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顧明舒風墨白 > 第2章 那一襲白衣的人,是誰?

-顧明舒聞言,走到祖父麵前。

深深拜下,語氣格外堅定:“祖父,請您放心。”

“好孩子。”

燭火搖曳,映著祖父瘦削老邁的身影輕輕晃動。

緊接著,寫有“奠“字的白紙被遞到顧明舒手中。

“明舒,祖父把這個家正式交給你,答應祖父,儘你所能護住她們,帶領她們好好在亂世活著。”

再接著,老人顫巍巍地打開機關鎖,取出先帝賞賜的丹書鐵券,鄭重地交到顧明舒手中。

“你儘管放開手腳,做顧家的掌執人,把他們當作你麾下的兵,讓每一個人擺在你所想要的位置。”

“如若有朝一日,你已經守不住顧家時,不要強求自己,隻要保住傳義,保住顧家最年幼的孩子。”

這番話,像是在做最後的叮嚀。

祖父也知曉這是一條很可能冇有歸途的路,但還是不得不踏上。

而她,作為顧家的嫡長女,她定會在祖父去宮裡後,替祖父,也是替自己,甚至是死去的父兄叔伯,為他們所有人,護住整個顧家。

顧明舒膝行後退幾步,認真地給祖父磕了三個響頭。

神情悲慟,卻格外嚴肅地保證:

“祖父放心,孫女會處理好一切等您回來。”

“等您回來,我們一起把父叔兄長的生平軼事寫滿墓碑,供顧家後世百代子孫敬仰。”

“等您回來,我們一起扛著顧家滿門的靈位,繼續抵禦外敵,衛我東陵江山。”

“等您回來,我們一起告訴傳義,他長大後,也要守護這片錦繡山河,守護顧家滿門為之奉獻犧牲的土地。”

……

梆!梆!梆!梆!

“天乾物燥,小心火燭。”

四更的梆子聲響起。

老人再也冇有開口,他該準備去上朝了。

顧明舒放下手中的信與丹書鐵券,從屏風上取下朝服,輕輕給祖父披上。

忽然。

一陣血腥味撲鼻而來。

味道在漆黑的夜裡如此濃烈。

祖父自有暗衛護佑,有血腥味而冇有任何預警。

隻能說明,血是暗衛的。

而他們,都死了。

顧明舒將先帝禦賜的丹書鐵券鎖回機關盒中,複又抽出牆上的劍,警惕地站在祖父身邊。

老人怒笑一聲:“秦豐業那個賊子,恐怕也接到了顧家男兒戰死的訊息,所以派人來奪丹書鐵券,想斷我顧家唯一的生路!蒼天無眼,讓這等奸佞橫行!“

“明舒,快……“

“躲”字尚未吐出,一道寒芒乍現,顧明舒手中的劍已如遊龍探出。

她手腕急轉,數個劍花瞬間挽起。

等她的身影如勁風掠至窗前時,書房裡已橫七豎八倒了一地屍體。

她轉身,反手一刺,窗欞的明紙上綻出熾豔鮮紅的星星點點。

勁風揚起墨發飛舞,漏進屋裡的瑩素流光照亮她無限清透的寒眸。

老人的震驚溢於言表:“明舒,你……所以大軍出征前夕,你纔會堅持要隨軍出征麼?”

他並不知自己的孫女竟有如此高強的武藝。

顧明舒她出生時母親難產而死,她因早產而體弱多病,被送去道觀養於觀主膝下。

為了擁有與常人一樣的強健體魄,她自小習武。

因顧家詩禮傳家,她回來後深居簡出,隻做合格的世家千金。

所以,大家都不清楚她的身手。

送彆父叔兄長的當晚,顧明舒曾主動請戰,隨父兄出征。

可那時,顧家的男人眾口一詞,認為隻要他們顧家的男人還有一口氣,就該護住這個家的女人不沾風雨。

他們就算流血犧牲,也不願意讓家裡的女人上戰場。

這些男人中,就包括顧明舒的祖父。

此時顧惟墉忍不住在想,如果當初冇有固執己見,應允孫女披甲遠赴沙場。

也許,還能回來幾個。

能回來幾個的吧?

“老爺,大姑娘,發生什麼了?”

祖父的長隨青柏聽到動靜,從隔壁廂房趕來,看到滿地的屍體震驚不已。

“傳義!”

顧明舒眼眸驟然凝聚,她把祖父交給青柏,提劍匆匆趕往小侄傳義的住所。

傳義是大哥的兒子,尚且不足四歲。

也是顧家此時唯一的一根苗子。

如果丹書鐵券冇了,顧家失去的是先帝的庇佑。

但要是傳義冇了,祖父一定挺不過去。

而想毀掉顧家的人,也一定會把傳義、如今顧家唯一的傳人,作為目標。

顧明舒握緊手中的劍,像一隻發狠的豹子,以最迅捷的速度狂奔,卻,止步院子。

原來,院子裡站著一個人

清輝灑下,涼涼如水。

月光之下,那人——

一襲白衣,不染纖塵。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