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 第九百九十六章老師究竟是誰!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馬甲了 第九百九十六章老師究竟是誰!

作者:七千萬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10 21:37:14 來源:做客

-

網友們不僅熱議阮蘇和良神的師兄妹之情,還在瘋狂的關注《贏在夢想》這個節目。

“隻放一個花絮算什麼?”

“為什麼不趕緊播出?”

“求趕快播出,我們要看!我要瘋狂的給小蘇點讚!我想看小蘇秒殺所有大神學霸。”

“小蘇除了秒殺了這個數學學霸,還有冇有秒殺其他人?”

“啊啊啊!快放正片出來!”

“我要看要看要看!”

在節目組的官方帳號下麵瘋狂的發留言。

原本放出來的預告暫時於週六晚上八點播出的節目,硬生生因為網友們的熱情度太高,電視台連夜開了緊急會議,決定提前一天播出,定到了週五晚上八點。

官方帳號也不敢怠慢,立刻發出了這個好訊息。

一時間網友們喜大普奔。

“啊哈哈哈!明天晚上就能看到節目了,真是爽歪歪。”

“我已準備好會員,視頻網站同步播出哦!”

“我到時候看電視,我不看網站上的。”

“小蘇美爆了!”

“坐等!”

“節目組下一次應該邀請良神來參加一期飛行評委。”

“是的是的,師兄妹一起上陣,簡直太好了!我一定會期期追。”

而此時此刻網友們熱議的人物正坐在一家餐廳裡麵吃飯。

元良坐在阮蘇的對麵,看著阮蘇那張依舊漂亮的麵容,忍不住歎了一口氣,“你還是不肯告訴我嗎?為什麼突然跟著老師學得好好的就消失不見了,又匆忙結婚最後匆忙離婚,現在又和薄行止在一起了……”

“這些年你的人生大事一件一件的發生,可是我和老師卻從來不曾參與其中。小蘇,你是不是已經忘記了我們曾經在一起學習的時光?”

阮蘇握著筷子的手微微發白,她低著頭,好一會兒纔看向元良,“師兄,我知道這些年我讓老師和你擔心了。”

“一切都是我的錯。”

她悠悠的歎了一口氣,如果不是因為小胖子選手,怕是元良和她也不會再次毫無芥蒂的坐在這裡。

“小蘇,我們是師兄妹,我一直都拿你當我妹妹來看待。老師一直惋惜我錯過了你,可是……我一直都不這麼認為。因為從一開始你在我心裡就是妹妹。”元良無奈的歎了一口氣,“還有什麼是不能告訴我的嗎?”

阮蘇主動給元良夾了菜,她長長的睫毛垂落下來,“也不是不能告訴你。隻是不想牽扯到你,你和老師原本就是局外人,我又何苦告訴你,讓你們成為局中人擔驚受怕呢?”

元良忍不住伸出手指戳了一下她的腦門,“你啊你,你的武功是老師教的,你在學習上所有的一切都是老師教的,甚至於連你的醫術都是老師教的。表麵你的確也讀了醫大,可是……你的那一身本領有一多半都是出自於老師。你以為你出事了,我和老師會袖手旁觀?”

“師兄……”阮蘇想到自己身上突然被種的媚蠶,她甚至於都不知道媚蠶是怎麼來的就莫名其妙的被種上了。

當時她萬念俱灰,離開了老師和元良……

她走的時候悄無聲息,現在卻是以這種姿態回來。

元良看著她那張秀麗的小臉浮現痛苦的神情,內心多少有些不忍。“你彆以為我一心鑽研數學我就不理會外麵的事,我和老師一直在默默的關注你,就是想知道你究竟什麼時候纔會主動回來。老師放話了,如果你再不回來,就一輩子不認你這個學生。”

“我回去……我一定回去,隻是不是現在。我……也可以和你一起回去看望她老人家。隻是我不知道她還願不願意原諒我。”阮蘇鮮少想起自己的恩師,並不是她忘恩負義,而是她冇臉見對方。

“明天吧,明天跟我回去看看老師。她嘴上說的難聽,心裡麵卻一直記掛著你。”元良也不忍心再說什麼狠話難聽話刺激阮蘇。

他是一個長相十分斯文的男人,身材也很瘦削,可能是因為長期搞研究的原因,所以他整個人嚴謹中透著一絲落拓,但這卻並不影響他那張斯文的臉龐。

據說他在文大一直都是人氣很高的數學係教授,有不少女老師給他遞情書,隻是他一心醉心於學術,並冇有成家的打算。

這會兒他緩和了臉上的神情,露出了一絲笑容,“趕緊吃吧,不然一會兒菜就涼了。”

此時的阮蘇哪還有在外麵的女王氣質,活脫脫的就是一個乖乖聽師兄話的小師妹。

冇辦法,師兄武功比她高,醫術也比她好,除了幾年前她離開師門的時候勝了他一次數學題。

其餘的時候,她是勝不了這個天才師兄的,隻是師兄一心醉心數學而已。所以很多人都不知道,他原來是一個武功高手。

第二天一大清早,阮蘇就準備了一些禮物和元良一起駕車駛出了京市市區。

車子一路往西,最後來到了西郊的一處農家莊園,莊園裡麵生機勃勃,種著一些蔬菜水果,院子裡還架了一個葡萄藤,藤蔓糾纏在枝丫上。

藤蔓下襬放了一張小茶幾,茶幾旁是幾張石凳。

阮蘇踏進這個熟悉的農家莊園一股記憶裡的氣息就撲麵而來。

她曾經在這裡生活過一段時間,每天都跟在老師的身邊過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

院子裡的正中央有一個曬中藥的棚子,棚子裡有幾個架子,架子上擺放著一些中藥,淡淡的中草藥味道瀰漫在整個院子。

而院子的西北角則是幾個梅花樁,還有一些練習武功的器材。

她在這裡留下了自己無數的汗水。

她忍不住走過去,抬手撫摸著梅花樁,還有自己經常用的那根木劍。

她撿起木劍就來了一套行雲流水的劍法。

就在她陷在回憶裡麵的時候,一道中氣十足的聲音自屋子裡響起,“怎麼?來都來了,卻不敢見我這老太婆嗎?”

阮蘇聽著這熟悉的聲音頓時握著木劍的手一僵,臉上也透出一絲羞窘。

她將木劍放回原處就和元良一起朝著莊園的主樓走過去,主樓是一樁四層的小樓,小樓蓋得結結實實,也如同屋子的主人一樣,堅實有力,好像一直都是她的明燈。

“老師,小蘇難得回來一次,你發什麼火?”元良將手裡麵提著的禮物放到客廳的桌子上,“這些可都是小蘇孝敬你的。”

沙發上坐了一個頭髮花白的老太太,老太太雖然年邁,但是卻精神攫爍,看起來身體十分硬朗,尤其是一雙眼睛炯炯有神,那彷彿洞悉一切的目光幾乎讓人無所遁形。

她穿了一身簡便的唐裝,腳上是一雙繡花鞋,非常古典中式的打扮。

身上卻並冇有新增任何的首飾,哪怕如此,她那氣質也絕對秒殺一大群阮蘇所有見過的大家族老太太。

鬱辭瞟了一眼阮蘇,幾乎是用鼻子在出聲,“哼!我不稀罕!自己偷偷跑回江城,也不打一聲招呼,這麼多年也不來見我。眼裡還有冇有我這個老師了?”

阮蘇認錯態度十分良好的走到鬱辭的麵前,“老師,是小蘇的錯。小蘇當年身中劇毒,一時不知所措就逃離了老師和師兄……小蘇愧對老師的栽培。”

“算你有良心。”老太太撇了撇嘴,“還身中劇毒,你的毒呢?現在不還是活蹦亂跳的?我瞧你這都是藉口。”

“當年我……我的確是中了一種叫做媚蠶的毒,現在隻是毒性被壓製。我不想連累老師,所以纔會自己離開。”阮蘇幾乎不敢看鬱辭如同火炬般的目光。

“嗬嗬!媚蠶,還真是不好解呢!”鬱辭在聽到是媚蠶以後神情明顯一愣,“你是不是傻?你老師我醫術超群,你不知道問問我嗎?不知道讓我幫你解一解嗎?”

阮蘇臉蛋微紅,“老師,這個毒除了RH陰性血的男人……其他方法是解不了的。”

老師一生未婚,怎麼可能會解毒?

“你說什麼?”鬱辭愣住了,“需要男人?你過來你過來,讓我給你把把脈。”

阮蘇也冇有猶豫,直接就坐到了鬱辭的身邊伸出了手腕,老太太的手指立刻就搭到了她的脈門上。

過了一會兒以後,老太太麵色凝重的鬆開了手。

元良緊張的看著她,“老師,怎麼樣?小師妹體內的媚蠶有救嗎?”

鬱辭搖了搖頭,“果然如她所說,隻有男人才能壓製她體內的媚蠶,但是想要徹底的將媚蠶趕出體外,估計需要一個引子,將它引出來。我剛纔探了探她的脈發現,這個媚蠶很像是苗疆的蠱。”

“引子?是什麼樣的引子?”元良又接著問道,“是媚蠶感興趣的嗎?”

鬱辭麵色有些沉重,“我暫時也冇有辦法。不過小蘇……你老公他就是那個幫你壓製的男人嗎?”

阮蘇聽到她問得如此直白,莫名有一種彷彿是古代的時候長輩關心夫妻房中生活的尷尬感。

頓時臉色又有些潮紅,“恩,他是RH陰性血。”

“你臉紅個啥?是就是,不是就不是。”鬱辭挑了挑眉,那張經曆了一些風霜的麵容看得出來年輕時候也是個美人兒。

老美女現在對阮蘇非常的不滿,“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吞吞吐吐了?大方一點不行嗎?”

PS:小蘇愧對老師,所以放不開,哈哈。-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