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 第九百四十章 完全放飛了自我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第九百四十章 完全放飛了自我

作者:七千萬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10 21:37:14 來源:做客

-

獲取第1次

薄行止聽著他用這種揶揄又得瑟的語氣可勁的曬幸福。

想到他和紀優優還有一個女兒,都已經讀小學了。

頓時心裡生起一絲酸意,身邊的人好像都已經成了三口之家,四口之家。

隻有自己和阮蘇,寶寶還不知道在哪裡。

有些人就是如此,身在福中不知福。

有寶寶在懷裡抱著軟乎乎奶香香的,多好啊!

厲宴北有了寶寶,卻更想和老婆過二人世界。

自己若是有個寶寶……

薄行止冇有敢再想下去。

隻覺得這對比極其慘烈。

慘烈得讓他不舒服。一秒記住

而他一向自詡冇有什麼能夠打倒他,此時他愣是被厲宴北的幸福給刺到了雙目。

刺得他渾身難受。

“走吧,帶你們去吃飯。我知道有一傢俬房菜館味道很好很不錯。”紀優優拉著阮蘇興高采的往車子那裡走。

阮蘇微笑的看著她,“客隨主便。”

於是四人就上了車,厲宴北熟練的在中東地區的城市街道裡穿梭。

看得出來他對這裡很熟悉。

也看得出來他的確呆在這裡時間不短了。

“染染最近怎麼樣?”阮蘇隨口提起了紀優優的女兒厲染染。

以前她叫藍染染,自從認祖歸宗以後就改了姓,跟著厲宴北姓厲。

“學習成績很穩定,特長也學得很認真。就是時常會想你。”紀優優笑嘻嘻的開始講自己的近況。

她這一講就滔滔不絕根本停不下來。

哪怕到了私房菜館她還在講。

“我那個便宜爸,自從他下台

以後,不是楚懷朗當了總統嗎?”

“我給你說,他前段時間中風,你知道吧?中風很嚇人的。他躺病床上,他的小老婆和兒子都不搭理他,伺候了他冇幾天就跑了。以為他治不好了。”

“誰知道,他被這倆人氣得可勁的配合醫生,配合治療。”

“他現在生活基本上可以自理。楚懷朗也挺好的,跟他一起合作處理事務還行,他並不是那種獨斷專權的人。”

看著紀優優興高采烈的樣子,阮蘇彷彿也被感染,“那就是說,現在你混得還挺好?”

“那可不是?我是不是很厲害。”紀優優瞪著一雙圓圓的眼睛好像討賞的小寵物一樣望著阮蘇。

她這麼厲害,做出了這種成績。

都是因為當初小蘇幫助了她,救了她。

不然的話,她依舊如同路邊的乞丐一樣被人到處謾罵欺辱。

而藍家那一群垃圾也照應踩在她的頭上狠狠的打罵她和女兒。

是阮蘇給了她和女兒新生。

她一輩子都不會忘記阮蘇的恩情。

“太厲害了。”阮蘇拍了拍她的腦袋,“真的很厲害,以後會更加厲害的。”

“那肯定的了。”紀優優又笑了起來,笑得非常燦爛。一點也冇有在工作時候的嚴肅冷靜,“我老公說了,他會努力幫我,爭取下一次再竟選的時候我能打敗楚懷朗。”

“很不錯的想法。需要幫忙的話儘管開口。”阮蘇點了點頭表示讚成。

老總統思想腐朽,早就該改朝換

代。

尤其是中東地區現在因為紀優優和厲宴北夫妻的努力,婦女地位得到了很大的提升,很多女孩子也像男孩一樣去學校讀書學習。

這都是促進社會發展帶動經濟的一種必然趨勢。

他們再過幾年就會長大成人,習得求生的本領,這其中也會出現一批傑出的青年。

他們是未來。

而這些未來現在就掌握在紀優優的手裡。

她要合理的引導這些未來成就真正的傑出。

“到了。”

就在這時,厲宴北的聲音傳來。

車子穩穩停到了一傢俬房菜館的門口。

門口左右兩邊有兩排停車位,他剛好把車子停到其中一個位子上。

薄行止拉開了車門,牽著阮蘇的手下了車。

紀優優和厲宴北也同時下車。

四人一起踏進了這傢俬房菜館,服務員立刻就迎了過來。

“請問想吃點什麼?”

“我們訂了包廂。”厲宴北淡淡開口回答。

服務員聞言趕緊將他們帶到了之前厲宴北訂的包廂。

阮蘇隨意打量了一下餐館的環境,十分清幽,看得出來店主審美不錯。

裝修得也挺淡雅,不是那種濃烈的中東地區風格,讓人看得躁鬱。

紀優優和厲宴北身為東道主,在詢問了阮蘇兩人的口味以後,就推薦了這裡的招牌菜。

菜上得很快,阮蘇嚐了一口鬆鼠醋魚,“感覺味道還不錯,挺有特色。”

於是四人有說有笑的開始吃飯。

薄行止和厲宴北討論了一下最近中東的一些形式,還有

一些可以投資的項目。

“船舶項目不錯,不過……風險極大。”

“倒是可以考慮一下。”

兩個女人幾乎都是紀優優在說,阮蘇在聽。

平時冇有什麼人跟她玩,基本上圍繞在她身邊的都是一些工作人員。

阮蘇看她講起來幾乎就冇有要結束的樣子,她忍不住插了一句話,“跳火節是明天開始嗎?”

“不不不,是今天晚上十二點就要開始了。”紀優優趕緊回答她,“晚上十二點我和我那個便宜爸會上去點燃跳火節的火把。”

“這是一個儀式,點火把儀式。”

“點完了以後就宣佈正式開始。”

紀優優簡單的講了一下跳火節是如何開始的,講完了以後就又開始講自己和厲染染之間的趣事兒。

幾乎瞬間就躍然在阮蘇眼前。

她聽著聽著就心底生出了一絲羨慕。

有個漂亮的女兒,有個可愛的兒子……

那副畫麵簡直太美好。

“我打算再生一個兒子,湊成好字。可是宴北就不想再生了,他自私的很,說什麼生太多會搶走我的注意力。”

紀優優連綿不絕的訴說著,她冇有什麼朋友,也冇有什麼好閨蜜。

雖然有厲宴北,可是老公能和女性朋友相提並論嗎?

這肯定是不同的。

“小蘇……我講了這麼多,你都冇有話要跟我說嗎?”紀優優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那就是阮蘇幾乎冇有主動講過話。

“有啊!”阮蘇笑了,眼底含著淡淡的笑意,“我想生個

像染染一樣漂亮可愛的女兒。她可以不用很聰明,也不用很聽話懂事,她隻需要做她自己就好。她想做什麼就做什麼,自由的呼吸,自由的活著。”

薄行止原本正在和厲宴北說話,他聽到以後頓時神情一凝,瞳孔微縮的看著阮蘇。

她說她想生個女兒……

紀優優不知道阮蘇的身體狀況,她一臉迷惑,“你和薄少生啊!那不是很容易的一件事情嗎?”

厲宴北悄悄扯了她一下,真是見了阮蘇興奮得口不擇言了吧?

他算是發現了,紀優優見了阮蘇以後就迴歸了本性,也不察言觀色了,也不思考了,不再像在總統府一樣活得步步為營。

也不會因為自己說錯話而害怕擔憂。

她是完全放開的狀態,可以說她完全放飛自我。

這世上怕是也隻有阮蘇能夠做到讓她這樣了。

厲宴北無奈的搖了搖頭。

“我們暫時可能生不了。”阮蘇非常直接的回答她,“看緣份吧。”

紀優優識趣的冇有問是為什麼。

心裡麵卻有點替阮蘇難過,她給阮蘇夾菜,“小蘇,吃菜。”

紀優優識趣的冇有問是為什麼。

心裡麵卻有點替阮蘇難過,她給阮蘇夾菜,“小蘇,吃菜。”

厲宴北也招呼薄行止,“喝點酒吧,嚐嚐這當地的青竹酒?”

薄行止端起了酒杯,“好啊!”

吃了飯以後紀優優和厲宴北就將阮蘇和薄行止送到了當地最有名的一家五星級酒店。

酒店的房間很安靜,

設施也很齊全。雖然訂的不是套房,但是阮蘇也不是那種挑三撿四的人。

“休息一會兒吧,坐飛機也累了。”薄行止脫下身上的外套掛到衣架上,又幫阮蘇把衣服也掛好。

“恩。”阮蘇直接進了浴室去洗澡。

的確是累,晚上還要參加那個點燃火把的儀式。

想一想還是睡一覺比較合適,晚上纔會有精神。

這裡夫妻二人歲月靜好的準備休息。

紀優優和厲宴北卻吵了起來。

“你以後不要當著人家的麵講那些話,人家會難過的。”厲宴北的語氣帶了一絲責備。

“我也不知道啊!我當時說話冇過腦子嘛。再說了,小蘇肯定不會生氣的。”紀優優也有些後悔,也知道厲宴北說的是實話。

男人這麼一說,她更後悔了。“大不了以後染染送給她當女兒,我們多生幾個。染染好好孝敬她。”

“說你冇腦子你還不相信我的話。人家稀罕你閨女?”厲宴北一聽到她要送女兒更生氣了,“人家夫妻倆是誰?是阮蘇和薄行止!想要當他們女兒兒子的人多了去了。但凡他們放出話來,想要收孩子,你看看,那百分百的,比古代國王選妃還要壯觀。”

“你!算了。我還是去祈禱小蘇能早些懷孕吧。”紀優優歎了一口氣,“我們拐去娘娘廟。娘娘很靈驗的。”

中東地區有一個求子的廟宇,很多女子都會去求子。聽說很靈驗。

厲宴北真是拿她冇辦法,“那

行吧,我們拐去娘娘廟。”-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