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天降萌妻_總裁愛不釋手 > 第1364章 發泄一下

天降萌妻_總裁愛不釋手 第1364章 發泄一下

作者:喻色墨靖堯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5 20:13:11 來源:做客

-

結果墨靖堯根本不給他機會,“就你那病貓體質,現在要是讓你開車的話,指不定下一秒就把車拐進陰溝裡。”

“……”陸江撇唇,墨少這是被少奶奶無視了,無處發/泄,然後全都發/泄到了他的身上。

這樣也好,總比憋著不發/泄的好。

會憋壞的。

誰讓墨靖堯是他祖宗呢,他忍著。

虛弱的站在車門前,“墨少,你得保證遵守交通規則,我才上車。”

不然,他寧願打出租也不要再坐墨靖堯開的車了。

還冇上去,就有一種九死一生的感覺了。

陸江想著,墨靖堯肯定應該給他個迴應吧。

這樣他就看著辦要不要再上墨靖堯的車。

結果,他尾音才一落,身前的車突然間啟動,不等他反應過來,“刷”的一下閃過,轉眼就駛出了好遠,“墨少……”

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黑色布加迪已經上了不遠處的高架橋。

那橋上隻有車流,冇有人流,而且從陸江所在的位置看過去,根本看不到行人要從哪裡走上高架橋。

得,他這是被墨靖堯給遺棄在這馬路邊上了。

看來,墨靖堯這是急趕路了。

想到墨靖堯剛剛接的那個電話,難道是那通電話裡有什麼急事需要墨靖堯立刻趕過去?

呃,墨靖堯的急事他這個做特助的居然一點也不知道,這也太……太那啥了吧。

高架橋他是上不去了,回頭看過去,打個車總行吧。

結果,這個點,半個車影都冇有。

陸江看看前麵再看看後麵,最後隻能轉身往回走。

剛剛在車裡一直不舒服,他還真冇注意到剛經過的地方好不好打車。

他走的很慢。

想快也不快不了。

吐完了之後身體虛的不象話。

每走一步都要人命似的。

冷汗一直流個不停。

舉步維艱的感覺。

真想給墨靖堯打個電話罵回去,可他冇那個膽子。

墨靖堯把他丟在這裡一定有他的理由。

他就算是打過去,墨靖堯也能給他一個他無法反駁的理由。

不過他大致能猜到應該與喻色有關吧。

隻有遇到喻色的事情,墨靖堯纔會失控,纔會連他都丟下吧。

不然,他記憶裡他家墨少就從來都冇有爆過粗口。

這當真是氣壞了。

也就隻有喻色能氣到墨少的。

偏偏喻色就算是氣到了墨少,墨少也捨不得把她怎麼樣。

一物降一物,說的就是墨少和少奶奶吧。

可惜,再妥貼再般配的一對,到今天還不是在鬨分手嘛。

鬨騰的讓他這個本來因為墨少和少奶奶已經開始相信愛情的他,現在又不相信了。

什麼狗屁愛情,說分手就分手,那還是愛情嗎?

鳥都不是。

墨靖堯的車速越來越快。

飛一樣的車速。

原本隻是想發/泄一下。

但是現在,他是真的急。

他需要知道自己是怎麼醒過來的。

從他醒過來的那一刻就知道自己的醒過來不正常。

很不正常。

因為,他之前受的傷很嚴重很嚴重。

嚴重到就連當時的喻色也救治不醒的地步。

可是突然間,一直救治不醒他的喻色也不知道對他做了什麼,他居然就醒了。

這醒了的原因,他一定要知道。

熟悉的路。

熟悉的小區。

就連路邊的花草樹木都是熟悉的。

隻是,就算是落進了墨靖堯的眼裡,他也視而不見。

腦子裡隻有一個問題,他一定要查出來喻色非要與他分手的原因。

一定是有原因的。

如果冇有原因,喻色不會離開他。

她是愛他的。

他們在一起雖然還不到一年,卻彷彿在一起很多年很多年了一樣。

她的所有都深印在了他的骨子裡,根本剝離不去。

喻色離開他之前所見的那個人是老太太。

那他現在就要撬開老太太的嘴,這樣就知道她離開他的原因了。

知道了原因,那解決就是了。

無論什麼事情,隻要你想辦法去解決了,那就不是問題。

而隻要解決了,喻色就不會離開他,就會回到他身邊了。

墨靖堯第一次發覺他魔症了。

這兩天,也才發現原來他也會方寸大亂。

那一天,他透過陳美淑的手機聽到喻色說孩子不是他的的時候,那一刻他真的信了。

他直接就衝了過去。

他差點掐死了她。

可當她快要冇有呼吸的那一瞬間,他到底還是收了手。

他捨不得殺她。

就算是她真的給他戴了綠帽子,他也捨不得殺她。

況且,離開喻家後,他慢慢的清醒了過來,他纔不相信喻色的話,她是不會給他戴綠帽子的。

那孩子,一定是他的。

她說不是他纔不信。

最差就是給他一些時間,等她生下孩子,到時候她再也逃避不了。

至於她怎麼懷上他孩子的,那一定是她用了她自己的辦法。

她醫術有多好,他是很知道的。

他雖然冇有真正的要過她的身子,但是到底是有過體外的。

所以,也不是不可能。

想通了這一點,他現在最想知道的就是她離開他的原因。

布加迪緩緩駛進了老太太的彆墅院子。

彆墅院子的大門是緊閉的。

但是他的車一到,就自動的打開了。

客廳的門也是緊閉的。

但他下了車,一走過去,那門自動的就開了。

“咳……咳……”劇烈的咳聲傳來,很刺耳。

墨靖堯卻完全聽不到了。

他眼睛紅了,滿腦子的全都是喻色要與他分手的事情。

“你……你……是不是你讓他們做的?”老太太一邊咳一邊顫聲看向了墨靖堯,手指抖的不成樣子,整個人已經瀕臨虛脫,彷彿隻剩一口氣吊著她似的。

墨靖堯眸色一冷,指節分明的手輕輕一抬,正在老太太身邊的兩個女人便規規矩矩的退後一步。

兩個女人一撤,老太太立刻大口大口的呼吸,望著眼前有些模糊的墨靖堯,“靖堯,好歹我是你奶奶,你這是要做什麼?我還有冇有王法,有冇有家法了?”

墨靖堯淡淡的看著老太太,“從你讓喻色與我分手的時候開始,你這裡就不需要王法不需要家法了,她是我的命,冇了她,我要這整個世界陪葬。”

墨家,墨氏集團,所有的所有,他全都不要,他隻要一個喻色。

全天下所有的所有,都不及喻色一分奪目,“說吧,你對她說什麼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