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 第八百七十章 她還怎麼接近他?被打臉

-

獲取第1次

金愛米咬著紅唇用手扶著椅背吃力的往前挪動,可是剛剛挪動了一步,那鑽心的疼就疼得她痛撥出聲。

“啊——好痛!”

她顧不上什麼大家閨秀的名媛形象,一屁股跌坐到座位上。

大家都詫異的看著她,“金小姐的腳怎麼了?”

“剛纔撞得很嚴重嗎?”

“怎麼不早說?早些送醫院啊!”

眾人七嘴八舌的看著臉色慘白幾乎冇有任何血色的金愛米。

她一頭波浪長髮披散在背上,痛得緊咬著下唇強忍的樣子令人禁不住起了愛憐之心。

離她最近的商淩霄趕緊蹲下來,小心翼翼的抬起她的右腳,結果就看到高跟鞋裡麵的腳已經腫得像發麪饅頭一樣充血腫大,並且還有一塊淤青漸漸顯露出來。

“不知道有冇有傷到骨頭。

”商淩霄觀察了一下發現這完全不像是撞的……反而像是好像被什麼東西狠狠砸到!

難道被人踩到了?一秒記住

他狐疑的看了一眼一臉淡漠的薄行止。

總覺得金愛米這個腳腫得有點異常。

“金小姐,不如我送你去醫院吧。

”商淩霄將她打橫抱到懷裡,“你這腳怕是暫時冇有辦法走路了。

金愛米憋屈的縮在他懷裡,其實她更想讓薄行止抱著她。

可是……看薄行止將她踩成這樣子,她也清楚這男人根本不可能會抱著她送她上醫院之類的。

她隻能咬著牙和著血往自己的肚子裡麵吞。

“多謝商少。

說著,她又看了一眼眾人,神情越

發的可憐楚楚,“讓大家見笑了。

“身體重要,金小姐趕緊去醫院吧。

“快走吧。

耽擱不得。

先是送走了金愛米,眾人這才漸漸散了。

薄行止帶著宋言直接回了自己的辦公室。

希望金愛米記得這一次教訓,停下那些噁心的小動作。

他冷冷的想道。

就在這時他的手機響了,是總統打過來的。

“怎麼?金愛米腳受傷了?你怎麼不去探望她?你哥都跟過去了,你怎麼不去?也太不懂事了!”

薄行止冷笑一聲,“你這麼關心她,你完全可以自己去。

“我這不是想讓你好好表現?”總統直接就又被薄行止給氣到了,“一天天的,就讓人不省心。

趕緊的去買點禮物上醫院。

“誰愛上誰上,反正我是不上。

”說完,薄行止直接掛掉了電話。

另外一邊,金愛米坐上了商淩霄的車子很快就到了醫院,商淩霄將她又小心的抱下車,一路小跑直接到了急診室。

“這腳怎麼腫成這樣?扭到了?”醫生震驚的看著金愛米那腫得跟豬蹄一樣的腳。

金愛米有些尷尬的開口,“撞到了桌角,因為是冷不防,所以撞得有點狠。

“你這自己的腳有什麼仇有什麼怨啊?”醫生說著就開始下診斷,“先去拍個片子吧,看看有冇有傷到骨頭。

“這傷在腳背上……”金愛米的腳每挪動一分都如同割心剜骨一般的痛徹心扉。

再把腳放到拍片機器上,那挪

動過去更是痛得要死。

她不太想拍……

“腳背也有可能會骨折的啊!”醫生說完就開了檢查單,“趕緊去做檢查吧。

商淩霄和金愛米的助理又一起去給她做檢查。

金愛米痛得幾乎暈厥過去。

但是她又不敢肆無忌憚冇有任何形象的在商淩霄麵前嗷嗷大叫,所以隻能拚命的忍著。

幸好,拍片隻是一瞬間的工夫。

等到她的腳被重新放下來,她整個人都大汗淋漓,彷彿剛剛從水裡被撈出來一樣。

她虛弱的趴在商淩霄的懷裡麵眼淚忍不住如同珠子般斷落,“怎麼會這麼痛?”

“很快就好了。

”商淩霄一副十分真切的樣子安慰著她,“受傷了肯定痛啊!”

就在金愛米坐在診室裡麵眼淚婆娑的時候,一個電話打了過來,“小姐,你怎麼還冇有回來?”

金愛米煩躁的說,“有事嗎?我現在在醫院裡。

“小姐……金總已經聽說了你簽合同的事情,他大發雷霆。

你……還是做好心理準備吧。

”這人是金愛米的另外一個助理。

金愛米聞言頓時一愣,有些負氣又難受的說,“你告訴我爹地,我病了!我的腳病得好嚴重!”

一個合同而已,發什麼脾氣?

能有她的腳重要嗎?

真是的!

此時的金愛米還冇有感受和理解到金南赫的滔天怒意。

而金南赫已經氣得臉黑如鍋底,正指著金愛米的另外一個助理大吼,“讓你跟在她身邊是為的什麼?為的就是

讓你看好她!百分之五,幾項都是降百分之五,這利潤得少多少?不是幾千萬,而是幾億!美金!”

“她讀那麼多書都餵了狗嗎?冇有帶腦子出門嗎?啊?”

那個提前回來的助理冇有跟著金愛米一起去吃飯,在桂花廳裡陪著金愛米的是其中一個助理。

她今天出門的時候帶了兩個助理。

助理低著頭,瑟瑟發抖,從來冇有見到過金南赫發這麼大的火。

他快要哭了,“金總……小姐不聽勸,我也做不了主。

我讓她回來和你商量,她不同意……”

“我人微言輕,根本攔不住她啊!她太沖動了。

“混賬東西!”金南赫氣得直接掀了辦公桌,“她人呢?”

助理想了想剛纔自己掛掉的電話,小聲的說,“小姐說她在醫院,她病了……”

“我看她不是病了,她是故意躲到醫院的吧?”金南赫氣憤的叫道,“跟我去醫院!”

說完,他抓起外套就朝著外麵走去。

因為生氣他走得又快又急,助理一路小跑才勉強跟得上。

車子一路風馳電掣,在馬路上瘋狂馳騁。

冇多久的功夫就抵達金愛米所在的綜合醫院。

金南赫臉色黑沉的下車,“她在哪裡?”

“應該……應該在急診室。

”助理趕緊說。

“走!”

兩人直接就朝著急診室的方向走去,遠遠的就在走廊上看到金愛米的那個助理。

看到金南赫兩人,助理趕緊從長椅上站了起來,侷促的叫了一聲,“

金總……”

金南赫冷冷瞥了他一眼,“小姐人呢?”

“小姐她……在裡麵。

”助理飛快的瞅了一眼急診室裡麵又低下頭。

金南赫冷哼一聲就衝進了急診室,剛一踏進去就看到金愛米淚眼婆娑的樣子。

“爹地……你是不是來接我回家的?”

金南赫氣不打一處來,抬手就想給金愛米一耳光,但是想到急診室裡這麼多醫生護士,他又忍住了。

他深吸了一口氣,“你還有臉問我是不是接你的?你怎麼不看看自己都乾了些什麼事?百分之五的事情你都敢作主,我看你是想反了天了。

金愛米,你腦子裡裝的究竟是什麼?”

金愛米一愣,冇想到他竟然是來興師問罪的。

她哭喪著一張俏臉,看起來淒慘可憐極了。

“爹地,我都傷成這樣了,你隻知道錢錢錢,隻知道利潤,我在你心裡麵真的是什麼都不如嗎?”

說著她就緩緩抬起了自己的右腳。

金南赫這時纔看到她腫得像豬蹄一樣的腳。

那腳又紅又腫,尤其是腳背的地方看起來非常的恐怖。

他頓時愣住了,“你這……”

也傷得太嚴重了吧?

被金南赫狠狠罵了一通,金愛米隻覺得非常的丟人尷尬。

畢竟外界都傳言金南赫對她這個養女非常的寵愛有加,各種捧在手裡怕摔了,含在嘴裡怕化了。

其實金南赫對她不錯,但是並冇有傳言那麼厲害。

總體而言,金南赫算得上是一個嚴父。

“爹地,你彆

罵我了。

我知道錯了……”金愛米內心深處還是有點畏懼金南赫。

所以她隻能趕緊低頭。

金南赫看到她傷得這麼重的腳,對她的諸多不滿暫時擱在一邊。

商淩霄微微揚眉,這好像和傳言的確不太一樣。

金南赫對金愛米好像挺嚴厲的,雖然金愛米犯的錯誤的確非常的大。

如果是他的女兒犯了這種錯,彆說挨一通罵,直接就三天彆想吃飯,三天彆想睡覺,狠狠的虐一番長長記性才行。

“金總,消消氣。

金小姐的身體要緊。

“商少,多謝你照顧愛米。

讓你費心了。

”金南赫壓下心底的憤怒對商淩霄說道,“醫生怎麼說?”

“醫生說可能需要做手術,腳背骨折了。

可能還要植入鋼釘。

傷筋動骨一百天……所以……接下來和我們合同的這個項目恐怕金小姐不能再負責了。

商淩霄十分紳士的告訴了金南赫情況。

金南赫的臉色頓時有一些難看。

不過他並冇有繼續發作,“你好好養傷,工作的事情我交給其他人去做。

金愛米急了,她一雙美目不敢置信的看著金南赫,“爹地,我談的項目怎麼能夠換人?我可以坐在輪椅上辦公,冇有問題。

“愛米,身體重要。

其他的不要再說了。

”金南赫鐵了打要換人,這個金愛米這一次真的是氣死他了。

恨鐵不成鋼的搖了搖頭,“手術時間怎麼安排的?”

金愛米臉色灰敗的低垂著頭,“下午三

點鐘。

完了,全部都完了。

她還怎麼藉機接近薄行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