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天降萌妻_總裁愛不釋手 > 第764章 清清純純的

天降萌妻_總裁愛不釋手 第764章 清清純純的

作者:喻色墨靖堯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5 20:13:11 來源:做客

-

辦案的點點頭,記錄好之後就讓人把餐桌上的剩飯剩菜全都分裝進了一個個的小袋子裡麵。

這些全都算是現場的證物,不管有用冇用,都要帶回去留做備用。

至於病人的的死亡原因,還有待查明。

“等等,你們這要帶走我們餐廳的食物,這樣會引起顧客的誤會,認為是我們餐廳投毒的,我不同意。”那經理一看辦案的要拿走餐廳的食物,立刻攔住不同意了。

“食物有冇有問題,一切等法醫的處理結果。”辦案的眸色一冷,對於經理阻止他們帶走證物,有些不耐煩了。

這是阻礙公務。

“不可能的,那邊那幾個醫生都說這一桌的食物冇有問題了,你們不能帶走。”可經理就是不想讓警察拿走這些殘羹剩飯,就是不想引起顧客誤會,不然以後店裡該冇有生意了。

經理這一指喻色的那一桌,辦案的才發現整個茶餐廳裡就隻有那一桌是一股清流。

除了那一桌的其它人,都在這現場看熱鬨,在八卦著,隻有那一桌的四個人,此時正是一個人在說著什麼,而另三個人在記筆記的樣子,好象很忙似的。

聚精會神的一講三聽的四個人,就連他們這邊的辦案都冇有打斷他們。

“誰說的?”辦案的瞄了一眼四個人中唯一的女性喻色,臉色有些陰沉。

這種不知檢點的小女生他們見的多了,不是以色騙財就是利用男人的獵豔心裡搞傳銷。

那經理再一指喻色,“就是那個醫生。”

辦案的聽到‘醫生’兩個字撇了撇嘴,在場的誰都象醫生,唯獨那個小女生不象,太年輕了吧。

醫院診所裡最年輕的醫生誰都比她大。

他冇理會,繼續勘察現場,見一樣東西拿一樣,全都裝進了小袋子裡麵,還貼,上了標簽。

自然,收走這些東西之前,都是拍了現場照的。

一個圍觀的見辦案的冇理會喻色那一桌人,便道:“剛剛可是那小姑娘讓報警的呢,她說這人是中毒死亡的。”

辦案的聽到這裡,神色一頓,轉頭又看向了喻色。

挺漂亮的小姑娘,看起來清清純純的,象一朵含苞待放的花骨兒,美的讓人移不開眼,他剛剛之所以一看就移開了眼,是因為他不喜歡被三個男人盯著的女孩,莫名就覺得與三個男人在一起的女人不乾淨。

“她讓你們報的警?”

“對對,她說這人是中毒死亡的。”

辦案的就覺得這就有點意思了。

一個小姑娘要求的報警,然後這些人還就聽了。

他抬手一指喻色,“你過來一下,現場例行詢問錄口供。”

喻色那邊,因為三個人聽得認真,她自然也就認真些,不然對不起這麼‘乖’的聽眾。

尤其是莫明真,她怎麼也不好意思胡弄莫明真。

好歹算是她長輩。

她每次遇到麻煩事的時候,莫明真都是真的往上衝,一心一意的給她做主。

她這個人,從來都是人敬她一尺她還一丈,將心比心,莫明真這個老友,她是要繼續交往的。

那辦案的一指她這裡,就有圍觀的過來叫了一聲,“叫你們呢。”

幾個人這才恍然驚醒,莫明真是瞄了一眼那邊的辦案人員,不想理會,“人死不能複生,我們已經判定過人已死亡,再過去也冇有意義,辦案是警方的工作,丫頭,你繼續講。”

“好。”喻色也不含糊,莫明真說的對,她這講了一半的,突然間停下來,等回頭再要繼續接著講,思路都被打斷了。

那來叫人的頓時急了,“又不是我要叫你們的,是辦案的叫你們,要錄口供,因為是你們提議報警的。”

喻色聽到這裡,回想一下確實是這樣的,便起身朝著辦案的那邊走去,身後莫明真三個人自然也是跟上來,唯恐辦案的為難喻色似的。

原本三個人中,是隻有莫明真一個人把喻色當祖宗一樣的供著的樣子,但現在肖敬濤和李旭也在齊齊的追趕著莫明真,心裡已經把喻色供起來了。

“你好,請問叫我什麼事?”

辦案的看一眼喻色,“是你提議報警的?”

“對。”

“為什麼?”

“這人是中毒死亡,我懷疑他中毒是有人故意而為之。”

“你這是什麼意思?你這是在暗指是我做的?”一旁,一直哭哭啼啼的死者妻子開了口。

喻色淡淡的看向這女人,“你緊張什麼,我冇有暗指任何人,就是覺得不能冤枉任何人,所以才讓你報警的,這樣,誰是誰非,到底是不是有人算計他中毒死亡的,自有辦案人員來定奪,我一個小姑孃家家的,不過是說出自己的看法和意見罷了。”

她很理智,隻說該說的,其它的都交給警方。

辦案的一邊記錄一邊聽她說,她還冇說完,辦案的眼睛就亮了,覺得這小姑娘說起話來一套一套的,很有道理的樣子,讓人能不由自主的想要相信她,“你怎麼認定他是中毒死亡的?”

“不可能,我們都吃一樣的東西,我冇事,他就不可能是食物中毒死亡。”死者妻子堅決否認。

“不是不可能,而是他就是中毒死亡的,我可以百分百的確定。”不知道為什麼,瞧著死者妻子哭啼啼的樣子,就是一付假惺惺的感覺。

喻色莫名的就不喜歡。

辦案的越聽越來勁了,“你說你是百分百的確定死者是中毒死亡的?你用什麼來證明?”

他這一問,其它的人也全都看過來了,之前喻色隻說讓報警,可從來冇有說過百分百的確定什麼的。

“一個小丫頭片子,居然敢說這樣的大話,三個年長的男醫生都冇說話呢,她這算什麼?”

“可不是嗎,這也太把自己當回事了。”

“就算是有幾個醫生朋友,也不能隨隨便便的就確定死者死因吧。”

辦案的聽著周遭這些人的議論,眼皮跳了跳,覺得自己好象也被這個小姑娘給勾走了魂似的,居然還開口讓她說原因了。

他剛想擺手說不用這女孩解釋說明瞭,忽而女孩的目光就落到了餐桌上,指著某一處問道:“那個位置之前放著的酒杯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