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质 > 生活时尚 > 亲仇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下一章
第1节
  第1节

  杜晓晗是杜德诠夫妇的三女儿,她上面有一哥一姐,哥姐的年龄都比她大许多。据杜晓晗母亲曾芹有一次讲,本来生了二女儿杜晓红之后,他们夫妇就不打算再要小孩了,一子一女,龙凤双全,足够让人满意;何况那时候生活条件也不允许。那年月,全国上下缺衣少食,样样东西凭票供应不说,鸡蛋肉类这类紧俏物品在市面上少之又少,到后来跟蒸发了似的,有票有钱你都买不到。肚子饿得瘪瘪的,哪有心思体力再去制造累赘。曾芹怀上儿子杜超那年,大跃进开始;杜超落地,三年自然灾害如狼似虎地来了。两年后,杜晓红也呱呱来到人间,她闭着眼睛的哭声有气无力,无疑是在抱怨母亲怀胎期间没给她吃饱喝足。

  老大老二都出生在饥馑年间,杜德诠夫妇委实被持家度日为人父母的艰难压得够戗。尽管他们夫妇身在省城,在大学里工作,饿死不至于,可过日子的种种问题太具体了。之后,肚皮挨饿的问题稍缓,文化大革命又轰轰烈烈沸腾了起来。在杜超9岁,杜晓红7岁那年,曾芹发现自己肚子里再次有了种子落地发芽的动静。

  这个孩子要不要?曾芹跟丈夫商量,以曾芹的意思,还是引掉算了;可杜德诠在满天大字报、大喇叭、大辩论、大批斗、大串联的嘈杂声中,在随着震颤的空气四处弥漫的武斗硝烟里,权衡了一阵,最后说:“要吧。”

  杜德诠拿定主意要这个孩子,是因为那时候大学教学已近瘫痪,他们夫妇二人几乎无事可做。杜德诠夫妇在一所普通高校里,一个教政治和德育,一个教数学,学生们早就撤出了课堂,搞批判闹斗争去了。老师们被废了武功,有的挨批斗,有的被下放,有的龟缩在家,当然也有的跳着脚去斗别人。听说有的大学和中学,校园不仅开了锅,而且大变模样,成了不同派系以砖石瓦块和刀棍枪弹对垒的战场。杜德诠夫妇所在的大学好一点,派系武斗的战火没有烧进来,可也不安宁,每天响彻云霄的高音喇叭如同盘旋不落的战斗机,隔三差五地,也有小将或这个派那个派的队伍口号喧天地闯进学校,鼓噪一番。这份高亢和激烈,让杜德诠夫妇们感觉到的更多的是被无情浪潮推到荒滩上的失落与惶惶。尽管他们夫妇一不是学术权威,二不是知名人士,当学生们批斗的靶子不够格,但不管怎么说,作为老师他们名存实亡,能做什么呢?能有什么寄托呢?既然孩子来了,那就生孩子吧。

  这样,杜晓晗在铺天盖地的喧嚣打闹声中,来到了这个闹哄哄的世界。那是1969年冬天,一个寒风呼啸落叶满地的日子。

  时光荏苒,大学里有了工农兵学员。杜晓晗长到两岁之上,杜氏夫妇从校方得到消息,西藏准备筹建一所农业大学,要从全国各高校抽调师资力量去援助。这个消息让杜德诠和曾芹疲软的神经振奋了一下,他们看到了一个重燃热情再显身手的机会,杜德诠积极打了申请报告,加入筹备组,只身奔赴那片阳光如火的神秘高原,筹建大学去了。筹备工作持续了将近两年,大学落成之际,曾芹也打了请调报告。随后夫妻俩拖家带口,进入了高原,只把年龄最小的杜晓晗留了下来。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猜你喜欢
回顶部

首页 男频 女频 出版 书架

杂志 漫画 包月 帮助 客户端

澳门美高梅娱乐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