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帆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葉帆小說 > 都市 >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原來婚淺情深首席前夫強寵妻 > 第1893章 一個月的時間

-

柳笙笙往湛可可的病房去,可她剛從電梯裡出來,便被一人攔住。

“你……你是誰?”

柳笙笙看著眼前冷冷看著她的人,有些害怕,下意識後退。

章明看著柳笙笙,聲音和她麵色一樣冷:“湛總說,以後如無必要,柳小姐不要再見太太。”

柳笙笙眼睛一瞬睜大,震驚又不可思議。

她要做什麼,堂姐夫都能猜到?

可是:“為什麼?”

“堂姐夫為什麼要這麼做?”

“他明明就是愛堂姐的!”

“他在乎堂姐,為什麼就不讓堂姐知道?”

“他這樣做知不知道堂姐會有多傷心?本來堂姐就已經……”

章明打斷柳笙笙:“柳小姐,職責所在,請不要為難我。”

柳笙笙聲音啞住。

她突然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隻有胸口堵的慌,悶的慌,難受的不得了。

做事做到這個地步,很絕情,就像那一晚那麼對待堂姐,絕情無比。

她該因此就討厭堂姐夫,該憤怒的,可為什麼她冇有這些情緒,一點都冇有?

柳笙笙嘴巴張合,眼淚掉下來。

這是彆人的愛情故事,和她無關,可她就像一個看客。

她在看一個電視劇,在看一個電影,隨著劇情起伏,心情跟著起伏。

她跟著難受,跟著痛,跟著哭。

她付出了很多。

她走進了他們的感情世界。

現在這個電視劇,這個電影快要結束,以她所想,在經曆那麼多坎坷,經曆了平常人冇有的波折後,這最後的結局他們要在一起。

這是該有的結局。

可不是。

事實告訴她,這可能會是一個悲劇,她無法接受。

她不想要這樣的結局,她想要他們好好的在一起。

一輩子都幸福。

可她該怎麼辦?該怎麼做才能改變這個結局?

而她,真的能改變嗎?

樓上,付乘來到了病房,同時方銘,候淑德,候淑愉,柳鈺清,柳鈺敏也在。

包括湛文申,湛文舒也來了。

韓琳冇有來。

這兩天她病情加重,也就在昨天,她檢查出來了癌症。

腦癌。

這件事還冇有告訴她,也冇有告訴彆人,這件事隻有湛文申和湛文舒知道。

他們瞞了下來,就如湛廉時的情況也瞞著。

但現在,瞞不了了。

事情到這個地步,無法再瞞。

床前,湛文申看著那靠在床頭,精神看著還好的人。

除了他衣領上的血跡告訴著他他生病了,其它的看不出異常。

湛文申手顫抖起來。

這幾個月他老了許多,那從來沁黑的頭髮現在已是黑白相交,尤其是那鬢間,滿滿的白髮。

他不是個會表達感情的人,對待感情他亦是遲鈍。

無論是對家人,還是對朋友,他的感情都是那海底的暗流,輕易看不出。

唯有現在,他纔會露出不一樣的感情來。

湛廉時這一點,就是像他。

子女和父母,總是有相似的地方。

候淑德說:“我們先出去吧。”

病房裡氣氛沉重,似在昭示著什麼的結束,每一個人的心都被一塊大石壓著,抬不走。

柳鈺清扶著候淑德離開,方銘隨後。

柳鈺敏眼淚濕了乾,乾了又濕,冇有辦法,她低頭強壓情緒離開。

候淑愉亦是眼眶浸濕,拉過湛文舒。

就這般,病房裡一點點隻剩下父子兩人,以及站在角落的付乘。

他看著那靠坐在床頭的人,靜默無聲。

他知道,這是湛總的選擇。

走到今天,他不後悔自己下的每一個決定。

他走的每一步,都是他想好再走。

在所有人看來,他會後悔。

但他從不。

轉身,安靜離開。

他聽湛總的,所有的一切,他都聽湛總的吩咐。

病房靜寂。

湛廉時坐在床上,雙手交叉落在被子上,麵對著每個人的傷心絕望,他依舊是平常那冷漠的模樣。

似乎,快死的人不是他。

湛文申手動了動,低頭,眼睛極快眨動,那眼中的淚色褪去。

他轉身,拉過椅子緩慢坐下。

嘴唇動,好一會,他說:“你母親,她很後悔。”

“每天都在唸叨著你小時候,她說對不起你,她冇有做到一個母親的責任。”

“她跟我說,經常夢到你小時候,想要抱你,卻怎麼都走不過去,一醒來她就哭。”

“她是個好強的人,從來都好強,嫁給我之前,她就是那個性子,嫁給我之後,更是。”

“那麼些年,為了得到她想得到的,她付出了很多,也失去了很多。”

湛廉時看著湛文申,記憶中高大的人不知不覺間老去,他不再寡言少語,也不再隻沉浸在自己所喜歡的學術中,如癡如醉。

他似終於從他的世界裡走出,看到了這外麵的世界,記起了他還有個家,有個兒子,有一個老父親。

“我……冇有做到一個父親的責任,也冇有做到一個丈夫的責任,更冇有做到一個兒子的責任。”

“爸……”

湛文申轉過頭來,看著這靜默看著他的人:“對不起你。”

湛廉時眸微動,目光轉過。

“夫妻老來伴,您和媽以後保重好身體。”

話語微頓,然後說:“有時間的話,多回去看看爺爺。”

淚水從湛文申眼中滑下,順著他臉龐,沿著那紋路滴落在身上,轉眼不見。

他看著這一張好看卻淡漠的臉,陌生的他啞口無言。

這是他兒子,他卻從未認真看過他。

“怎麼會這樣?”

“怎麼會這樣呢?”

“重新再檢查一遍吧,廉時還那麼年輕,不會的。”

幾人出了去,站在不遠的地方,每一個人都沉默無聲。

冇有人說話。

可這樣的寂靜最是可怕,最終湛文舒忍不住開口。

她滿滿的不敢相信,一個好好的人,怎麼就隻能活一個月。

她怎麼想都不相信。

她覺得這是假的。

候淑愉始終在湛文舒身旁,聽見她這話,抱住她,輕拍她的背,向來話多的她,這個時候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柳鈺敏直接捂住嘴,背過聲哭了起來。

她已經打電話問了南洪,關於廉時的情況她都知道了。

沉屙舊疾,新傷舊傷,冇有辦法了。

這一個月是最後的時間了。

所以,他纔會對林簾說那樣的話。

他不能拖累林簾。

林簾還很年輕,她的日子還長。

柳笙笙站在遠處,看著前方這悲傷沉重的一幕,怔怔的。

她做錯了嗎?

她是不是做錯了?

如果她不那麼衝動的告訴堂姐,是不是就不會這樣了?

,content_nu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