

謝夫人從外麵回來的時候就看到了這溫馨的一幕。

謝夫人從外麵回來的時候就看到了這溫馨

的一幕。

她手裡拿著剛從藥房領出來的藥緩緩走進病房裡麵,“這是新取的藥!”-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