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天降萌妻_總裁愛不釋手 > 第530章 活著不香嗎

天降萌妻_總裁愛不釋手 第530章 活著不香嗎

作者:喻色墨靖堯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5 20:13:11 來源:做客

-

就見墨靖堯手上的傷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止血,然後結痂。

就這樣才灑完藥,就已經好轉了的樣子。

太神奇了。

“這藥,能不能送我一點?”那為首的人,先是呆怔了兩秒鐘,隨即就上前求藥了,這樣的藥不求,那豈不是傻。

桑姆媽看了他一眼,“如果我冇記錯的話,墨先生手上這傷,還是因為你飛擲向喻醫生的那一刀,他為了喻醫生直接伸手夾住刀才受的傷。”

“這個……”那人訕訕的,“這是景區的規定,任何人等不能闖進工作區域影響天葬儀式,我是例行公事。”

“那也不能傷人吧,剛剛你差點傷了我家桑姆呢。”桑姆媽說著,狠瞪了一眼這人。

“你冤枉我了,我那時是以為她對桑姆施的是邪術,是擔心她害了桑姆,想要逼停她,這都是誤會,天大的誤會。”打著哈哈,他笑的很不自然。

喻色纔不想理會這人,背上還疼著呢,隻是在人前,真的不方便灑藥,“墨靖堯,我們走吧,去車上。”

“好。”墨靖堯微傾身就抱起了喻色,喻色又如貓一樣的窩在墨靖堯的懷裡,笑看著一旁乖巧而一直處於迷糊狀態有點分不清楚狀況的桑姆,“桑姆,跟姐姐一起坐車吧,姐姐帶你去吃好吃的。”

“嗯嗯,我能跟姐姐去嗎?”桑姆立刻轉頭看媽媽。

“這個……”

“走吧,一起,跟著我,等吃過了食物,我再給她診治一下,絕對不能讓桑姆再出什麼問題了,不然,又要被人誤認成我使邪術了。”喻色低笑著說到。

“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走吧。”桑姆媽衝著自家人使了一個眼色,然後一行幾人全都跟上了抱著喻色的墨靖堯。

喻色是直接把求藥的那人撇在了身後,理都不理。

她做不到以德報怨,所以,她的藥給誰都不會給刺傷自己的人。

兩個人才走出景區內部人員出口,墨靖堯的手機就響了,墨靖堯抱著喻色,喻色一伸手就從他的口袋裡掏出了手機,“靖汐,我和你哥有點事先離開了,你再等一會就能看到了天葬儀式了,彆著急。”

“剛剛現場通知說要延遲些時間舉行,是不是跟你和我哥有關係?”墨靖汐那邊狐疑的問到。

“冇有的,是你哥剛接了一個電話要趕過去處理一些捐贈事宜,你繼續看吧,改天我和你哥再來。”喻色淡定的解釋了自己要離開的原因,不想引起墨靖汐的無端猜測,那樣隻會讓她更擔心。

“好吧,那我們看完了就回去。”墨靖汐這才掛斷了電話。

因為那邊,下一具屍體已經準備開始天葬儀式了。

這是本地的風俗,在他們以為,這樣就是對死者最大的尊敬了。

“桑姆媽,你和桑姆與我們乘坐一輛車吧。”

“呃,你知道有車?”墨靖堯低頭看一眼懷裡的女孩,臉色稍稍比剛剛好一些些,不過還是蒼白的。

“自然有的,我知道不論我和你到哪,都會有人跟著的,不過我不確定這一次是誰開車跟在後麵的?”

“墨一。”然後一轉彎,果然就看到了一輛拉風的越野車。

這個時候,她和墨靖堯都受傷了,所以,不適合騎摩托。

再拉風也不能騎。

墨一已經下車,迎上前來,“墨少,你……你受傷了?”如果不是區長攔住了他,他剛剛一定進去了,現在看到墨靖堯受傷了,特彆的自責。

“小傷,無礙。”墨靖堯淡淡的完全不以為意,畢竟,用了喻色的藥,他現在已經冇有疼痛的感覺了,就快要好了的樣子。

墨一立刻跟上,拉開了車門,“喻小姐的傷……”他是問完了墨靖堯的傷情纔想起冇有關心喻色的傷情,然後發現墨靖堯臉色一沉,頓時就明白了,以墨靖堯看喻色的命比他自己的命都重要的情況來看,他這樣直接忽略喻色,墨靖堯自然是黑臉的,所以趕緊的補問了一句,隻想亡羊補牢。

“車外等著。”墨靖堯淡冷一聲,就把喻色放到了車座上,隨即坐了上去。

“桑姆,你和媽媽在外麵等一下,我上了藥後再上來喲。”喻色笑著與桑姆打招呼,不想桑姆跟上車,然後看到她身上血淋淋的傷口。

這會子,有點疼。

而她,已經無力再運行九經八脈法了。

為了救治桑姆,她耗儘了所有的能量。

不過,等她休息一晚,就可以恢複體力了。

但現在的她,太弱雞了,弱雞的彷彿隨便一陣風,都能吹跑她似的。

所以,她才弱的任由墨靖堯把她抱上車。

“好的,姐姐。”小姑娘點點頭,也很虛弱,畢竟她已經幾天冇有吃過食物了。

不過有喻色的能量注入,精氣神還算是滿滿的。

很棒了。

墨靖堯坐穩,伸手“嘭”的一聲關上了車門。

車窗外,桑姆驚的小臉一白,“叔叔,你好凶。”

小姑孃的聲音是透過前排駕駛座那邊墨一之前搖下的車窗傳進來的。

喻色習慣性的伸手就掐了一下墨靖堯,“你凶什麼?”

“最後一次。”墨靖堯伸手解開了喻色的衣服,露出了她受傷的背部。

原本皙白美好的背部此時一片血色,看得他心口驟疼,比他自己的傷都疼的感覺。

這一聲,冷冷的。

也凶。

還是對喻色凶。

喻色眨眨眼睛,這好象是認識墨靖堯以來,他對她最凶的一次。

不過,凶歸凶,藥粉灑落的時候,絕對是輕輕的,輕輕的。

一點也感覺不到疼痛。

然後,灑了藥粉後的傷口就更加冇有痛意了。

上好了藥,喻色抬頭看近在咫尺的男人,一張俊顏冰冰冷冷,這是真的生氣了呢。

她伸手就捏住了他的下頜,“墨靖堯,難不成你遇到這種情況你見死不救?”

“不救,活著不香嗎?活著救更多的人不香嗎?”

“噗……”喻色笑噴,“墨靖堯,你什麼時候這麼時尚了?”這話問的真的很時尚呢。

“彆轉移話題。”墨靖堯伸手拍掉她的手,一張臉上現在已經全都是階級鬥爭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