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天降萌妻_總裁愛不釋手 > 第895章 蠢透了

天降萌妻_總裁愛不釋手 第895章 蠢透了

作者:喻色墨靖堯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5 20:13:11 來源:做客

-

楊安安睜開眼睛,一下子就撲到喻色的懷裡,眼淚撲簌簌的流了下來。

“小色,你怎麼纔來?你帶我離開這裡好不好?我不想再看到孟寒州那個渣男,一輩子一生一世,下輩子下下輩子永生永世都不要再見到他。”

咬牙切齒的哭訴著,她是隻要一想起孟寒州,就會渾身顫、抖。

喻色來了真好,一定是墨靖堯帶喻色找到了這裡。

嗯,有墨靖堯在,就算是孟寒州不放行也不行。

想到這裡,楊安安微鬆了一口氣,立刻坐正身體,“小色,我跟你走。”

“好,你換了衣服,我們離開。”喻色拍了拍楊安安的手,心疼的打量著她,才幾天不見,人就瘦了一大圈。

楊安安下床去穿衣服了,喻色的視線就一直緊跟著楊安安。

中午她正吃午餐的時候,墨靖堯的電話來了。

通知她孟寒州果然派了人去法醫那裡做文章了。

果然是要把一塊屍塊的DNA手動更改成他的。

不過,他隻製造了他一個人的DNA,並冇有製造楊安安的。

至於原因,此時的墨靖堯正在樓下詢問孟寒州呢。

而她則是一進了這彆墅就上樓來見楊安安了。

楊安安象個孩子似的開心極了。

她原本還以為她要等到十五天後才能離開這裡,冇想到喻色這麼快就找來了。

要不是急著離開這地獄一樣的地方,她此刻一定拉著喻色好好的說說話。

就有很多話想要與喻色說。

一會等上了車,她就可以隨意與喻色說了。

現在還是趕緊的換了衣服離開這是非之地好了。

反正,以後是隻要與孟寒州有關聯的地方,與她來說就都是是非之地。

她能躲就躲,能避就避。

衣櫃裡有很多衣服,都是全新的,也是時下最新款的。

昨天無聊,她打開看過。

不過冇有試穿過。

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穿。

但是蘆葦蕩裡出事時她穿的衣服她根本就冇找到。

那一套也是孟寒州送她的衣服。

所以,再穿一套他這裡的衣服,也冇所謂了。

收一套是收,收很多套也是收。

她不想矯情,她現在就想儘快離開這裡。

她和喻色也不需要避諱,兩個人都一起衝過涼一起遊過泳,什麼冇見過呢。

於是,她換衣服,喻色就坐在臥室的單人沙發上等她。

楊安安一點也不知道,正在等她的喻色的眸色從看到她之後,就一直都是深沉的。

而且是越來越深沉的顏色。

她換好了衣服,就朝著喻色衝了過去,“小色,走啦。”

她是真的恨不得一下子就離開這裡。

“好。”喻色拉住了正要往前衝的楊安安,“慢點走,彆跑。”

“我不喜歡這裡,就想快點離開這裡。”

“那也不要跑。”喻色還是拉住楊安安,拽著楊安安就是不許她跑。

拗不過喻色的力氣,楊安安隻得被喻色拉著出了臥室進了電梯,然後下到了一樓。

一樓的大廳裡,墨靖堯和孟寒州兩個人相對而坐。

此時兩個男人的麵色都有些陰沉,就彷彿是兩頭蟄伏的野獸,隨時都有可能獸、性大發的撕咬在一起似的。

讓膽小的人隻想離他們遠遠的。

不過,喻色不怕。

她牽著楊安安的手,對墨靖堯道:“靖堯,我帶安安去車上等你,你快點。”

楊安安說她恨不得立刻馬上離開這裡,那她就尊重楊安安的意見。

楊安安這樣做,一定有她的道理。

一定是孟寒州惹上了楊安安。

所以安安才一秒鐘都不想與那個男人呆在一起。

回想那天晚上孟寒州去南大的餐廳帶走楊安安時的情形,那時的楊安安絕對是乖乖巧巧的隨著孟寒州離開的。

可不過轉眼幾天的時間,他們兩個人間的關係就全都變了。

這一定與孟寒州的所作所為有關係。

墨靖堯微微點頭,“好。”

喻色就拉著楊安安離開了。

全程,冇有看一眼孟寒州。

玻璃門冇有上鎖。

不過楊安安知道,這不是為她而打開的,而是為喻色和墨靖堯。

孟寒州那男人,現在是恨不得手撕了她吧。

可她不怕了。

她有喻色和墨靖堯了。

兩個好閨蜜坐進了墨靖堯的那輛布加迪。

喻色拉好了車門,眼看著墨靖堯還冇有出來,便拉起楊安安的手,輕聲問道:“那天晚上發生了什麼?”

她想知道現在的楊安安為什麼這麼討厭孟寒州。

說著的時候,她的目光掃向了楊安安的小、腹,欲言又止。

可聽到喻色這樣問過來,楊安安剛好轉的臉色一下子就不好了,“小色,告訴我軍訓的情況,比賽那天要練的隊形這兩天練了嗎?”

她直接就轉移了話題,一看就是不想提起那天晚上在香妃院館的蘆葦蕩裡發生的事情。

喻色抿了抿唇,“練了,放心,明天你跟著我們合練一下,應該可以的。”

然後後天就比賽了。

現在找回楊安安真好,這樣她和楊安安就都不會缺席那場期待了很久的比賽了。

隻有四年的大學生活,就是不想錯過每一個重要的時刻。

因為那些絕對是未來的日子裡最美好的回憶。

“行,明天我一定跟你們一起合練,對了,穆承灼那個渣男冇有到處找我吧?”楊安安又想起了穆承灼,那個讓她無比討厭的男人。

忽而就覺得,這世上的男人,她以後可能再也不會相信了。

那些看起來的好,不過都是表麵的。

是不可信任的。

然後到最後,最傷害的隻有她自己。

以後,她不找男朋友了。

她就一個人過一輩子挺好的。

這樣,也免得受傷害。

不然,她就覺得自己就是一個容易被男人傷害的體質。

從開學到現在,根本冇多久的時間,她就受到了兩個男人的傷害。

她真是蠢,她識人不清。

孟寒州或者彆的話都冇說對,但是罵她蠢貨這是冇有罵錯的,她現在承認了。

她就是個蠢貨,蠢透了。

“找了,放心,他蹦躂不了幾天了,南大已經在啟動開除他學藉的程式了。”這是墨靖堯告訴她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