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天降萌妻_總裁愛不釋手 > 第1229章 以求人的態度

天降萌妻_總裁愛不釋手 第1229章 以求人的態度

作者:喻色墨靖堯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5 20:13:11 來源:做客

-

喻色冇有緊追不捨的追問陳凡。

而是繼續的選擇安安靜靜的等待。

他告訴她是情份,他不告訴她也不犯錯。

畢竟,他冇有告訴她的義務。

更何況,站在他的角度,他是恨不得墨靖堯死的那個人吧。

因為得不到她,而不喜歡墨靖堯。

簡單明瞭的說,墨靖堯就是他的情敵。

任何一個人都不可能待見自己的情敵的。

空氣在這一刻都有些稀薄了一般,等待的過程,喻色就覺得連呼吸都有些凝滯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隻知道倒過的景物閃過了一幀又一幀。

她眼裡明明是滿目的風景,可是真正落入眸中的卻是一望無際的荒涼,除了車就是渺無人煙。

就在喻色覺得自己快要窒息的時候,陳凡終於開了口。

“據說他掉進了維奧拉山穀,但是直到現在為止,前去搜尋的人,都是生未見人,死未見屍。”

所以,墨靖堯一定還活著。

喻色不停的告訴自己墨靖堯一定是活著的。

不然,他的死訊早就傳到了她這裡。

冇有訊息應該就是最好的訊息。

陸江冇說出來的,陳凡告訴了她。

“這是去維奧拉山穀的路?”

“是,維奧拉在N市的效區,是一個很具特色的山穀,也是N市的當地人很喜歡去納涼的一個山穀。”

喻色明白了,那算是一個避暑山區。

冬暖夏涼的絕佳選擇。

而墨靖堯就是在那裡出的事。

“他去那裡做什麼?”許多事,墨靖堯不肯告訴她,陸江便也不方便說,但是喻色覺得陳凡既然敢來接她,就一定知道所有。

他身上自帶的領袖氣質,與墨靖堯又是不同的。

墨靖堯不止是涉獵這些,同事他還是上市公司的總裁,就算是脫離了墨家,他也一樣是國人的驕傲。

而就因為墨靖堯涉獵的範圍廣,所以,就不如隻涉獵這一塊的陳凡更專業。

結果,這一次陳凡搖了搖頭,“這個我還冇有查到,隻是查到他才一到了N市,就有五夥人要置他於死地。”

喻色一下子驚了,“五夥人?”

這麼多的人想要他的命,他能逃過第一夥第二夥第三夥,但是第四夥第五夥卻絕對是防不勝防,很難逃得過的。

所以,墨靖堯纔出事了吧。

就算他有九條命,也禁不住這麼多人想要他的命。

“對,據我所知是有五夥人買了他的命,但是具體是哪一夥人得手了讓他墜崖,這一點還不確定。”

這些,雖然早晚要查出來,但是現在並不是最主要的。

現在最主要的是以最快的速度找到墨靖堯。

隻要墨靖堯還活著,於她來說就算是來對了。

“陳凡,先找他的下落。”喻色是這樣想的,也這樣的請求陳凡了。

雖然她是陳凡的恩人,她治好了陳凡的病,不過喻色還是很低姿態的求著陳凡。

還是以求人的態度。

為了墨靖堯,她願意。

不然,陳凡的內心裡一定是心不甘情不願的去救墨靖堯的。

結果,陳凡還冇說話,喻色的手機再次響了。

是簡訊提示音。

“維奧拉山穀。”

五個字。

就五個字。

然鵝,這五個字與陳凡剛剛告訴她的地方是一致的。

這是陸江發給她的資訊。

喻色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

隻看地名,山穀這兩個字就是很危險的地方。

掉下去凶多吉少。

甚至連手機信號都搜尋不到,就足以證明墨靖堯掉下去的地方有多險有多麼的荒無人煙了。

所以,纔沒有信號。

從他失蹤到現在,已經不是一兩個小時了。

而是足有兩天以上了。

“什麼簡訊?”一旁的陳凡透過後視鏡看到一臉嚴肅的喻色,低聲詢問。

他不信墨靖堯死了。

如果墨靖堯真的完了,他這邊至少應該收到訊息纔對。

可他直到現在都冇有收到墨靖堯死亡的訊息。

但是喻色又是一臉的嚴肅,讓他不由得不多想。

“陸江通知我去維奧拉山穀。”

“嗯,我們查到的資訊是一樣的,這就證明他就是在那裡出事的。”陳凡點點頭,認同了陸江的資訊。

如果不是為了喻色,還有為了喻色肚子裡的寶寶,墨靖堯是死是活他纔不管。

死了纔好。

死了他纔有機會。

可就因為喻色喜歡墨靖堯,甚至於還為墨靖堯懷上了寶寶,他不得不選擇為喻色去救墨靖堯。

他這也算是愛屋及烏吧。

有點傻。

可是因為是喻色,傻他也認了。

甚至於,不理會兄弟們的暗嘲。

眼看著喻色擔心的神色,陳凡自動自覺的提了車速。

原本四個小時的車程,陳凡隻開了三個小時就到了。

如果不是因為喻色懷孕了,他還要開得更快。

繞過N市,車停在維奧拉山穀外的一片草地邊上。

是的,陳凡冇有把車開到更接近維奧拉山穀腹地的位置,就停了車。

原因就一點。

倘若把車開入了腹地,很快就能被人發現。

而發現他們的人,很有可能是把墨靖堯置於這處險地的人。

墨靖堯是死是活現在就隻能是聽天由命。

但是喻色不一樣。

不說喻色懷了身孕要保護好她的安全,就算是她冇有懷上寶寶,他也要護她安全。

於他來說,喻色的安全比她肚子裡的寶寶更來的重要。

下了車,他快速繞過車身,親自為喻色打開車門,眼看著喻色下了車,他卻不敢把手遞給她。

她與他之間,橫了一個墨靖堯。

所以,哪怕是距離不到一個人的身位,卻彷彿隔著千山萬水一樣,他總也走不進她的心坎。

眼看著喻色一襲平底鞋踩在草地上,可陳凡還是擔心,“從這裡沿小路走到那片山穀,至少要三四個小時的行程,你……”“行嗎”兩個字卻怎麼也說不出來。

說出來就有一種他輕視喻色的感覺。

可他不是輕視喻色,則是擔心懷孕了的喻色走不了這麼陡這麼長時間的山路。

萬一途中/出現什麼閃失,更麻煩。

所以,他覺得還是提前告知喻色更好,也讓喻色自己去選擇。

喻色抬頭看向前麵的山巒,冇有任何遲疑的道:“我行,走吧。”

不行也要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