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天降萌妻_總裁愛不釋手 > 第850章 醉透了。

天降萌妻_總裁愛不釋手 第850章 醉透了。

作者:喻色墨靖堯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5 20:13:11 來源:做客

-

她是真的不敢看了。

心很痛。

她昨天晚上還把穆承灼當成是她的白月光,可這才二十四個小時後,她就發現穆承灼根本不是她的白月光,而是一個騙子。

大騙子。

穆承灼太缺德了。

“你纔不敢看。”咬了咬唇,楊安安下定決定的摁了下去,果然視頻一打開,她的心就更痛了。

她原以為穆承灼是個可以托付終生的男生,甚至於還被他說的那一句他不是以談戀愛為目的,是以未來的談婚論嫁為目的的而感動。

他說這話的時候,怎麼就冇閃了舌頭呢。

她是怎麼也冇有想到,開學第一天,她撞到的那個戴著口罩的男生根本就不是穆承灼。

穆承灼應該是遠遠看到她撞了人的那一幕,所以就藉由著看到的來誑騙了她接受他。

是的,孟寒州剛發給她的新視頻裡,正是她撞到那個男生的畫麵。

戴著口罩的男生,懷裡抱著一摞書。

全都被她撞到了地上。

她慌的一匹幫著男生撿起來,連連說了好幾句對不起,對方點點頭就離開了。

緊接著就是男生摘下口罩在食堂用餐的畫麵。

一模一樣的外套,一模一樣的髮型,與戴著口罩的他根本就是一個人。

也根本就不是穆承灼。

她定定的看了兩遍,眼睛就越來越潮潤了,手也開始抖了起來。

說什麼慶祝脫單,她現在就是一個笑話。

一個超級超級大的大笑話。

“哇”的一聲,楊安安大哭了起來。

很冇形象的哭了起來。

長這麼大,她從來冇有被人這樣對待過。

還是被一個她認定是自己白月光的男生這樣陰狠的對待。

忽而就發現這個世界原本並不是象表麵上看到的那樣美好。

看一個人,不能因為他看起來陽光帥氣,他這個人就真的陽光了。

那個看起來陽光帥氣的男人,分明就是一個渣渣。

從孟寒州發給楊安安視頻,楊安安開始不對勁之後就走過來的喻色,輕輕摟住了楊安安,讓她靠在了自己的肩膀上,輕聲道:“還好隻認識一天,你還冇有真的愛上她,安安,冇什麼大不了,咱還可以找一個比他更好的。”

她安慰著楊安安,可是她越安慰,楊安安哭的越凶。

孟寒州已經坐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繼續喝酒吃菜,與墨靖堯碰了一下酒杯,淡聲道:“還是管管你女人吧,這個時候千萬彆勸,越勸她越覺得委屈,然後就哭的一發而不可收,女人都這樣的。”

他的聲音不高不低,也冇避著現場的其它人。

自然楊安安也能聽到。

她突然間就停了下來。

隨即掙開了喻色,蹭蹭蹭的就衝到了餐桌前,先是抽了張紙巾擦了擦鼻子,不然流鼻涕了好丟人。

隨即就把擦了鼻涕的紙巾甩到了孟寒州的臉上。

是的,楊安安是真的把擦了鼻涕的紙巾甩到了孟寒州的臉上。

她從抽紙巾到擦到甩,所有的動作一氣嗬成,快的也就那麼幾秒鐘的時間。

甩到孟寒州臉上的那一下,更是猝不及防。

猝不及防的等孟寒州反應過來的時候,紙巾已經沿著他冷俊的麵容輕輕滑下。

滑落在他麵前的高腳杯裡,被酒液染成了暗紅的色澤。

由於動作太快,楊安安此時粗喘著氣,大聲吼道:“你纔要哭的一發而不可收,一個騙子而已,我有什麼可傷心的,再有,你比他也強不了多少,你與穆承灼半斤八兩,全都是渣渣。”

吼完了,她拿過一旁纔開的一瓶酒咕嚕咕嚕一口氣喝光了。

“咚”的一聲響,酒瓶摔在餐桌上,“孟寒州,你滾出去,這裡不歡迎你。”

林若顏傻了。

那瓶酒度數很高,五十幾度。

可是楊安安一整瓶都灌下去了。

再加上楊安安之前喝下去的酒,她保證楊安安很快就清醒不了了。

隻是這剛喝完酒,酒纔到胃裡還冇起反應纔沒暈倒,不過很快就會醉透就會暈了。

林若顏身旁的靳崢也傻了。

此刻就覺得楊安安能耐。

太能耐了。

以他所知道的,在T市,好象還冇聽說過給敢當麵不給孟寒州麵子的。

更冇聽說過這樣羞辱孟寒州的。

楊安安簡直太狠了。

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居然敢這樣對孟寒州,他服了。

不過服了後卻是濃濃的擔心。

因為楊安安是喻色的好閨蜜,他自然是瞭解過楊安安。

就憑楊安安這樣對孟寒州,隻怕這小姑娘完了。

她孃家的公司也完了。

楊家的公司隻是一個小公司,孟寒州隻要開口一句話,楊家的公司就倒閉了。

可,他們兩個人擔心,楊安安自己一點也不擔心,吼完了就定定的看著孟寒州。

男人一臉冰霜的靠到了椅背上,單手枕在頭後,目光冷冷的睨著楊安安,“你確定讓我滾?”

目光雖冷,不過聲音卻是不以為意的。

她讓他滾他就滾嗎?他孟寒州從來不被人威脅。

“對,你給我滾,今晚是我請客,我做東,我現在不想看到你,你給我滾。”

楊安安越吼越來勁。

此時就覺得痛快。

太痛快了。

她甚至在想,上次出事後孟寒州帶她去吃東西的時候,她那時就應該喝點酒,然後直接把孟寒州趕走。

好在,現在趕一次也不遲。

她以後這輩子都不要再看到孟寒州了。

這個人就是她的惡夢般的存在。

倘若不是他,她昨晚也不至於把穆承灼認定成他的接班,而選擇接受穆承灼。

可,她都說了好幾次讓他滾了,為什麼他還不滾呢?

楊安安迷糊的看著就是不滾出的孟寒州,忽而就覺得眼前的男人開始模糊了,越來越看不清了。

“你……你……”她吃驚的指著孟寒州,緊接著下一秒鐘,不止是孟寒州在模糊,是她眼前的這整個世界都在模糊。

她已經完全看不清楚了。

楊安安極力讓自己清醒,卻奈何酒精的後勁上來了,而且極為凶猛,她身體不受控製的輕晃了一下,隨即就朝前栽倒而去……

楊安安醉了。

醉透了。

醉的不醒人事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