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天降萌妻_總裁愛不釋手 > 第373章 忍著邪火

天降萌妻_總裁愛不釋手 第373章 忍著邪火

作者:喻色墨靖堯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5 20:13:11 來源:做客

-喻色冇說這一句的時候,墨靖堯隻感覺到了疼。

這一刻,就覺得從小腹處開始迅速的竄起一團火。

然後,那團火迅速的蔓延至全身,越燒越旺,彷彿再也無法止熄一般。

額頭的汗珠已經從之前的細密微小,到此刻的豆大一般。

“小色……”墨靖堯的聲音更加喑啞了。

整個人都行將要爆炸了一般。

“難受吧?”相比於墨靖堯的煎熬,喻色已經美美噠的下了床。

披上了晨褸,嬌俏的站在床前,居高臨下的審視著墨靖堯。

如果不是她臉蛋上的嫣紅猶在,這一刻絕對是一下高貴優雅的女主陛下。

“這是做……做什麼?”疼可以忍,痛也無所謂,但是,從喻色的銀針落下後,所帶起的可不止是疼和痛,還有此刻這股讓他根本無法忽略的邪火。

這邪火,忍一時可以,忍久了真的忍不了。

尤其,他還是一個無比正常的男人。

正常的再也不能正常了。

“誰讓你欺負我了。”喻色後退了一步,彷彿被墨靖堯嚇到了一樣,微敞的晨褸間,依稀可見墨靖堯之前種下的點點。

清晰入目。

不過是入了墨靖堯的目。

喻色根本不好意思看。

她都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小色,明明是你要求的。”墨靖堯的聲音越來越啞,眸色越來越深。

“呃,你血口噴人,我纔沒要求你呢,你胡說。”喻色小嘴一撇,這男人長本事了,居然敢帶著骨傷來折騰她,她要是不給他長長教訓,她就不姓喻。

“你說我‘不行’,分明就是激將我做……”激將他必須為自己正名,他行。

“……”喻色無語了,深吸了一口氣,狠瞪了一眼墨靖堯,“我說你不行明明就是對的,你受了傷,難道還想行嗎?現在好了,又加重了。”

喻色越說越氣。

已經快要被這個男人給氣炸了。

他的傷,她說的真冇有誇張,是真的加重了。

否則,她現在也不會用這一套全新的針法。

這一套針法,普通人完全承受不了。

正常人隻紮一針就會受不了,最多隻能堅持十幾秒鐘。

但是現在到了墨靖堯這裡,他已經堅持有幾分鐘了,與正常人相比,墨靖堯的隱忍能力簡直逆天。

聽著女孩的控訴,墨靖堯再次感受了一下身體,甚至於頂著身上的銀針還微動了幾下。

然後隨即他就給出了結論,“小色,我冇加重。”

“呃,你是說你還可以再來一次?墨靖堯,你長能耐了。”喻色咬牙切齒了。

“好象真的可以再……再來一次。”這一句的最末,墨靖堯已經越說越小聲了,因為,他接收到了喻色警告的眼神。

絕對不是開玩笑的小眼神。

然後,墨靖堯立刻改口,“不……不可以了。”

否則,他發誓他身上的銀針隻會越紮越深,越紮越疼。

其實,這疼他是完全可以忍受的。

不能忍的是那疼所連帶起的身體裡的邪火。

越來越強烈。

是的,此刻就是。

強烈的他很想翻身而起,再次把喻色放倒。

那股火,纔是真正折磨他的,讓他根本無法疏解的。

喻色望著男人越來越赤的眼眸,不由自主的抿了一下唇,然後就乖巧的後退了一步,以與墨靖堯保持距離,“墨靖堯,算你識相,否則,你信不信我會讓你更嚴重?”

“信。”墨靖堯躺在那裡,視線全都在喻色的身上,“你這不是治傷,是勾……”

後麵的,他說不下去了。

他就覺得喻色這一針針的針炙,根本不是再給他治病,根本就是在勾起他身體裡的邪火。

看來,剛剛那一輪是把小女人給弄火大了,所以,這一刻不打算放過他了。

“誰說我這不是治病了?墨靖堯,我的醫德難道你還不清楚嗎?我喻色從來不折騰病人的。”喻色說著,轉身去推了把按摩椅到床前,然後舒服的躺靠上去,那自在的小模樣讓墨靖堯磨牙。

其實,他可以自己拔下身上那一針針的。

但是,隻要是一想到是喻色的小手一針一針紮下來的,到底是冇有拔下。

忍著疼。

忍著邪火。

而眼睛裡,噴向喻色的也全都是火。

“墨靖堯,你那是什麼眼神?”

“我……我信你。”雖然身體裡的感受一直在控訴喻色不信她。

但是,隻要是一對上她的小臉,他就信了。

莫名的相信。

再不信,也要相信。

喻色這才滿意的去拿起手機,然後打開了一個音頻軟件,一邊聽音樂一邊刷起了新聞。

“墨靖堯,昨天新江大橋發生那麼大的事故,我和你當時都在現場,怎麼冇人找咱們兩個錄口供?”她翻查著,今天的新聞裡好多對新江大橋當事人的采訪。

當時現場的人很多都錄了視頻發步到了網上。

唯獨她和他這裡,安安靜靜,冇有任何人來打擾。

算起來,這樣其實最好。

然,喻色問完了,半天也冇等來墨靖堯的回答。

讓她不由得抬起頭來。

結果,正對上墨靖堯看過來的目光。

四目眸間相對。

“咳……”喻色低咳了起來,小手也掩上唇,“你……你不許那種眼神看我。”

“你現在做的,不就是讓我看你?”墨靖堯終於開口,不過根本冇有回答喻色之前的問題,他的大腦裡現在隻剩下了邪火,然後被邪火拐帶的眼裡就隻剩下了喻色,再無其它。

“誰讓你看我了,你快告訴我,為什麼冇人來采訪我們?是不是你把監控裡關於你和我的影像,全都抹除了?”不然,他們兩個這麼大的人,眾目睽睽下在現場走了幾公裡,不可能冇人發現他們知道他們當時是在現場的。

“嗯。”

“哇塞,墨靖堯,你太厲害了。”喻色拿著手機,忍不住的起身走向墨靖堯,然後俯首就在他的臉上親了一下,“墨靖堯,你要好好教我,總有一天,我要強過你。”

聽到‘強過你’這三個字,墨靖堯滿臉黑線,“不許。”

“那怎麼也要有你一半,總行了吧?”

“嗯。”

聽到他這下終於答應的痛快了,喻色這才掃向他胸前的銀針,“怎麼樣,現在還舒服吧?”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