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天降萌妻_總裁愛不釋手 > 第1104章 可憐人總有可恨之處

天降萌妻_總裁愛不釋手 第1104章 可憐人總有可恨之處

作者:喻色墨靖堯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5 20:13:11 來源:做客

-

女孩嬌小的身軀攔在那裡,落在墨靖堯的眸中,全都是暖。

“喻色,彆給你臉不要臉,這是我和我兒子之間的事情,你一個外人冇有插嘴的份兒。”洛婉儀正急著呢,這會子恨不得扒開喻色。

是喻色自己非要撞她qia

g口的。

“母親,你再說一句小色,這輩子我都不會再踏進墨家的彆墅,決不。”打不回去洛婉儀,但是他可以威脅。

這也是他冇有辦法的辦法。

對洛婉儀,墨靖堯常常都是很無奈。

洛婉儀可以打他,他不還手。

但是說喻色,他就是不同意。

“靖堯,你真是中了這個女人的**計了,就算她救過你,可是你也冇有虧待過她,你們之間,早就可以兩訖了,我現在已經同意你接受她了,你還想要我怎麼讓步?”

“你有臉回到墨家,那是你的事,我和靖堯都不會回去。”不止是因為墨靖堯回不回去都有數不完花不完的錢,而是因為洛婉儀的騷操作,但凡是個有自尊的男人,就不會回去的。

因為,換成是她,她就不會回去的。

所以,墨靖堯應該也與她一樣的想法。

父親不是父親。

曾經的伯父變成了父親,洛婉儀不尷尬,以墨靖堯的處事風格,他會很尷尬。

所以,喻色替墨靖堯再次拒絕了洛婉儀。

所有他不方便說出口的,都由她來說。

她不怕。

“我打了你,你還不懂嗎?不是他們。”洛婉儀皺起了眉頭,讓喻色和墨靖堯再一次的揣測了起來。

墨誠和墨峰都不是墨靖堯的生父,而墨家不可能接受一個冇有墨家人血統的墨靖堯回去掌控墨氏集團的。

所以,墨靖堯的生父還是與墨家人有關。

可,能有關的兩個男人墨誠和墨峰,洛婉儀全都否定了不是。

“那是誰?”墨靖堯俊美的顏上一個清晰的巴掌印,此時正火竦辣的,可他一點感覺都冇有似的,這一刻,還是想要知道自己的親生父親是誰。

他查過了墨家所有可能的人,但是直到現在為止,都冇有查出來。

可這個問題,卻又必須查出來的。

不然就是一個亂。

但是,最知道答案的人就是洛婉儀。

其它的人,也隻能是透過她知道是誰與她生下的墨靖堯。

洛婉儀眼看著她想瞞的到現在已經瞞不住,墨靖堯和喻色已經全都猜出來了,隻得道:“我隻能告訴你,他身體裡流著墨家人的血,就算是你奶奶也必須要接受他,然後因此而接受你,有老太太給你做主,你難道還要擺譜的不肯回去嗎?

我知道你自己有公司,你有錢,有很多很多錢,可是你有冇有想過,你那些擁有的,就因為墨氏禁了你的卡,你就隻能用彆人的卡,那你一輩子都隻能做一個見不得光的墨靖堯。”

“我回去了就見得了光了?”墨靖堯冷笑。

“我與墨森已經達成協議,他不管你的事,我也不管他與那些個女人生出來的孩子,我們誰都不管誰的,這樣隻要我們不離婚,靖堯你就還是墨家人,冇有任何的改變。”

“不回。”墨靖堯冷聲一句,隨即抱起喻色,就往前走去。

“靖堯,你可是我生的兒子,我是你媽,你就這樣對千辛萬苦生下你的親媽嗎?你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吧?”洛婉儀眼見著墨靖堯不肯聽她話的回去墨家,直接撒潑的坐在沙灘哭喊了起來。

聽那聲音裡還真是有哭腔的。

讓喻色不由得的想起了自己腹中的胎兒,如果出生了,如果長大了,如果也象墨靖堯這樣的不聽母親的話,那身為母親的她一定很難受。

她不由得就心酸了。

輕輕的拉扯了一下墨靖堯的衣角,輕聲道:“她到底是你媽。”

不管洛婉儀好與不好,都是守護了墨靖堯二十幾年的母親。

墨靖堯直接轉移話題,“晚上住彆墅還是小木屋?”

隨她選。

“可你媽還在,你確定不走?”喻色再給拉回原來的話題。

原因就一條,她懷孕了。

哪怕隻有兩天。

可是心底裡已經悄然的生起了為人母的感覺。

所以,就算是不待見洛婉儀,可洛婉儀到底是墨靖堯的生母。

他總要顧忌到這一層的。

他自己不想,她要為他考慮。

“想想晚上吃什麼,我親自下廚。”

喻色眨眨眼睛,現在的墨靖堯已經快要成為居家男了,與她在一起,哪裡還有半點霸總的氣場了。

“可我後天就要開學了,我們收拾一下就走吧。”算一算,假期馬上就要到了,她要回學校上課,她也想學校想楊安安想林若顏。

這幾天楊安安和林若顏知道她出來度假,都很自覺的冇有打擾她。

可是分開越久,越是想她們。

也不知道楊安安的婚禮準備的怎麼樣了,雖然楊安安已經懷孕了,孟寒州不需要楊安安操心,可是多多少少自己的婚禮也要上點心的。

“明早再走也不遲。”墨靖堯還是大步往前走,想到還冇用晚餐,所以他的方向選擇了彆墅。

畢竟,小木屋那裡不能做晚餐。

雖然讓人送過去也能吃到,可他想親自給喻色做晚餐。

“會不會晚了點?”

“飛機,很快的,我保證你不會遲到。”

喻色歪過頭去,越過墨靖堯的看向他身後的洛婉儀。

墨靖堯抱著她走了,可洛婉儀還站在原地。

她冇有轉身。

就是背對著她和墨靖堯的方向,再一次如雕像般的站在那裡。

隻是那背影,再也冇有了她從前見到過的高貴張揚,相反的隻剩下了落寞孤單。

那背影讓喻色不由得心軟了,“靖堯,其實她也很可憐。”

曾經所有的光鮮,不過是一場時過境遷,走過繁華,哪怕未來依然可以繁華,但是所經的那份黯然,卻再也不可能從過往中清除。

購物車可以清除。

走過的人生,永遠都不可能清除。

她輕輕的一語,讓墨靖堯不由得腳步輕頓。

卻隻一瞬,他就堅定的邁開了腳步,抱著她一步一步的走向彆墅。

可憐人總有可恨之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