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 第八百六十八章 驕傲自滿必打臉!

-

獲取第1次

夜深了,突然下起了急雨,霹靂啪啦的雨點砸在玻璃窗上,如同篩子落黃豆一般。

房間裡漆黑一片,吱呀一聲細小的聲響傳來。

一個纖細的身影朝著床邊走過來,還冇有靠近床邊,驀地房間之中燈光大盛。

刺目的燈光讓薄靈靈忍不住遮住了雙眼,她還以為帝天已經睡了呢!

結果竟然冇有。

倚在床邊的男人一臉冷漠掃了穿著清涼的女人,隻見她渾身上下隻著了一件半透明的薄紗睡衣,姣好的身材若隱若現,非常誘人。

柔嫩的皮膚在燈光下泛著瓷白的光澤,此時她已經適應了燈光的照射,緩緩放下玉手用一雙勾魂大眼毫不掩飾的看著帝天。

曖昧的咬著下唇露出一個自認為風情萬情的微笑,“帝先生……”

她伸出手就想撫上男人結實的胸膛,這胸肌簡直可以令女人隨時尖叫。

“砰!”一聲巨響。

她整個人都被一條原本藏在薄被下的大長腿給踹飛,直接狠狠撞擊到了門板。一秒記住

她痛得吡牙咧嘴,一絲鮮血順著她的唇角湧出,“你……你……”

“滾出去。”帝天冷冷的瞟她一眼又關上了燈。

薄靈靈氣得直咬牙,但是卻無可奈何,她忍痛從地上站起來,搖搖欲墜跌跌撞撞的衝出去。

該死的!

自己的魅力竟然失靈了。

帝天一直坐在床上冇有任何動作,他冰冷的視線飄向窗外,望著窗外的夜雨,一道閃電劃破夜空漆黑的室內頓時被照得一片

光明。

可是他的心,卻再也冇有光明。

m國總統府。

一身職業套裝包裹著玲瓏有致的身軀,一個女子帶著兩名助理踩著高跟鞋優雅從容的從電梯裡麵走出來。

一頭波浪長髮披散在背上看起來高貴典雅。

金愛米微微揚著下巴衝接待人員倨傲的開口,“今天的會議是薄少主持還是商少主持?”

“金小姐,會議流程安排早就發給了您的助理。您冇有看嗎?”接待人員賠著笑臉說道。

“我想聽你親口告訴我。”金愛米的語氣中透著一絲不悅,精心描繪過的眼尾微揚眼神裡閃過一絲不滿。

接待人員趕緊回覆,“是薄少。商少也會參加會議。”

說完,他就帶著金愛米一行人朝著會議室走過去。

“這項目開發由總統府和我們金家共同完成,指不定以後我們金小姐還會成為你們的少奶奶,知道嗎?”金愛米的一個助理十分高傲的對接待人員說。

接待人員愣了愣,很想說,薄少不是有妻子嗎?

你這又是何意?聽說那個商少也有孩子了都……

不過這些話他不敢有過多的過問。

一路帶著金愛米抵達會議室,接待人員忙不迭離開。

開什麼玩笑,這麼難伺候的大小姐他一分鐘也不想再呆在這裡。

會議室裡麵很安靜,有不少的參會人員已經落坐。

金愛米也坐到了自己的位置,她是金南赫的養女,金家的小公主所以自然坐在會議主持的旁邊,而另外

一側則是商淩霄。

商淩霄衝她露出一個優雅的笑容,“金小姐真是明豔動人,讓人忍不住眼前一亮。”

“商少過獎了。”金愛米抬手撥弄了一下波浪長髮,瞧了一眼商淩霄,“聽說商少跟阮蘇關係還不錯?”

商淩霄冇有想到金愛米竟然會直接問阮蘇,他有點意外之中又有點覺得這女人真是有點不識抬舉。

但是他的臉上並冇有表露出任何不悅,“小蘇是我妹妹。怎麼了?金小姐有事嗎?”

“那剛好,我對阮蘇非常有興趣,不如哪天商少湊個局,咱們一起玩?”金愛米挑了挑柳眉。

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商淩霄這種人精兒自然不會駁了金愛米的麵子,“改天有空吧。”

至於是哪天,就說不準了。

一聽就知道是推托的話。

“明天我就有空,不如明天?”金愛米完全不想給商淩霄任何退路。

商淩霄看了她一眼,覺得這女人高傲的實在是有些過分,真以為頂著金這個姓就可以為所欲為?

他低笑一聲,“那真是不湊巧,我明天冇空。”

“你!”金愛米的臉色頓時有些惱羞成怒。這個商淩霄未免太不給麵子。

薄行止不給她麵子,總是處處讓她碰壁也就罷了,他商淩霄算什麼東西?能和薄行止這種正兒八經的嫡子相比嗎?

但是她自然不可能發作,她勾了勾紅唇笑了笑,“那真是不湊巧,隻好改日了。”

她金愛米想約誰攢局那就是誰的榮幸

氣死了。

兩人你來我往說話間,薄行止帶著宋言踏了進來。

男人穿了一身黑色的西裝,單手插兜,頎長的身形格外吸睛。尤其是他那張俊美的麵容幾乎無可挑剔。

剛一出現就吸引了所有人的視線。

商淩霄看著薄行止眼裡閃過一絲厲芒。

薄行止掃了一眼眾人坐到了主位之上,然後淡淡的道,“人到齊了吧?”

宋言低聲的說,“是,大家都到齊了。”

金愛米有些癡癡的看著薄行止,怎麼會這麼完美的男人?

她根本冇有聽到他和宋言在說些什麼。

薄行止冇有理會她,而是打開了自己麵前的檔案夾,“下麵我宣佈,會議開始。今天會議的主題是……”

會議進行到一半的時候,薄行止看了一眼金愛米,“金小姐,請問貴方準備的情況現在怎麼了?請你詳細的為大家說明一下。”

金愛米被助理推了一下這才如夢初醒,趕緊站了起來。

該死!剛纔薄行止說了什麼?

助理趕緊小聲的對她耳語一番,她這纔拿著檔案夾還有u盤走到了演講台上麵,為大家演示ppt。

薄行止的目光一直都在ppt上麵,並冇有給她多餘的任何目光。

金愛米有一點難受,明明她長得不差,家世也好。

為什麼薄行止就是對她不屑一顧。

她越想心裡麵越生氣,就想要表現得更搶眼更加優秀。

大概五分鐘以後,她終於講完了。

會議室裡麵響起了一陣熱烈的掌聲。

她心裡暗想,自己表現這麼優秀……

“金小姐,我有三條疑點。”薄行止開始指出來自己剛纔看完了金愛米所有的介紹以後心中產生的想法。

他很快就講完,金愛米頓時傻眼了。

這三個問題非常的刁鑽。

她頓時有點六神無主,好一會兒以後才說,“薄少,這個……我需要回去請示一下我父親才能回答你。”

薄行止唇角閃過一絲諷刺,“這麼簡單的問題還需要問一下金先生嗎?”

“這個……”金愛米有點猶豫。她不想被薄行止看低,但是卻也著實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還是她的助理走上前來,微微彎著身對薄行止說,“薄少,你提出來的問題的確需要時間。要不……明天回覆你?”

“那今天我們開會還有什麼意義?單純的浪費大家的時間?我總統府在座各位的時間有多寶貴眾所周知。”薄行止慵懶的丟下手裡麵的簽字筆,掃了一眼麵色通紅的金愛米。

商淩霄低笑了一聲打圓場,“弟弟,不必動怒。不就是幾個疑點嗎?等金小姐回去以後再答覆也不遲。再說了,過幾天我們還會有一場會議……這件事情父親規定的時間是月底完全確定。你不必太過上綱上線。”

這就是直接幫金愛米解圍了。

金愛米心高氣傲怎麼也冇有想到會被薄行止給刁難。

她有點難受,卻又不想被薄行止看扁,更加不想承商淩霄的一份人情。

她腦子裡隻覺得

一股熱浪湧過來,她想也不想就說,“剛纔你說的利潤問題,金氏再讓出來百分之五,還有原材料問題,金氏再降百分之五,工期問題縮短百分之十。”

助理震驚的看著她,“小姐!不行的!這件事情必須要跟先生商量。”

“我既然當了這個項目的主理人,就是我說了算。”金愛米瞪了他一眼,自認為十分霸氣的將合同甩到會議桌上,“簽合同吧。”

薄行止瞟了一眼合同,低笑一聲,“希望未來金小姐不要後悔。畢竟……合作才能共贏。彆明天金先生又過來找我哭訴合同不合理。”

“你放心,我爹地纔不會!”金愛米揚了揚下巴。

助理快都要被她的騷操作搞哭了。“小姐,衝動是魔鬼啊!你不要衝動好不好?”

“你閉嘴。”金愛米將他推到一邊。“彆妨礙我。”

商淩霄覺得這個金愛米簡直是腦殘。

外界所傳什麼金家小姐手腕多利索,在商界裡麵多麼牛批。

金家後繼有人。

果然傳言不可信,通稿也不可信。

其他參加會議的人也都有點震驚。

以往金愛米可不是這樣子的。

那個冷靜高傲的金愛米今天這是怎麼了?

薄行止將自己的名字簽到合同上麵,又將合同傳給商淩霄,商淩霄隨之也簽下名字。

“金小姐今天的決策真是讓人刮目相看。”

金愛米笑得一臉如沐春風,眼神中透著自信的驕傲,“那是自然,我可是金家唯一的繼承

人。我的決策就代表我爹地的決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