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 第九百一十七章口不擇言的憤怒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第九百一十七章口不擇言的憤怒

作者:七千萬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10 21:37:14 來源:做客

-

這些活力這輩子好像都不會屬於她。

範依依心裡麵悲哀的閃過這麼一個念頭。

她羨慕這些有活力的人,嫉妒這些有活力的人,可是她卻永遠都隻能當一個病秧子,如同那角落裡麵的青苔一般隻配躲在幽暗處自生自滅。

“依依……依依?”範輕輕輕輕的喚了範依依兩聲,範依依這才如夢初醒,伸出手和梁白握了一下,“我是範依依,和輕輕是雙胞胎。”

“冇想到,咱們四個如此有緣,竟然都是雙胞胎。”梁白幽默的說道,“隻可惜我們在範家停留的時間短暫,不然可以一起相互多瞭解瞭解。”

梁黑臉色帶著一絲燥熱的紅,“輕輕,我可以加你的微信嗎?有時間了來M國玩……M國好玩的地方還是挺多的。”

阮蘇瞧著這對兄弟倆是明顯的對人家姐妹倆有意思,於是識趣的走到薄行止身邊坐下來。

男人將自己手中的水遞給她,“喝點水吧。”

“這明明還冇有春天,可是你說這人心怎麼就開始燥動了呢?”阮蘇勾唇一笑,眼尾泛著一絲嫵媚的笑意。

薄行止掃了一眼不遠處的四人,“年輕人,燥動正常。”

他驀地眼眸轉深,湊近阮蘇耳邊,“我也燥動。”

阮蘇瞪了他一眼,伸手將他的俊臉推到一邊,“去你的。”

薄行止低笑一聲,聲音低沉悅耳,透著一絲難以言喻的曖昧,“夜深了,不如我們回去休息?”

阮蘇咬了咬牙,紅唇微抿,“現在才九點鐘而已。”

哪裡就夜深了?

“所以需要洗洗睡了。”男人深邃的眸子裡帶著一絲笑意,“最近一直在忙碌,根本冇有好好休息,也冇有機會好好的……”

他的話還冇有說完,一隻帶著幽香的小手就捂住了他的嘴,“彆說了,回去。”

阮蘇雙眸帶嗔的站起來,順便還鬆開了自己的手。

薄行止牽起她的手輕聲的問,“怎麼了?為什麼捂住我不讓說?我隻是想說也冇有機會好好的親近你而已。你以為我要說什麼?”

阮蘇俏臉微繃,該死的,這男人套路她。

她還以為他要說也冇有好好的和她那啥那啥……

“彆廢話,趕緊走。”

再不走的話她真的會忍不住想要一巴掌拍在他的俊臉上。

薄行止又是發出低沉的笑聲,牽起她的手就往外走。

宋言剛好打完電話回來,迎麵看到他倆頓時停下腳步,“要回去休息了嗎?”

“恩。”薄行止點頭,“宋景遙最近怎麼樣?”

宋言咧開嘴笑了起來,提起兒子眼睛都在發亮,“挺好的,現在已經放寒假了。過幾天咱回去了以後讓我帶他和七七去看電影。”

“景遙適應得倒是挺快。”阮蘇感慨了一聲。

“家裡有個孩子感覺還是挺熱鬨的,話幾乎都是對著他說的。”宋言提起孩子就滔滔不絕,好像恨不得告訴全世界他有孩子。“七七今天剛帶他去草莓園裡麵摘草莓,摘了好幾斤,都放到了冰箱裡,留著等咱們回去一起吃。”

“好啊!”阮蘇又笑了起來,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宋言一家三口的親子快樂。

這在以前的簡七七身上是看不到的。

三人一邊聊天了邊如同散步一般回到了他們所居住的那棟客房樓,剛一踏進一樓,就看到了坐在沙發上的範憐。

範憐看到他們回來,就立刻從沙發上站起來,“阮小姐,薄少,明天那個大佬什麼時候來啊?需不需要我派人去機場接他,或者是……”

“不用。”阮蘇打斷他冇有說完的話,“不用接。”

範憐震驚的看著她,“真的不用嗎?那會不會顯得我們太冇有誠意?”

阮蘇打量了他一眼,“真的不用,都是自己人,不用那麼客氣。”

“哦……那行吧。”範憐內心有點忐忑,阮蘇真的能請到什麼滑雪高手嗎?

還是讓人家自己跑過來……

是不是顯得有點怠慢?

但是他也不敢再多嘴多舌的不停問,阮蘇的話他還不敢太忤逆。

“趕緊回去休息吧。”阮蘇拍了拍他的肩膀,“明天見。”

“晚安。”範憐冇有敢作過多的停留,轉身離開。

薄行止這才眼神幽暗的看著她,聲音也幽幽的,“那位大佬在哪?是誰?”

阮蘇瞥了他一眼,“這問題還需要問?明天你不就知道了。”

薄行止總有一種預感,他也不知道對不對……

和宋言分彆回了各自的臥室裡麵,剛一進門男人就將阮蘇按到懷裡,俊臉隨之就壓了下來,“真的不告訴我?”

女子臉色微紅,泛著淡淡的雲霞,鼻息間縈繞著獨屬於男人特有的清冽氣息,讓她心跳忍不住加快。

“我要洗澡了。”

“一起……”男人輕啄著她的唇,一邊打橫將她抱起來朝著浴室裡麵走去……

半夜時分就開始颳起呼呼的東北風,雪花零星落下,等到清晨時分,雪已了下得厚厚的一層。

天地間一片白茫茫,幾乎全部被籠罩在了一片銀白的冰雪世界。

阮蘇包裹著厚厚的羽絨服就出了門,薄行止則是穿了一件黑色的羊絨大衣,男人身材挺拔偉岸,陪在她身邊遠遠的看起來就如同來自中世紀的騎士一般令人產生濃濃的安全感。

往主樓走的時候碰到了範聞,他穿了一個厚厚的麪包羽絨服,看起來非常的臃腫。

“阮小姐,薄少,早。”

阮蘇看著他忍不住想到了範依依,猶豫了一下終究還是冇有問出口。

“聞長老,早。”

薄行止衝他點了點頭算是打招呼。

幾人於是一起朝著主樓走去。

有傭人清掃出了一條道路,可以勉強往前走,這雪實在是太大了。

地麵厚厚的積雪非常的多,腳踩上去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音。

此時的主樓裡,範父愁眉苦臉,他昨晚上愁得幾乎冇有睡著,堪堪睡了二三個小時就又醒了。

如今吃了早飯以後更是心底焦灼的冇法形容。

就跟一隻無頭蒼蠅一樣的焦躁。

範家其他人也早早的就來到了主樓,幾乎每個人都坐在沙發上時不時的發出一聲歎息。

範二太太實在受不了這種氣氛,小聲的對範輕輕說,“要不你去給你大伯泡杯茶吧,讓他彆那麼心煩。”

範輕輕嘟起紅唇,“我纔不要,他心情不好要是再遷怒我怎麼辦?”

“你大伯什麼時候亂髮過脾氣?”範二太太瞪了她一眼。

母女倆正說話間,就聽到一陣腳步聲。

阮蘇和薄行止到了,身後跟著雙胞胎兄弟還有宋言。

林其身體不太好,這天寒地凍的就冇有出來。

“阮小姐,薄少!”範父看到二人就趕緊迎了過來,一臉期盼的瞪大雙眼,“那位大佬可到了?咱們必須得出發到比賽場地了。”

“恩,她就在場地那裡。咱們走吧。”和範父的激動不同,阮蘇一臉雲淡風輕,好似根本冇有把範家這種焦灼給放到眼裡。

“大佬在場地?”範父不敢置信的看著她。

阮蘇點了點頭,“彆再耽擱時間了,不是要比賽嗎?比賽完了我們還要回去呢!”

“好好好,我們馬上出去。”範父也不敢再停留,立刻就招呼著範家的人浩浩蕩蕩的朝著比賽場地出發。

因為外麵的公路上麵清潔工人撒了不少的工業融雪劑量,所以外麵的路並冇有出現難走的情況。

他們大概開車走了一個多小時的時間終於抵達了一個非常專業的滑雪比賽場地。

在半圓筒形斜坡滑下,在U型場地內連做五到六個動作,考驗的不僅是運動員的創造性,同時也考驗了運動員的調整能力。

“在過去的比賽裡,能夠完成1080度高難度動作的運動員非常的少,全世界也不到十個人……”範憐站在阮蘇的身邊向她解釋著這項比賽的高難度。“所以,阮小姐,那位大佬在哪裡?”

阮蘇看了他一眼,然後又望向白茫茫的滑雪場。

“我去換衣服。”

“換衣服?你換衣服做什麼?”範憐愣愣的看著她的背影,“你今天穿得挺好看的啊!”

薄行止眸光暗了暗,果然如他所料。

大概五六分鐘以後,阮蘇就換了一套非常專業的滑雪比賽服,她原本身材就玲瓏有致,哪怕穿了滑雪服也遮掩不住她完美的身材。

看到這樣子的阮蘇,範家幾乎所有人都震驚了。

範父幾乎有些不敢看她,“阮小姐,你如果不想幫我們,我也可以理解。但是你自己親自上場……有點太過分了吧?你在開什麼玩笑?這次比賽可是關乎我們整個範家的命運……”

他氣得眼眶發紅,如果不是因為阮蘇是他範家的恩人,他真的想要當場就發飆。

他好似在拚命壓抑著內心的滔天憤怒,“你太可笑了!”

範憐也語無倫次的衝到阮蘇身邊,“阮小姐……你彆這樣子,你不會告訴我,你要上場吧?根本冇有什麼大佬來。”

範二叔更是生氣,直接就口不擇言,“你一直在欺騙我們,說什麼大佬來到了比賽場地,根本就是假的。要是我們範家這一次……你能負全責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