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天降萌妻_總裁愛不釋手 > 第896章 他的女人自己護著

天降萌妻_總裁愛不釋手 第896章 他的女人自己護著

作者:喻色墨靖堯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5 20:13:11 來源:做客

-

她想,一定與穆承灼昨天一早攔住她追問楊安安的下落有關。

然後被墨靖堯知道了,更不可能放過穆承灼了。

穆承灼這個人錯就錯在孟寒州都在追殺他了,他居然還敢惹她。

那是找死。

“那就好,我討厭他,我不想再見到他,還有孟寒州,小色,我知道墨靖堯跟他關係不錯,不過以後你要記住,你帶我去的場合裡,隻要有孟寒州,就不要帶上我,否則,我跟你急。”楊安安認真的叮囑喻色。

可是楊安安這話,讓喻色更加的好奇了。

好奇孟寒州到底是對楊安安做了什麼,讓楊安安如此的想要遠離他。

看來是傷了心的樣子。

可惜那一晚現場的人隻剩下了孟寒州和楊安安還活著。

她也隻能問這兩個人。

而隻要這兩個人誰都不說,她就冇辦法知道楊安安和孟寒州之間發生了什麼。

“小色,今晚你回宿舍住吧,我想跟你一起睡。”就這樣的說著體已話,楊安安漸漸的放鬆了,拉著喻色哀求道。

喻色點點頭,“我儘力。”

她倒是想,可是每一次要回去住宿舍,墨靖堯總能想到這樣那樣的理由把她帶回公寓。

這兩天楊安安不在,她原本是想陪著林若顏一起住宿舍的,結果,一天也冇陪過林若顏。

墨靖堯有時候就是她的夢魘。

粘著她粘的太狠了。

“呃,小色你這是重色輕友,你這話,一點都冇誠意。”楊安安戮了喻色一指頭,咬牙切齒的說到。

喻色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你也知道的,墨靖堯手段賊多,防不勝防。”所以,她纔不好直接答應楊安安,不然萬一答應了做不到,就不好看了。

那更是重色輕友了。

“也是,墨靖堯的確是個手段賊多的男人,我瞧著,他好象是孟寒州唯一忌憚的人。”隻要孟寒州忌憚墨靖堯就好,這樣她隻要有喻色和墨靖堯罩著,孟寒州以後應該不會再糾纏她了。

這樣最好。

喻色想想,楊安安這話也算是吧。

不過,墨靖堯也算是最瞭解孟寒州的人。

隻用了兩天的時間,就查到了孟寒州的下落。

就看剛剛兩個人坐在一起時麵色凝重的樣子就可以知道,孟寒州這一次的‘失蹤’絕對是故意的。

隻是,她也不知道內情。

她很想問楊安安那晚為什麼要隨著孟寒州去香妃院館,可又怕刺、激到楊安安。

所以,兩個人就隨意的說著一些無關緊要的關於學校的趣事,楊安安也慢慢放鬆了下來。

墨靖堯是在十幾分鐘後上車的。

他才上車,喻色就道:“我下車,我有話要交待孟寒州。”

“快去。”墨靖堯臉色微沉,雖然知道喻色與孟寒州之間冇有什麼,可是不管喻色單獨與哪個雄性生物接觸,他看著都不爽。

喻色下了車。

也“嘭”的一聲關上了車門。

對於她關上車門的這個舉措,楊安安和墨靖堯集體一致的擰了擰眉。

似乎好象,喻色不想讓他們兩個聽到她與孟寒州的對話。

喻色到了孟寒州的麵前,停下,背對著楊安安和墨靖堯開始說話了。

此時的他們兩個,彆說是聽見了,就算是口型都看不到。

可,人就是這樣,越是聽不到看不到,就越是好奇。

楊安安這個女人好奇,墨靖堯這個男人也好奇了。

如果是換個人,他絕對不好奇。

可就因為是喻色,他好奇了。

好奇喻色這樣揹著他揹著楊安安究竟要與孟寒州說什麼。

因為,他雖然看不到喻色的表情聽不到喻色的聲音,但是他看到了正對著他的孟寒州在聽喻色說話的時候,臉上的表情越來越凝重。

楊安安也看到了。

此時的布加迪車外。

喻色站在大片大片的野菊、花花圃邊上,正對著孟寒州,“我已經告訴了你她的身體情況,你還不說嗎?那晚你到底對安安做了什麼?”

孟寒州一定是做了讓楊安安對他恨之入骨的禽、獸不如的事情。

否則,就以楊安安的性子,從來都是得饒人處且饒人。

從來不會亂來的。

更不會無緣無故的恨一個人。

她下車找上孟寒州,一是要告訴他楊安安的身體情況,二是要問清楚那晚發生的事情。

孟寒州眸色越來越深沉,他靜靜站在那裡沉吟許久,才低聲說道:“梅玉書要挾我,他要楊安安,我們一手交人一手交錄像。”

聽到這裡,喻色悚然一驚,驚的整個人後退了一步,再開口時聲音都顫了,“所以,你就帶著楊安安去赴約,然後把楊安安交給梅玉書而換回了你想要的那個錄像了?”

孟寒州點了點頭,可點完頭後又道:“我是有提前做過安排的,我是不會讓梅玉書帶走她的。”

隻是,孟寒州的這一句,因為喻色的後退而擋住了楊安安的視線,她什麼都冇看到。

轉過頭,忽而就不想看了。

喻色和孟寒州愛說什麼就說什麼,她不想知道了。

越看孟寒州心底越殤。

那就不看最好。

就在楊安安低頭準備玩手機連連看的時候,墨靖堯就見車外的喻色忽而一抬手,然後一巴掌就煽在了孟寒州的臉上。

是的,她真的煽了孟寒州的臉。

墨靖堯瞬間的反應就是打開車門衝了出去,一下子就護在了喻色的麵前,“孟寒州,想打就招呼到我身上,不許動小色。”

現在不許,以後也不許。

喻色就是打孟寒州了,可他不許孟寒州打回喻色。

他的女人,他自己護著。

孟寒州要報複,那就先報複到他身上,那他們兄弟也甭想做了。

孟寒州眯了眯眼睛,隨即抬手捂上了自己的臉,然後轉首看向了墨靖堯車廂裡的楊安安。

原本正要玩連連看的女孩,因為被墨靖堯突然間衝下車的舉動驚嚇的有些迷糊了。

這個時候也轉頭看出來。

然後,這一看,正好與孟寒州四目相對了。

她不知道在她看出來之前車外都發生了什麼,隻是覺得這一刻的孟寒州捂著臉的樣子看起來似乎有些狼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