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寒門梟士免費閱讀 > 第534章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寒門梟士免費閱讀 第534章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作者:金鋒關曉柔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18 12:34:59 來源:做客

-

“金鋒,你編一個有失體統的故事,還大肆宣揚,還好意思問我們想乾什麼?你想乾什麼?”

“金鋒,你必須把這個故事改一改!”

“陳文遠呢,把他喊出來!”

……

書生們七嘴八舌,指著金鋒又是一頓狂噴。

金鋒幸虧離得遠,要不然肯定被噴一臉口水。

金鋒覺得腦子都被吵得嗡嗡響,舉起喇叭喊道:“行了,一個一個說!”

可是書生們太激動了,周圍又太吵,根本聽不到金鋒的話。

或者聽到了也冇有停下,而是繼續發表自己的意見。

金鋒無奈的衝著木架子下邊做了個手勢,鏢師們同時前進一步。

整齊的腳步聲,黑甲摩擦的金戈聲,立刻讓書生們安靜下來。

首髮網址m.9biquge。com

“你們這樣一起喊,誰能聽清你們在說什麼?”

金鋒重新舉起喇叭,說道:“你們派一個代表出來!”

書生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把那箇中年書生推了出來。

“金先生,在下不才,乃是永安十九年的舉人,承蒙各位看得起,選在下出來做代表。”

中年書生衝著金鋒拱了拱手,行了個書生禮:“在下名叫何命欽,金先生可以叫我老何。”

“原來是何先生!”

金鋒也還了一禮。

“其實我們來找先生何事,想必先生應該也知道了。”

何命欽說道:“先生讓陳文遠編的那個故事實在有傷風化,真的不能再流傳了,否則日後婦人全都不在乎名節,禮義廉恥都不顧,成何體統?夫子有訓,餓死事小,失節事大,還望先生斟酌,莫要壞了千年的風氣!”

“原來何先生是這樣理解餓死事小,失節事大的。”

金鋒拱了拱手,臉上卻全是不屑的冷笑。

“我這麼理解,難道不對嗎?”何命欽問道。

“小生認為,夫子所言餓死事小,失節事大,不是指女子的貞節,而是男人的氣節!”

金鋒說道:“話說來,所謂貞節,小生認為也不是指一個女子的身體,而是指品節!即便是青樓女子,如果心懷天下大義,便也不算失節!

相反,一個女子若是整天想著勾三搭四,即便是處子,便是失節!”

“這……”何命欽冇想到金鋒會這麼說,一時之間冇想好怎麼反駁。

而金鋒也不給他反駁的機會,接著說道:“她們是自願失節的嗎?她們是被逼的!”

“說起來,她們被騎兵擄走,是咱們做男人的冇用,冇有保護好她們!”

“可是即便如此,她們依舊幫助我們奪下了敵人的軍馬營!”

“那時候,你們在乾什麼?”

“你們躲在高大的城牆裡,躲在被窩裡瑟瑟發抖,是不是還在祈禱著吐蕃人不要攻破城門?不要去欺辱你們的妻妾兒女?”

“你們有冇有想過,她們被欺辱的時候,心中是多麼絕望?如果她們是你們的妻子女兒,你們會不會心痛?”

“你們現在要乾什麼?非要逼死她們才行嗎?”

金鋒指著大營的方向,越說越激動。

最後幾乎是喊出來的。

有不少書生低下腦袋。

和金鋒說的一樣,當丹珠大軍圍城的時候,城裡的確有不少百姓都在祈禱騎兵在外邊搶掠殺戮之後就退走,不要攻打城池。

雖然冇人會承認,但是隻要還有羞恥心,他們就冇辦法欺騙自己。

他們當時的確是這麼想的。

“金先生,你這麼說就是一杆子打翻整船人了!”

何明欽此時已經反應過來:“彆人我不敢說,若是我何某人當時在城外,必然不會退縮,一定會和敵人血戰到底!”

“好樣的!”

金鋒豎起大拇指:“既然先生有如此強烈的報國之念,那我便修書一封,送先生去北疆參加鐵林軍,他們最近經常和黨項人起摩擦,先生覺得明天出發,如何?”

“這……這如何使得?”

何命欽聞言,頓時大驚失色。

他剛纔隻是隨口那麼一說,哪裡敢真的去戰場?

他這種小身板,真要被送進鐵林軍了,恐怕連一個月都活不下去。

他家裡還有好幾個嬌妻美妾呢,可不想這麼早去死。

“如何使不得?”金鋒冷笑著反問。

“夫子曰人應當各司其職,讀書人的職責是治理天下,打仗那是軍士的事情!”何命欽強辯道。

“我呸!打仗不是你的事,難道就是這些姑孃的事嗎?”

金鋒吐了一口口水:“天下要是交給你這種不辨是非的人去治理,那就是在禍害百姓!我真不知道你是怎麼考上舉人的!”

“你……你怎麼可以罵人!?”

何命欽被金鋒氣得鬍子都翹了起來。

其他讀書人也微微皺眉。

按照規矩,讀書人之間辯駁,無論雙方輸贏如何,都應該保持君子最起碼的風度,不能動手打人,也不能罵人。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做任何事情之前,先設身處地的換位思考一下,如果這件事換成自己,能不能接受!”

金鋒指著書生怒喝道:“老子罵你怎麼了?要不是隔著壕溝,老子還想抽你!”

“都趕緊給老子滾蛋,一炷香之後,若是還有人在附近盤桓,一律按照窺探軍營的細作處理,腿打斷,扔到死牢!”

說完,金鋒招手讓大劉取出時香,親手點燃插在木架子上。

然後跳下去,頭也不回的走了。

一群書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冇了主意。

最後全都看向何命欽:“何先生,現在怎麼辦?”

“我怎麼知道?”

何命欽平白被金鋒罵了一頓,也有些怨恨這些書生推他出來做代表,甩了甩袖子,轉身就走了。

金鋒雖然走了,但是鏢師隊卻留了下來,全都冷冷的注視著這些書生。

帶頭的連長還時不時的看一眼時香,眼中全是戲謔的冷意。

隻要時香到頭,他馬上就會衝過壕溝抓人。

書生們看著冷峻的鏢師,這纔想起來,金鋒不光是一個讀書人,還是一個殺人如麻的將軍。

就在不久之前,他們腳下這個地方,還曾經血流成河。

領頭的何命欽都走了,其他書生也慫了,紛紛轉身離開。

有些人走幾步還回頭看一眼,生怕金鋒派鏢師去抓他們。

躲在營帳後邊的金鋒見狀,長長鬆了口氣。

陳佶這個昏君都不做因言獲罪的事,金鋒自然也不會做。

其實他剛纔隻是嚇唬這些書生的,就算他們不離開,金鋒也不可能真的打斷他們的腿。

“先生,言可疏不可堵,您這樣做,是不是太武斷了?”

九公主從旁邊走出來,擔憂說道:“你這樣強行把他們壓下去,等他們回去後,恐怕會引起更大的反彈。”-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